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肚皮

推荐阅读:军婚撩人,我在七零靠摆烂成团宠离婚后,总裁把我宠上了天聖諭(仙俠nph)她的腰(死对头高h)赎孽(纯百ABO)上吊在月亮上(青梅竹马1v1)快穿系统派狐狸精肉偿功德之子(1v1)反差(NPH)默认关系(校园1v1)丢失凭据(1v1h)

    哄人是个难解的命题,没有一个标准,对或错全摸不着头脑。
    归根结底,不过投其所好。
    第二天有个珠宝品牌午宴,弄了一上午妆造。
    会场装修得清新雅致,不抢高级珠宝的风头,自身不发光,只能反射,正如石头本身,最大的价值就是能反映持有者的实力。
    眼角余光见到角落有株金桂,香气馥郁,想起周时桉说的哄,拍下来发过去。
    过了会儿,那边回:就这?
    一个讥诮的反问号,能想象出屏幕那头的傲慢神情。
    室内衣香鬓影,来的都是贵妇、千金和二线以上明星,四张八米大长桌对摆。
    她位置居中,左手边是国际影星,主演影片得入围金棕榈,右手边是一流时尚杂志主编,长圆脸,眼角上辐射了许多鱼尾纹,资历很老。
    按照郁桃的咖位,连入场资格都摸不到,现下施施然落座中心位置,难免引起别人的好奇心。
    颜悦如此安排,必然是经周时桉授意。在隐秘的上流场合,把一个名气不大的明星置于显眼位置,能让周围人产生个不能惹的印象。
    时尚主编和国际影星都不认识她,瞥一眼名片,知道姓郁,席间也来热情交谈,似乎几人是许久未见的知己。
    郁桃尚未练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技能,僵着笑应付,偶尔埋头吃菜。奶油葡国鸡胸几片、焗蜗牛,两三口下肚,只剩个光滑白溜餐盘。
    她今天穿的抹胸礼服,腰部放松,再多吃也不勒。
    对面坐的是某已婚顶流男星,屏幕里看风流俊秀,真人过瘦,尖下颏,两个深坑似的眼睛。他右手边的女性,手上的帕拉伊巴宝石比鸽子蛋还大,姓朱,旧任国务院二把手的孙女。
    晚餐快结束时,郁桃看到朱女士摸了好几把顶流的手。
    这张餐桌上的女性,几乎没有人手上是空的,迭戴两个戒指都属低调,除了郁桃。十根手指伸出来,滑腻腻光溜溜,平日倒无所谓,到了这样的场合,显得有些寒酸。
    周时桉让人准备的东西里,华服、奢包挤满一间卧室,卡里的钱,只要不是刷市中心别墅,完全够花。
    高级珠宝动辄百万起步,千万也只是中等,用打工费去购置,除非她失心疯。
    品牌出借?更不可能,咖位没到一律免谈,管你是哪个大佬的小蜜。
    内购会时,郁桃手一挥,刷了个八克拉的水滴形蓝宝。
    既打定要投其所好,第一步,先花他的钱,免得他老嫌她见外。
    刷卡时太过淡定,惹来旁边人窃窃私语,“那位郁小姐是哪家千金?第一次见。”
    “什么千金,周二少的人。”
    说话人故意压着声音,偏她耳朵尖,俱收进耳中,腰一扭,往别处去了。
    想起自己第一天搬到香海湾,就像葛薇龙打开梁宅的衣橱,一柜子合身的织锦袍、晚礼服,纱绸的、软缎的。当然,她自认不会让自己也获得薇龙那样的结局。
    周时桉正在附近和小姨吃饭,收到扣款消息,嘴角微微一牵。
    胡茵正拿勺子舀汤碗里的鲍鱼,说:“什么好消息?”
    他把手机翻扣在桌面上,嘴角的笑未收住,“上次和您说过我养了只猫,很聪明。”
    她手腕一转,翻了个白眼,“就爸爸教过的那女孩吧。”
    被揭穿,他摸摸下巴咳了声,“瞒不过您。”
    “她演的那电视剧,我在追,挺水灵一姑娘。”一边说着,一边观察外甥的神情,莞尔一笑说:“你这么喜欢呢?”
    “她不够喜欢我。”极平淡的语气,似乎不算什么大事。
    胡茵带他的时间不少,是小姨也是朋友,直言不讳:“那怎么办?”
