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文学 > 古代言情 > 白玉兰(古言nph) > 9.女君,这是有喜了

9.女君,这是有喜了

推荐阅读:当反派绑定了女主系统糙汉将军宠妻日常剑宗不养闲人,咸鱼可以招婿后的发家生活在昏茫的夜中私奔沈蔓歌叶南弦虫族之我来自远方永生世界年代文里的炮灰真千金穿成七零恶毒小媳妇

    至那日一别,老爷就从未踏足别院,甄宝心下惴惴过了几日,倒也静了下来。
    肚子一日一日的大,这事儿终归瞒不了多久,不过就将有孕之事告诉老爷罢了,佯装不知就行。
    春花端着餐碗进来时,甄宝悠哉躺在榻上看着春花从仆妇那儿换来的小人书解闷。
    谷雨是春的最后一节气,入夏转暖的日子里夫人将后院女人全都叫到了一处,说是量身裁夏衣。
    其中两位妾室看重了同一款料子,当场争吵起来,你来我往的言语机锋看得甄宝兴致盎然。
    到了今日两位妾室的仆妇还会为那事吵嚷起来,让春花看了好大一场好戏,如今绘声绘色在甄宝面前说道着。
    “究竟是什么趣事?也好生讲给我听听。”就在这时一道男声突然插入其中。
    春花就像那哽住的鸭子一下失了声,转头望去就见宋守节一身藏青色衣袍拂开门帘进内。
    甄宝连忙下榻行礼,“奴婢见过老爷。”
    宋守节扶了她一把,让人起身。
    那日与萧氏不欢而散后,他都歇在耳房没心思理会后宅因私,朝堂上波云诡谲,礼部尚书在下朝后拉着他聊了些家事。
    莫不过是清明那日,让他携妻萧氏回家祭祖,看望亲友。
    宋守节口上允了岳丈请求,可家中因私不是那么好摆平的。
    入夜他就去了萧氏屋中,瞧着她好几日都还没好全的惨白面色,终归软了心肠。
    妻是妻,妾是妾,不得宠妾灭妻乱了纲常。
    “老爷这才晌午,可用过饭食?”
    “未曾。”
    甄宝使了一个眼色,让春花去吩咐厨房,嘴上三俩句解释过去。
    等菜上齐,甄宝站在老爷身侧为他布菜,甄宝不知他欢喜哪些吃食就都夹了些到碗里。
    宋守节瞧着碗中萝卜顿了几秒,还是夹起吃下。
    他向来不喜萝卜味道,可她以夹至碗中,总不得拂了她的好意。
    “你坐下吃罢。”
    甄宝注意到了他的小动作只佯装不知。
    在怡春园的那些年她早就学会了什么是眼瞎耳聋,不听不想不念。
    有时观察细致,也会变成一错处。
    只不过坐下后还是坚持布菜,只不过少去夹了那萝卜几次。
    肚里孩儿三月时那害喜最为常来,时不时须得酸物才能压下涌上喉间的呕意。
    甄宝微微皱了皱眉,压下喉间呕意,可瞧见桌上饭食忍不住泛恶心。
    转身捂着酸涨起的胸脯反呕起来。
    宋守节放下筷子,问了句:“可是那儿不适?”
    甄宝心知这是最好契机,故作虚乏摇摇头:“没,就是久未闻见荤腥有些想吐。”
    宋守节一愣,脑子里划过个不可思议的念头,眼睛定在她小腹上不动了。
    期望越大失望往往越大,这些年府上请过大夫无数,可每每都是空欢喜一场。
    他脸上没敢表露太多,只遣人去请大夫。
    甄宝被他看的心下惴惴,悄悄抬眼瞧他,眼底明摆写着‘你瞧我作甚?’
    宋守节轻笑了一声,她不过只长了张七窍玲珑脸,心思全挂脸上了。
    “等会儿你就知晓。”
    不过片刻大夫就来了,诊治之后行礼道贺。
    “女君,这是有喜了。”

本文网址:https://www.po18.work/book/68563/1874249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po18.work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