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扮猪吃老虎

推荐阅读:沈蔓歌叶南弦虫族之我来自远方永生世界年代文里的炮灰真千金穿成七零恶毒小媳妇蜜桃成熟時重生后肆爷他嗜妻如命首辅追妻录我那温柔强大又短命的丈夫我靠收徒称霸修真界

    六婆子生了双三角眼,到了如今皮肉下垂,看人时阴测测的。
    春花倒是不怕,规矩站在一旁笑吟吟的把碗一递,还补上一句:“主子赏的吃食,尽早吃省的凉了。”
    六婆子气的嘴皮子都在抖,心下暗骂‘狗仗人势的贱蹄子’。
    前些日府上丫鬟仆妇都在传,那甄氏一招有孕野鸡变凤凰,要被老爷从妾婢扶正为贵妾。
    谁曾想,没过两日就被老爷厌了去,发配来了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
    六婆子以往在府内仗着是老夫人生前丫鬟没少逞威风。
    这些年萧氏掌管中馈日子是越来越不好过,就连每月银两都被那贱妇减半。
    小儿子家信一份一份往府里寄,说是他想娶西村口的姑娘当媳妇儿,可人家姑娘嫌弃家里穷不让嫁。
    六婆子心里苦,如今日子不好过,儿子日日撩鸡逗狗不学好,如今终于想明白要个媳妇,她却拿不出钱来。
    丫鬟仆妇碎嘴时,六婆子正好托人寄钱回来。
    听上一耳朵才知府上甄氏过两天要被发配。
    心上一计,佯装哭啼跑到老爷跟前哭诉。
    这些年看着府上妻妾肚子日日没有动静,她面上不显可急在心里,盼望着宋家有后。
    她前头生养过,知晓女子有孕时的不便之处,定能将甄氏养的白胖。
    老爷果真信了她的鬼话,让她一起下了宜阳。
    到了宜阳,一个小贱蹄子,还不是她六婆子拿捏的分儿。
    谁曾想,这甄氏是个不好拿捏的主儿,扮猪吃老虎安分了半月,现在到她跟前耍横。
    面上笑着接过碗,持勺搅了搅稀得像水似的粥,“女君这话说的,奴婢可真是难辞其咎。
    不过奴婢这也是为你好,奴婢毕竟生养过,知晓其中门道。”
    说这话时六婆子一撂勺,发出砰的一声轻响,“这荤腥你还是不吃为好。”
    都是千年的狐狸成了精,远在千里之外的宜阳甄宝倒愿意和她玩玩聊斋把戏。
    吃的也差不多了,甄宝放下碗,拿出帕子拭了拭嘴。
    “婆子这话说的,真是折煞妾了,妾不过怀个宋家子还劳婆子走一趟,真是妾的不是。”
    六婆子面上变了变,这小贱蹄子自称妾,难不成老爷真真扶正了这贱婢。
    甄宝面上的笑就没改过,温温柔柔水一样。
    春花却知道小娘子这是憋着使坏呢。
    “这做人呐,要知道自个有几斤几两,免得那日走了,进不了棺材,盖不上门。”
    入土为安是刻在夏朝人骨子里的本分,六婆子也不例外。
    这不是在咒她死后不安生。
    人老了,脾气也急上头。
    六婆子三两步上前,一个耳刮子就想朝甄宝的脸上扇去。
    甄宝坐在原位不急不恼,只是快狠准的扬脚一脚踹至她肚腹,将人踢了个仰倒。
    站起身拍了拍裙上灰,居高临下睨着哎呦哎呦叫唤不止的人。
    “六婆子我敬你在先老夫人身边伺候许多年,但你可别忘了本,鸡毛当成令箭使到妾头上来。”
    说罢甄宝转身朝屋里走去,走至半路顿了顿步子,笑吟吟回头说道:“对了,妾还有一事忘了与婆子说晓,下宜阳前老爷将地契和一众奴仆的卖身契给与了妾。
    ——其中还有婆子你的。”
    春花伸手去扶六婆子,倒被她恶狠狠拍开,眼神恨不得刮了她一般。
    春花不但不气还伸手作揖,是个请的姿势。
    “六婆子,请。”
    六婆子跌打滚爬的站起身就朝院外走去,却不想对上许多双看好戏的眼。
    原是府上丫鬟小厮瞧见六婆子气势汹汹朝甄宝院去,便都跟来瞧瞧,那甄氏是怎么被六婆子磋磨的。
    却不想听了一场大戏,倒不是甄氏的,而是六婆子。
    “看什么看,手上都没活计等着发卖呢。”
    一众奴仆群鸟兽散。

本文网址:https://www.po18.work/book/68563/1874250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po18.work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