    周时桉拿着筷子往炸鳜鱼中间一戳,“不打紧,装得像就行,我论迹不论心。”
    “那我可得见见了。”
    “不急,她怕生。”
    *
    停车场挤满豪车,有辆路虎停下,在其中也只算平常,扎眼的是连号的车牌,周时桉坐在后座,手指在屏幕上翻飞。
    一张郁桃发过来的自拍,涂脂抹粉的脸上浮一层神采,右手高举到耳边,露出中指上的宝石,衬得手更细白。
    一旁车门拉开,似有若无的甜柠檬味立时钻进狭小车厢。
    腰上环了一双手,两根瓷器般的细嫩手臂,她半义务性地眨眨眼皮,“你怎么来了?”
    周时桉挺直背脊,一个眼神也不给,声音冷淡,“我就在附近。”
    画廊四面漆成白色,墙壁四周所挂皆为同一人化作,是个人展。
    郁桃一身及踝抹胸裙,肩上罩着男士西装外套,带有淡淡的古龙水味,袖子太长,卷了两次才堆在手腕处。
    其实室内不算冷,忍得过去,仍问他要了外套穿。
    男人哄女人,砸钱砸时间砸心思三件套;女人哄男人,只要在可接受范围内,尽可能麻烦他。
    郁桃拢了拢外套,瞄一眼身侧的男人,心里琢磨着不知从哪个古早网站搜到的理论,默念男人好贱。
    才过正午不久,左右不知去哪,周时桉便带她过来小姨的画展逛两圈。
    胡茵和他妈胡蔓是两个极端,一个清墓延晃适朗拢桓鱿骷饬四源方狭魃缁帷�
    当然,胡蔓女士一直认为,妹妹和儿子能活得自在,完全是因为自己在前面给他们开路,克服万难爬上了周元的床,所以时不时地敲打妹妹要懂得感恩。
    胡茵性格最像胡老先生,文静、能坐冷板凳,本打算将她培养成胡腔接班人,奈何她爱上一位画家,要死要活地跟着人家出国学画,回国那年三十二,名气不小,仍孓然一人。
    什么印象派、后现代主义,郁桃一概不懂,走马观花地看过去。
    周时桉双手插着兜走在前,慢悠悠的,一张扑克脸,不说话。
    郁桃拿不准他是什么态度,听她说冷,把身上那件脱了扔过来,自己取了后座另一件穿上;逛画展,又沉着脸。
    于是她也沉默。
    “想什么呢?”
    他先开口,声音慢悠悠传来,把空气搅得紊乱。
    她答:“在想你怎么不和我说话。”
    周时桉指了指角落一蓝色的“保持安静”标识。
    郁桃折上去的袖子又落下来,把手往他身前一伸,让人误以为要牵。
    “我的意思是,袖子太长了,你帮我挽一下。”
    袖口被往上翻折五六下,直堆到手肘那儿,他语调中含有一股狠劲:“这回掉不下来了。”
    郁桃两边袖子一高一低,有些滑稽,她默不作声地将短的那边拉下来,右手再横过去。
    周时桉瞟一眼,没动作,领先她往前走了两步,回头见她没跟上,复又走回来牵住。
    昨晚吵的那场架,作用不小,周时桉执笔,给这段关系画了个圈。
    他想看她翻肚皮,她就翻给他看,以换取资本。
    逛了大半圈,临出去时在拐角处碰到一女士,白衬衫外一件开司米毛衣,端庄典雅,四十左右光景。
    胡茵手上拿一本画册,眉梢挑起来,惊讶地看着两人。
    周时桉有些不自然地笑:“您不是回去了吗?”
    胡茵说:“折回来拿东西,你倒是会挑时候过来。”
    视线落到郁桃身上,笑说:“郁桃是吧?我在追你演的剧呢。”
    周时桉将她拉到身旁,附耳说:“这是我小姨。”
    郁桃下意识收拢双肩,客客气气说:“胡小姐您好!”
