PO18文学 > 穿越重生 > 宫女出逃以后 > 宫女出逃以后 第48节

宫女出逃以后 第48节

推荐阅读:沈蔓歌叶南弦虫族之我来自远方永生世界年代文里的炮灰真千金穿成七零恶毒小媳妇蜜桃成熟時重生后肆爷他嗜妻如命首辅追妻录我那温柔强大又短命的丈夫我靠收徒称霸修真界

    孙瑾芸闻言,若无其事的笑了笑,“今日既然是我们孙家做东,照料诸位都是理所应当,特别是萧公子,前两日送到我手中的那两间铺子今日已是正式开了张,那条街上来往行人不少,到年底也能多给我们孙家挣得个几百两银子,这事还得多谢萧公子。”
    长星听到这儿,默默的瞥了一眼站在边上的萧途,果然见他脸色微微变了变,她不由得在心里叹了口气,这孙家小姐果真了解萧途,也最知道如何一开口便戳中他的痛处。
    可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自然是不会承认的,便嘴硬道:“不过是两间铺子,也值得孙小姐日日挂在嘴边,看来孙家今年的生意不太景气啊。”
    他这几句话下去,成功让孙瑾芸沉下脸来,心头这才舒服了些。
    正在这时,守在孙府门前迎客的奴仆带了客人过来,孙瑾芸一瞧见那人,面上的不虞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略显谄媚的笑容,连忙迎了上去,连旁边的唐宗也一同走上前去,显然是来了贵客。
    萧途扭头一瞧,发觉竟是自个前几日在鸣涧坊遇上的那名男子,也颇有些意外。
    而长星见来人是周景和,心里又是止不住发沉,没曾想在孙家小姐的赏菊宴上居然还能碰上他,瞧他这模样应当是刻意掩去了身份,否则在场的这些人见了他恐怕只能是叩拜在他脚下,哪里能这般与他客气寒暄。
    正当孙瑾芸与唐宗二人与周景和说着客套话的时候,边上也有宾客小声议论着。
    有人见孙瑾芸与唐宗的模样觉得古怪,便开口问道:“这位刚来的公子瞧着眼生,可知是哪家公子,怎么让孙家小姐和唐老板都这般殷勤?”
    商人都是无利不起早,孙瑾芸与唐宗在青州也算是有头脸的人物,若是这位刚来的公子不过是个寻常人,怎么可能能得他们另眼相待?
    萧途本来也想过去与那位公子打个招呼,毕竟前几日在鸣涧坊见过一回,也算是相识,只是正好听见身边有宾客议论起他的身份,便忍不住停在原地竖起耳朵听着。
    果然很快有人答道:“这事儿你不知晓?那人据说是上京来的,上京的望江楼听过吗?那可是整个上京最大的酒楼,听说那就是这位公子家中的产业。”
    说到这儿,那人刻意压低声音道:“他这回来咱们青州,便是有想将望江楼开到青州来的意思,大约是想寻个青州的商户合作呢!”
    听到这儿,边上几个宾客方才恍然大悟,“难怪这孙家小姐与唐老板见了那位公子如此热络……”
    萧途也明白了其中缘由,正欲走过去与周景和攀聊,却不想他先是瞧见萧途,反而是主动走了过来。
    孙瑾芸与唐宗二人刚要从客套寒暄转入正题,还未来得及开口,周景和就撇开他们往萧途的方向走了过去。
    见此景象,孙瑾芸和唐宗二人脸色显然有些不好。
    长星也听到了那些宾客之言,她知道那不过是周景和编造出来的假身份罢了,竟然还真的很像是那回事,不过也愈发让她心里疑惑。
    原来她便觉得周景和这个一国之君若是真的为她一人便亲自跑到青州来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如今细细想来,若是周景和真的只是想将她带回去的话,大可以直接动手,凭着他的身份地位,这实在是件容易事,可他却掩去身份,扮作上京的商户……
    长星想着,心头虽然依旧恐惧,可那份恐惧里也不自觉的添了几分探究。
    “萧公子,不曾想今日在这儿遇上你。”周景和却是先与萧途打了招呼。
    萧途瞥了孙瑾芸与唐宗二人一眼,见他们脸色难看,心情不由得越发愉悦,笑着道:“那日公子说多是见面的时候,果真是一言成谶,也算是我们二人的缘分。”
    长星见萧途那副乐呵的模样,不由得在心里叹了口气,他以为的缘分,指不定却是周景和有意为之。
    周景和的目光落在长星挽起的发髻上,定了一瞬,又听萧途问道:“那日走得匆忙,不曾来得及问清公子名讳,不知公子该如何称呼?”
