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费

推荐阅读:军婚撩人,我在七零靠摆烂成团宠离婚后,总裁把我宠上了天聖諭(仙俠nph)她的腰(死对头高h)赎孽(纯百ABO)上吊在月亮上(青梅竹马1v1)快穿系统派狐狸精肉偿功德之子(1v1)反差(NPH)默认关系(校园1v1)丢失凭据(1v1h)

    雨越来越大,下山反倒比上山难,郁桃吹了一身雨点,脚下沾着泥浆。估量着雨势和下山的距离,她咬了咬牙加快脚步。
    一身雨点变成满身的水,雨势太大,不得不找个亭子躲进去。
    檐边有水滴答滴答流下来,天上的云,凝成一片,一丝光线也没有,看来要暂时被困在这半山腰了。
    雨倾盆似的倒在沥青公路上,哗啦哗啦,一阵阵过去,细密的敲打声中突然夹杂一道鸣笛,只响了一声,短促得像是一经发出就被大雨迫不及待冲走。
    循着声音往右看,山道那边驶来一辆黑色汽车,远远隐没在雨雾中看不真切,待驶近了,才看出是一辆路虎。
    后座车窗降下来,郁桃眯眼看去,是周时桉的脸。隔着雨帘,添了一丝冷肃。
    倒不觉意外,似乎那车缓缓停下之际,她便猜到了里面是谁。
    原本垂在身侧的双手抬起,先将额前被打湿的碎发往耳后捋,随即交叉着抱胸,防御的姿态。
    紧跟着腰背也绷直,抬眼与车中人对视。
    “雨这么大,搭一程么?”他右手斜指着天,似在让大雨为他作证。
    “谢谢,不用了。”郁桃后退两步。
    车却不动,人也未动,像一只豹子紧贴着地面。男人转过头直视前方,没再看来,郁桃察觉有什么希望落空,顷刻自嘲般冷笑一声,难道她期望周时桉会同她玩我退你进的把戏?她半转过身走到亭子另一头。
    这时车动了,向前三米,车头回到与她平行的状态,周时桉又开口了:“雨一时半会停不了。”
    男人的眼神直直看过来,满面坦然,那眼神似乎在说“我对你没兴趣,只因为你是我外公学生,我大发善心搭你一程”。
    郁桃心头突的一跳,低头看时间,已经八点半了,雨不知什么时候才停,她还要搭10点的动车去平县。
    周时桉打了个手势向司机示意。一把黑伞很快从车前座窗口递来,她往前撑着身子接过,打开,两步并一步上了车。
    车载着人在半空飘飘荡荡,雨下得密,隔着窗看去以为是白色的雾,越过雾是丛丛新绿,春天将来未来。
    绿色发出瑟瑟的响声,混着白色的噼里啪啦,在这沉沉的声响里,郁桃又拨了一次头发,转头道谢。
    这次,周时桉比那天晚上多回应了一个“嗯”,他的脸和声音都隐没在昏暗不明的车厢里,郁桃不知道他表情如何,在对方转过头来时她已坐正了直视前方。
    郁桃通过后视镜打量他,情不自禁多看了那双手几眼,那是一双漂亮得过分的男人的手,白皙修长,骨节清秀。
    中指长且细,生殖器尺寸想必也惊人,她想。
    思绪就那样不自觉蔓延开来,她坐在周时桉的车里,周身被他的气息包围,郁桃在脑中,快速完成了一场无声的性交幻想。
    她是如何被那双手玩弄,顺便脑补他赤裸的样子。
    忽然,两人眼神在后视镜中交汇,郁桃快速摆正神色,眼皮垂下,像推拉抽屉,将此刻晦暗不明的情绪关回去。
    男人俯身打开前椅旁的储物格,拿出一盒饮料,递到郁桃眼下,“喝吗?”
    郁桃接过来,愣住,那是她刚出道时代言的一个牛奶品牌。
    翻到盒背面,看到黄桃味,是她拍广告时用的品类。
    郁桃察觉周时桉在盯着自己,他的眼睛比眼神厉害,只淡淡一扫,明明是审视,上扬的眼尾却让眼的主人无辜背上一道情浓意味。
    她忽然大胆起来。
    拉开挎包拉链,两指夹出一张蓝色长方形纸片,对折,扭过腰倾身往前将那纸片塞进周时桉西服口袋里。
    “就当车费了,谢谢周总。”
    往前的弧度太大,不小心蹭到他的肩。
    周时桉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嘴角扯起一个弧度,轻蔑的意味。
    司机忽然向右打方向盘拐出山路,从后视镜问询问:“这位小姐要在哪里下车?”
    郁桃直回身子,“下个路口左拐靠边停就好,谢谢。”
    后视镜里先是能看到她对司机礼貌的笑,随即是司机小心翼翼询问的眼神,那眼神却是看向周时桉的。
    郁桃当即莫名地不自在,周时桉不点头,她连下车的权力都没有。听到他一句“听她的”后,司机才放心继续向前驶。
    她忽然有些后悔搞这一出,周时桉不缺前仆后继扑上来的女人,她想发生点什么,也应该用别致一些的方式。
    这样低劣的勾引、调情,在人家眼里跟看猴耍戏差不多。
    车在地铁站口前停下,郁桃下车时比上车麻利许多,关上车门时用手掌住,又道了声谢,神情极诚恳。
    见他颔首后,才啪一声合上车门。
    往地铁站口走去,即将走下台阶时,郁桃突然向后看去,车道上不见什么黑色路虎,只有层层山峦隐在云雾中,隐约能瞧见一条深青色的轮廓,再定眼一看,连轮廓都隐在雨雾里了。
    人下车好一会儿了,周时桉依旧闻得到郁桃带进来的香水味,雪松木混着香草的尾调。
    和人不搭,他这么想着,郁桃这样的女人,应该用鸢尾调。
    将她塞进自己口袋中的蓝色纸片拿出来,是一张公益话剧演出的门票,日期明晚,在平京剧院。
    周时桉指尖一转一松,一抹蓝便落到垃圾桶里。
    他对她没什么兴趣。
    坐到这个位置,郁桃这样的女人他见过很多。有比她笨的,手段拙劣,也有比她聪明的,打听了他的喜好后,一对一定制勾引手段。
    郁桃的方式,在那些形形色色的女人中,没有什么出彩的。
    除了她的皮相。
    周时桉的性癖是细腰,如羊脂白玉的肌肤,还有波斯猫一样的妩媚神态。
    这些郁桃都有,甚至可称得上极品。
    那股雪松木的味道又钻入鼻腔,周时桉不自觉想起女人擦过他左肩时的触感。
    如果她只是个捞女就算了,他愿意包她几次,给一张额度不低的卡,做爱时射在她腰上,直到腻了。
    且不说郁桃曾经是外公的学生,单论她的演技,周时桉觉得太差。
    或许她自己都没察觉到,她故作调情姿态时,肢体要多僵硬有多僵硬。
    指不定还是个雏。
    在男女之事上,周时桉讲究一个放松,太僵硬,做起来也没什么滋味。

本文网址:https://www.po18.work/book/69131/1876934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po18.work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