    胡茵热情地招呼:“去我那儿坐会儿呗?就在后面的小区。”
    周时桉直接拒绝:“不去。”
    “洒水器接口处松了,我没劲,你过来拧一拧。”
    “行……”
    *
    周时桉挽着袖子,右手上戴着一块男士机械表,正蹲在地上当水管工。
    郁桃觉得新鲜,提着裙摆站一旁看,高跟鞋脱了换拖鞋,及踝裙变及地,院子地上有泥,她得一直提着。
    “别傻愣着,替我按这儿。”
    她一把将裙子提到膝盖处,蹲下来,夹在胸和膝头之间,两只手腾出来,使劲摁在钢管上。
    “你干活还挺利索。”
    他旋转拧紧接口处,眼也不抬地说:“我也就会干这个。”
    顿了顿,眼尾翘起,说:“哦,还有你。”
    “别在这里开黄腔。”
    郁桃从小乖到大,认为长辈居住的地方十分神圣且严肃。
    活干完了,两人才退回屋内,忽然一阵暴雨哗啦啦盖下来,万条细丝直往下泄,似是专门来困住他俩的。
    胡茵伸个懒腰,徐徐往楼上走,“你们就歇这吧,这么大雨,坐车不安全。”
    周时桉没说好也没说不好,等看不到小姨身影后,才侧身问:“留这儿吗?”
    郁桃眼珠滴溜一闪,轻声问:“你不会在这么神圣的地方乱来吧?”
    “是个好提议,但是可能我现在没心情,如果你霸王硬上弓,也不是不行。”
    她松一口气:“那等雨停了再走。”
    周时桉领她进屋子时,手边的人一副胆战心惊的模样,“不是说不乱来吗?”
    他把她摁坐在一旁沙发上,“我要用书房,怕你一个人在客厅不自在,能不能别老想那事儿。”
    郁桃向左一瞥,发现这是个套房,和书房打通。一阵脚步响,周时桉往那边去了。
    窗下吊着两盆兰花,满室弥散着清香味。这感觉太奇异,她竟然正站在周时桉真正生活过的地方,比起这里,东竹小馆、酒店套房太冷冰冰。
    从整齐迭起的床品可以看出这里许久没有人住了,却不显冷清和寂寞。靠墙一排书柜,陈列着书和杂物摆件。
    郁桃放缓脚步凑过去看,入目一半中文一半英文。视线落在第三层的相框上,是一张班级合照,一眼就能找到周时桉。
    这似乎是他青年时住的地方。
    情不自禁在脑海中描绘起他的少年模样,照片上的少年表情阴沉,一双眼睛凌厉漂亮,面上阴沉沉的。
    身后忽然罩下一层阴影,郁桃吓一跳,往后栽两步,倒在他怀里。
    “故意的?”
    她顺势靠在男人胸膛上,感受一起一俯,捏着嗓子说:“你不声不响,吓死人。”
    他眼尾一弯:“这娇撒的,差评。”
    郁桃的声线偏冷,属冷美人那挂。
    她绊了个跟头,清清嗓子:“熟能生巧,我再练练。”
    离开他胸膛两寸,转移话题说:“你拍照怎么老不笑?”
    “有什么好笑的。”
    她眼皮向上撩起,双眼瞪圆,不知怎么答。
    他又说:“难道你经常笑?”
    “对啊,我以前的照片,每一张都笑得很开心的。”
    “我看看,”周时桉说着伸出双掌,往她脸颊一捏,轻轻提起,“那你还是冷脸更好看。”
    郁桃掸掉他的手,“你生了这样一双眼,应该多笑。”
    “这是你小时候的屋子吗?”
    “嗯,我念中学的时候和小姨一起住。”
    郁桃默然上下扫视过去,想象高中时候的周时桉会是什么样子的。
    两个人的目光,不偏不倚相接。
    水到渠成的一个吻。
    窗外雨声越来越急,嘈杂里,人的神和心都被搅乱。
    四瓣唇捻在一处,周时桉的气息落入她的鼻息间,带着强势,将他特有的气息渡过来。
    郁桃只觉浑身酥麻,像是被电流淌过,用力攀着他臂膀,被腰后横过来的一只手捞住,困在其中不得动弹。
    一抬眼,落进他眼底浓稠幽静的黑色里。
    气温都是灼热的,耳畔是些许急迫的喘息。
    齿关被撬开,舔舐,吸吮,湿湿滑滑地翻搅出水声。
    郁桃伏在他身前,气喘吁吁地说:“你以前是不是很多人追?”
    他认真想了一会儿,说:“其实没有。”
    大多数人不敢惹他。
    去捏她的腰,不怀好意:“郁小姐肯定有很多人追。”
    “我以前很开朗的,”似是想起什么有趣往事,嘴角勾了一下,“很纯的。”
    “我看你现在也挺纯。”
    她垂眼乱瞟:“那个,我去上章导的戏,会不会影响你那边……”
    周时桉目光灼灼要把人烧出洞来:“亲完就要谈这个?”

本文网址:https://www.po18.work/book/69131/1878827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po18.work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