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文学 > 罗曼史 > 巨星追妻ing > 第七章请问江妃妃你们认识吗

第七章请问江妃妃你们认识吗

推荐阅读:福德天官漂亮NPC在无限流里挖鱼塘漂亮咸鱼被邪神看上之后[无限]清冷美人手拿白月光剧本[快穿]旗袍主播上恋综后掉马了我带龙傲天幼崽在娃综爆火了靠脸上位后我谋反了[穿书]轮回殿[快穿]重生过去震八方小团宠他脸盲啊

    舞台前有许多服务人在准备沏功夫茶用具,
    搬来搬去的让每个服务人员汗流浹背,似乎知道总裁要亲自招待超级贵宾一样,宽敞的大厅突然摆设上一套超高端小叶坛香紫檀木茶桌七件组,坛香紫檀是世界最贵的木头,它成长得很缓慢,每五年才长一次年轮,通常要八百年甚至千年才能成材,坛香紫檀出扶南、色紫,出材率极低有寸坛寸金的说法。
    檀香紫檀木桌上摆了一套『亿万年树化石茶盘』,来自大自然,自然而生千变万化,每个大自然而生的树化石每盘纹理都不一样没办法复製,一棵树沉睡于土囊中数亿万年,吸取着天地灵气,歷经沧桑岁月演变成化石,如今它穿越时空以崭新的生命体展现于世人面前。
    桌子右放了一只足银烧水壶,手工一体形成,上有浮雕牡丹花,出自于大理白族手工限量银壶,桌子左旁放了紫铜香炉,香炉点了天然海南沉香香环,天然野生沉香需二百年以上的老树龄才能製成,老树的油脂结构集较好,甚至于树干的芯蕊部富含油脂树心香是上等的极品材料。
    看样子江总裁有很好的品味,果然财大气粗的富豪都喜欢梦幻逸品。
    江总裁亲自来包厢迎接两位,请问两位尊贵的客人用餐完毕了吗。
    郝优柔低头害羞,江总裁真不好意思让您来接待。
    江妃妃伸出双手往包厢外走出江总裁请,郝优柔快跟上,好的,默默跟上去。
    江总裁,客气有礼貌邀约,两位尊贵的客人请上座。
    茶桌旁站满了穿旗袍的女公关,神情紧张得看这总裁沏茶,江总裁抬起双手温茶水洗净再擦乾双手,最后在紫铜香炉上净手焚香薰了几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江总裁是练家子,沏茶的礼貌顺序步骤都样样标准无误,看着炉碳火炉上的足银烧水壶烧开了,水壶口冒出了一条净白如龙的水蒸气,江总裁拿起足银水壶烫杯温壶、马龙入宫、洗茶、冲泡、春风拂面、封壶动作一气呵成沏茶顺序。
    江总裁递上两杯橙黄清亮的茗茶,两位尊贵的客人请用茶。
    郝优柔必恭必敬拿起桌上的茶杯,谢谢江总裁,我会细细品尝。
    江妃妃,江总裁品味极佳,这是茶具瓷质细腻、栩栩如生、杯口圆润、胎质细腻、色泽纯洁、光彩夺目,出自名师手绘真是高端好茶具。
    江总裁悠悠道出,好茶具值得时间等待,传成工艺,千年传承之火,窖练万名瓷,耗费二十八天、六百七十二小时、七十二道工序、一千零三十细节处理,你知道吗,品好茶用好瓷的道理。
    郝优柔轻轻问了,江总裁您是不是很喜欢木品,到处都可看到精緻挑选过的木品摆设木製家具。
    江总裁我情有独钟木製品,木之道;上乘之作,不外乎三木泽三圆、三三不息,生生不息,将喧嚣浮华隔绝在外,用一颗沉静的心在自然的原木之间细工细作,人生和乐为道。
    江妃妃轻声笑起,江总裁原来是『木痴』啊!
    郝优柔生气,江妃妃你太失礼了,江总裁我代替江妃妃向您道歉,郝优柔举杯一乾而尽。
    江总裁不见怪!不见怪,不在意的模样。
    江妃妃,神情自若表态,如果总裁心里有些疙瘩,我愿意沏一壶茶亲自向您致歉,江总裁您接受我的道歉吗。
    郝优柔怀疑的口吻,江妃妃你可吗?你会沏茶?
    江总裁虚心接受,开心的模样,我很期待江妃妃沏的茶,恭敬不如从敬,这就麻烦你了。
    江妃妃专注说出,江总裁您沏的茶香浓馥郁,带有花香,滋味醇厚而鲜爽,叶底黄亮柔软,有绿叶红镶边的特徵,是杯上等武夷肉桂乌龙茶,是不是呢。