    周景和答道:“我姓邹。”
    孙瑾芸和唐宗见他们二人聊得颇为和谐,到底还是压下心底不快,努力挤出笑意走到二人跟前来道:“周可是国姓,周公子又是上京,皇城脚下的人,难道还与皇室沾了亲故?”
    孙瑾芸说这话虽是玩笑,可也带了几分揣测。
    长星闻言,心不由得悬起,此刻她最为害怕的,莫过于周景和直接将身份说穿。
    可周景和只是瞥了孙瑾芸一眼,淡淡道:“是邹,不是周。”
    孙瑾芸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尴尬道:“原来是我听错了。”
    长星稍稍松了口气,看来至少今日,周景和是不会言明身份的。
    而边上宾客自然也瞧见了孙瑾芸的窘迫模样,虽然当面不会说些什么,可背地里肯定是少不了要嘲笑她的。
    孙瑾芸也能想到这些,只是毕竟周景和还在,她就算心里再怎么不舒服,也总归得为孙家考虑,若是能和上京的望江楼合作,这便是躺着挣银子的生意,所以到这会儿她脸上还是带着笑容的。
    只是这笑却比哭还要难看几分。
    萧途见孙瑾芸在周景和这里又吃了瘪,这几日因为那两间铺子积压在心头的郁闷也是一扫而空,以为周景和可能要与他谈一谈生意上的事儿,却不想他只将目光放在长星身上,开口问道:“长星姑娘,怎么没戴我那日送的发钗?”
    第51章 (捉虫)
    ◎岁岁有今朝◎
    长星今日穿的是一件素色长裙, 浅粉色的外衫,乌发简单挽起,发间别着一对缀着粉宝石的莲花簪, 珍珠流苏垂下来正好落在她耳后,浑然一个娇俏的小姑娘。
    周景和见过在被欺凌羞辱时狼狈不堪的她,见过跪拜在他面前卑躬屈膝的她,也见过被他压在榻上时苦苦哀求的她, 唯独没见过眼前这般模样的她。
    明媚得让他移不开眼来。
    周景和这一句问话,已经将在场之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长星的身上, 长星没曾想他还记着那钗子的事,当着这样多人的面,也不知该如何作答。
    总不能直言说她不喜欢他送的东西吧?
    见长星不曾作答,萧途便笑着开口解释道:“女儿家的心思便是如此,今日喜欢的物件, 明日不喜欢了也是正常,邹公子不必放在心上。”
    “是吗?”周景和眸色渐深,片刻后才道:“既如此,那过几日若是有了机会,我再送姑娘一些别的样式的。”
    顶着众人的目光, 长星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挤出笑意道:“那就多谢邹公子了。”
    这景象落在在场宾客的眼中, 其实并不算是多么奇怪的事儿,他们只觉得看来与望江楼合作的这一桩美事是要落在萧家的手中了,看向萧途的眼神中也不觉多了几分羡慕。
    而心思本就细腻的孙瑾芸却不觉微微眯起了眼睛, 她站得距离二人近一些, 更是能发觉二人之间的微妙, 心里头也止不住开始盘算起来。
    一场赏菊宴便在这心思各异的氛围之中结束了。
    长星回到萧府的第二日, 果然收到了周景和托人送来的首饰盒。
    打开盒子,里边又是各式精巧的簪钗之类。
    各种颜色的,各种花样的,各种材质的,几乎是应有尽有。
    长星并没有心思细瞧,若不是担心周景和知晓之后又会有旁的东西,她甚至想将这些东西尽数都丢出去。
    但她轻轻叹了口气,还是将这一盒子首饰收进了瞧不见的地方。
    眼不见心不烦。
    萧途这两日开始忙碌起来了。
    大约是和望江楼的事有关。
    青州的这些商户都明白和上京最大的酒楼望江楼合作到底意味着什么,虽然在赏菊宴上他们都瞧见了周景和对萧途青眼有加,可这事儿到底还不曾定下,只要没定下,那便是还有机会。
    所以一个个的都卯足了劲想争取到这个机会。
    萧家自然也不能落于人后。
    唯有长星知晓所谓的望江楼寻求青州商户合作之事,只是周景和为了方便在青州行事而编造出来的谎话罢了。
    刚从孙府回来的那日她就曾隐晦的在萧途面前提及过,“这位邹公子出现得实在突然,你就不曾想过他或许根本就不是什么望江楼的东家,只是个顶了旁人身份的冒牌货?”
    可萧途却道:“应当不会,上京的望江楼早在多地都开了店,如今开到青州来也不是稀罕事,若不是青州偏远了些,恐怕早就开到咱们这儿来了。”
    长星迟疑了片刻,还是再度劝道:“即便如此也不能说明这位邹公子便是望江楼的东家啊!”
