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

推荐阅读:军婚撩人,我在七零靠摆烂成团宠离婚后,总裁把我宠上了天聖諭(仙俠nph)她的腰(死对头高h)赎孽(纯百ABO)上吊在月亮上(青梅竹马1v1)快穿系统派狐狸精肉偿功德之子(1v1)反差(NPH)默认关系(校园1v1)丢失凭据(1v1h)

    当晚,莺莺做了一夜的噩梦。
    至于徐礼卿,则是满床旖旎,次日晨起又有遗精。
    他叫了水沐浴,小厮福财进来收拾床榻,看到胡乱丢到一旁沾了浓精的亵裤,不仅咂舌,待大少爷从净室出来后,大着胆子劝:
    “少爷,不然您就听了夫人的吧,就算不着急娶妻,好歹也先找个通房丫头来近身伺候啊,何必自己苦撑着。”瞧瞧身子里这火旺的,这个月都第几回了!
    别人家的公子都是刚十五六就开始御女的,就他们少爷不近女色,平日里连自渎都很少。
    可那会儿不是没需求嘛,现在他想得明明都快把床给顶穿了,这也不是个事儿啊!
    福财强挤出几滴眼泪来,真情实感地担忧:“回头您要是憋出什么毛病来了,那小的……”
    徐礼卿一个眼神扫过来,他闭嘴了,眼角那两滴还没落下的泪又吸回去。
    徐礼卿问他:“让你查的事怎么样了?”
    谈及正事,福财神情一肃,回说:“您所料不错,此事确有猫腻。”
    徐老爷中风那日,徐礼卿第一个闯进去,看得分明,榻上八姨娘腿间那肉洞是紧闭的状态,不像刚被人插入过。既如此,床事还未开始,他因太激烈而出现马上风症状的可能性并不大。
    徐礼卿心中有惑,叫人去查,果然不对。
    他挑眉,等着福财的下文。
    “小的仔细检查过那日房内所有的物品,发现是熏香被动过手脚,里面掺了毒。至于下手之人……“福财顿了顿,说:”是管家。”
    “哦?”
    徐礼卿有些意外。
    福财斟酌着语气:“管家与府上五姨娘之间,似是有些私情。出事的前一日,老爷找五姨娘伺候,用、用了些榻上的手段……”
    到这儿,徐礼卿差不多就懂了,没再继续往下听。
    那个被他喊作父亲的人在床事上有恶癖,喜欢虐待女人,打骂都还算轻的了,往往一招呼就是鞭子剪刀之类的利器,抽打在身上,没个把月消不了。
    五姨娘遭了大罪,管家作为姘头,自然要为她出头。
    只不过……
    徐礼卿不解:“和五姨娘有一腿的不是二少爷吗?”
    福财:“管家也有。”
    “……哦。”
    “害老爷的人既然已经揪出来,那我们要做些什么吗?”福财问。
    徐礼风冷漠:“不用。”
    如今他羽翼已丰,就算管家不动手,他也不会让他的好父亲站着活到明天。
    福财不再问了,转身告退,走出几步后,又被突然改变主意的大少爷叫住,如此这般地吩咐了几句。
    于是又过两日,莺莺照例去主院请安,大夫人刚训完话,就有奉茶的丫鬟手不稳,在五姨娘身前打翻了茶盏。茶水溅出来,洒了五姨娘满袖。
    五姨娘被烫到,立马惊叫起身,仓惶撩开衣裳检查皓腕。
    她动作幅度颇大,不小心露出了小半条手臂,而越往上处,越有密集的疤痕纵横交错,残忍而丑陋。
    莺莺在她不远处,将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她被吓到,惊恐地瞪大了眼。
    然而由于太过骇然,她没发现,屋里的其他人,除她之外,好像都没觉得有什么大惊小怪。
    大少爷:猜猜我又整什么幺蛾子?

本文网址:https://www.po18.work/book/68459/1873777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po18.work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