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待不得

推荐阅读:沈蔓歌叶南弦虫族之我来自远方永生世界年代文里的炮灰真千金穿成七零恶毒小媳妇蜜桃成熟時重生后肆爷他嗜妻如命首辅追妻录我那温柔强大又短命的丈夫我靠收徒称霸修真界

    春花手脚快,不出一刻钟便一去一回。
    她清脆的脚步声,好似为冰面掷下一枚石子。
    叫六婆子又活了回来,先前凝滞的气氛下让人身上出了细细一层汗,就连脊梁都不自觉弯下几分。
    这甄氏有副好嗓子,说起话来调子和煦轻柔,可话中带刺哪来的那么大气势,叫人实在难熬。
    六婆子打眼便注意到春花手中拎着食盒。
    心下从忧转喜,她分明没吩咐过厨房置办汤药。
    那这食盒里装的,便是这小丫头的有意为之,故意为她打掩护呢。
    这甄氏身边连个信任的人都无,唯一亲近的也是个见风使舵的墙头草!
    甄宝坐至桌边不紧不慢烫起筷来,抬眼便瞧清了六婆子眼中快意,“六婆子,至你进院起妾身还未与你说过规矩。”
    六婆子面皮绷紧,低头哈腰的一作揖,“小娘子有话直说便是。”
    甄宝挑了挑眉梢,“那你可知那些手脚不干净的丫鬟仆妇是何等下场?”
    说话间,甄宝目光特意在她袖口上顿了顿。
    六婆子心下寒凉,忽地直直跪下,膝盖磕碰发出重重一声响。
    方才是她头发长见识短,未看清局势,忽略了极重要的点。
    甄氏是被老爷厌弃发派到的宜阳,老爷不知何时才会来探望?
    手头上的巫蛊娃娃也说不成是把柄,没了老爷撑腰便威胁不了人。
    如今卖身契还被她捏在手中,她才是那个主子。
    啪的一声清脆响——
    六婆子手下没留力,扇了自个一耳光。
    “小娘子,老奴知错。”
    六婆子从袖中取出巫蛊娃娃,膝行几步双手递高于头顶。
    “小娘子,这是老奴在您屋中寻到的晦物,上绣有孩儿二字,定是贼人想谋害您腹中骨肉。
    是老奴自作聪明不想饶小娘子清净,想着审过府上仆婢再说与您听,却不想小娘子慧眼,瞧出老奴拙劣心思。”
    一上一下,一坐一跪。
    甄宝居高临下瞧着被六婆子盛放于手心的巫蛊娃娃。
    这娃娃的眉眼都被细线精心缝制过,做的精美细致。
    胸前被缝出‘孩儿’二字,细长尖锐的细针穿过娃娃身上各处。
    将一精美娃娃生生扎成了破烂货。
    甄宝忽地蜷起指,打了个颤。
    手上脚上身上,起了细细一层鸡皮疙瘩。
    好似一瞬人落深谭,快速的、绝望的将人淹没。
    自从小娘子跨出别院起,她走的每一步,其中算计春花都一知半解。
    今日小娘子嚷着出门那便出,路途上小娘子就连进府出府的时间都掐算好了。
    在主院撞见六婆子这事儿,小娘子好似也不稀奇,何物都在她掌握中的样子。
    方才小娘子让她去拿吃食,春花便去了。
    厨房没得六婆子口中说的汤药,若如有,春花也不会拿来给小娘子喝下。
    倒是正当晌午,小娘子午食时辰到了。
    春花将碗筷摆好,为小娘子布菜,旁的与她无关。
    银筷叮当的磕碰声让甄宝缓过神,敛下眉眼,忽地嗤笑出声,竟有人如此着急残害诬陷于她。
    这丞相府的后院深宅,待不得。

本文网址:https://www.po18.work/book/68563/1874599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po18.work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