    萧途见她担忧的模样不由笑了,“你放心吧,若是真要与这邹公子合作,那定然是会先将他的底细查个清楚的,你萧哥哥也不是头一回做生意了,不会连这点脑子都没有的。”
    长星欲言又止的看向他,最后也只能是在心里叹了口气。
    她知道周景和既然安排了这一切,那即便是萧途再怎么去查都是查不到背后真相的,他能查到的只会是周景和想让他看到的。
    可这些话,长星是真的不知到底该与他如何去说,亦是承担不起这一切被尽数揭穿之后的结果。
    八月中,临近中秋,是个团圆的好日子。
    即便是白日里,青州的街市也比往日要多了几分热闹。
    而街市末端那见看似寻常的宅子里却静得近乎落针可闻。
    周景和正在承文殿看书,书房中各式物件的排布与承文殿大致相同,连香炉里焚的香和他手边的茶盏都与承文殿的一般无二。
    他抬手翻开一页书,目光恰好落在里边夹着的那封信上,他不由得一怔,而后将书页翻了过去。
    好似什么都不曾瞧见。
    外边响起元尧的声音,“公子,孙家小姐前来拜访。”
    “让她进来。”周景和又将手中的一页书翻了过去。
    元尧应道:“是。”接着“吱呀”一声,黄花梨木头制成的木门被推开,孙瑾芸满面笑容的迎了进来,唤道:“邹公子。”
    周景和微微颔首,“不知孙小姐前来是有何见教?”
    “见教不敢。”孙瑾芸往前走了几步,笑着道:“我来是有一桩生意想同邹公子谈一谈。”
    “哦?那不知孙小姐想谈的是什么生意呢?”周景和虽然这样应着,可面上却瞧不见分毫兴致。
    孙瑾芸脸上的笑容僵了一瞬,心中暗骂了一句,可面上还是勉强挤着笑容,接着道:“那位长星姑娘,邹公子似乎对她有几分兴趣?”
    周景和的目光终于从他手中那本书上离开,看向了孙瑾芸,察觉到了他微妙的神色变化,孙瑾芸更是觉得自个押对了宝,连忙继续道:“邹公子初来青州,有些事儿或许并不知晓,那位长星姑娘虽往外头说是那萧途的表妹,可实际上她不过是前些日子萧途运送货物时从上京带回来的姑娘罢了。”
    见周景和不曾言语,孙瑾芸担心她不信自己,又强调道:“您也是从上京来的,您应当能听出来她说的话显然就是上京的官话,哪里沾了咱们青州半点口音?”
    “孙小姐说了这么多,到底是想说些什么?”周景和却微微皱眉,显然没兴致听她分析这些他早就一清二楚的事情。
    孙瑾芸见他神色微露不耐,只得进入正题道:“我是想告诉孙公子一声,倘若您真的对长星姑娘有那种心思,恐怕是不能什么都不做,她与萧途日日相处,这近水楼台,若是日久生了情……”
    “孙小姐。”孙瑾芸的话还不曾说完就已经被周景和神色不虞的打断,“有话还请直说。”
    孙瑾芸见此,心里虽说会有几分不舒服,可是也越发清楚自个今日来这一遭算是来对了,便还是接着道:“您若是愿意与我们孙家合作,长星姑娘的事,我可以帮您。”
    周景和还不曾应答,孙瑾芸便迫不及待的接着道:“生意人的手段,邹公子应当也是明白的,届时您只需要等我的好消息便是……”
    听她说到这儿,周景和不由得面露嘲讽,“原来这便是孙小姐说的合作,可惜,邹某并不觉得需要孙小姐的帮助。”
    于周景和而言,长星即便是已经从宫中逃了出来,又住进了萧府,身份也从他身边的小宫女变成了萧途的表妹,可她依旧是他的所有物。
    自然不需要旁人再帮他将她夺回来。
    孙瑾芸见他前边也不曾否认过自己说的话,以为这事已经是板上钉钉,不想他竟是开口拒绝,也是不禁一愣,却还是有几分不甘心道:“可是……”
    但周景和不等她将话说完便唤了元尧进来,吩咐道:“将孙小姐送出去吧。”
    孙瑾芸面上那些努力挤出来的笑实在无法再维系,最后她是面色极为难看的走了出去。
    萧途真正忙起来的这几日,都是早出晚归,长星已经一连几日都不曾见着他。
    不管却总是让富贵往她房中送些青州特色吃食,每回送来时,富贵总是与她好一番介绍,所这些吃食都是别处吃不着的。
    长星知道萧途心里惦记着她,只是收得多了也难免有些不好意思。

本文网址:https://www.po18.work/book/72066/1894129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po18.work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