    江总裁,厉害厉害,的确是上等武夷肉桂乌龙茶,江妃妃是名品茶高手。
    郝优柔惊讶,江妃妃你真的好厉害,崇拜的眼光直射江妃妃就像是看到偶像一般。
    江总裁我来沏一壶茶让您品嚐鑑定鑑定我的茶艺,麻烦江小姐了。
    郝优柔看了看,我怎感觉现在气氛有些不同了,怎变温馨呢,是我错觉吗。
    江妃妃神情突然变严肃且专注于煮水,红唇浅嚐了温水,微微道出这水质自地泉涌出「绿如翡翠」浓似琼浆是金山玉泉,金山玉泉如是『江心一朵芙蓉』堪称中儒泉,用金山玉泉沏茶清香甘冽,相传有泉水甘冽醇厚,用来沏茶有如盈杯之溢。
    神情专注选择茶叶,闭上眼睛一项一项慢慢闻香,轻轻拿取一些茶叶揉搓在手感温度中闻出茶叶香味,最后选择了『西南六堡黑茶』六堡茶条索紧緻,细均乌润,芽豪显现,用来沏茶最佳水温一百度刚刚好,泡出来的六堡茶汤色深红明亮,滋味浓厚醇滑,茶韵足够,陈香尽显略带木香味。
    这六堡黑茶一斤少说有数万的水准,真是好货好茶,果真好茶都量少珍贵,因为这样稀少才视为梦幻逸品名茶。
    郝优柔不可思议,江妃妃你怎么这么优秀厉害,在你面前我好惭愧。
    江妃妃双手奉上茶杯,江总裁请您品嚐我沏的茶如何呢。
    江总裁神情感动,江妃妃你的泡茶一定是好茶,沏茶沏的很好!
    这黑茶独特风味全部晕散开在舌蕾舌尖上,唇齿皆留香,入喉回甘甜味清香,真是妙手妙手。
    江妃妃客气回应,江总裁过讲过讲了。
    郝优柔笑了笑,江妃妃你泡茶样子,优雅文静和你平常的你完全不同,原来江妃妃也是有正经严肃文静一面,你应该多表现你这优雅气质的模样。
    江妃妃叹气,我呀!坏脾气像我父亲,我取眾的美丽外表是像我母亲,我个性的使然让我无法装蒜,我也骗不了大家,这一切都是我父亲坏基因,看看我有多冤,我也千百万个不愿意,有这样的臭脾气。
    郝优柔见状,江妃妃你在外面不要这样毁谤你父亲,如果你父亲知道了会伤心难过。
    江妃妃一脸鄙视看着江总裁,问了江总裁你会伤心难过吗?
    郝优柔惊讶的问话,你们认识吗?难道江妃妃你是江总裁女儿,他是您父亲吗,我以为是只刚好是同姓而已,一脸后知后觉的模样让江妃妃笑坏了。
    郝优柔同学,你的反应也太慢了吧!嗤哈哈大笑了一大声,我、我我、我说不出话啦。
    江总裁搭话,郝优柔啊!江妃妃只是爱捉弄人,开开玩笑没恶意的,你别生她的气。
    郝优柔很生气,江妃妃你真心吓坏到我了,那所以刚刚江妃妃才能这样,不知轻重、口无遮拦,目中无人、处处刁难人,不近人情,十足苛刻模样,原来你是江家大小姐,我认识江妃妃你这么多年好像有七年之久,我现在才知道你是全球连锁美食家『广天霸集团』的大小姐。
    江妃妃疑惑问了,郝优柔同学,你从来没问过我,这是我的问题吗,还有你刚刚说了一大串话是在骂我吗,江妃妃生闷气且无奈神情。
    郝优柔,因为你不主动说,我也不过问你因为这是你私人的私事,想想你是有什么苦衷不方便说,毕竟你的科系神秘所以我认为你应该不愿分享你家庭事,原来是我想太多了。
    江妃妃用羡慕的口吻,郝优柔我很羡慕你的家庭,单纯又和乐,除了那一件,不然我真觉得你家是标准相亲相爱美好幸福家庭。
    郝优柔故意生气的说出,我以后少说我家的事了。
    江总裁突然问妃妃这次回来要待几天呢?
    江妃妃一脸不想回答的样子,随便回了不知道。
    我知道你特地回来是因为什么,但是时间也冲淡了过去,还要这样跟父亲过意不去吗,给父亲一个机会好吗,我想补偿你。
    爸爸我年纪大了我连自己女儿都不了解,甚至你念什么书,工作是什么,住哪我都不知道,我都觉得我好可悲,看到你独立自强,我会难过,我也会心会痛。
    江妃妃无奈,你把你的爱都给了你最爱的儿子江敦敦,我算什么,你说是不是,所以你也不要觉得亏欠我什么,千万别这么想,拜託你了,况且我这样我很好不要想多了。
    郝优柔白皙的脸蛋很明显红了眼睛也湿了鼻。
    江妃妃抽了卫生纸,郝优柔你又要哭了,你真爱哭,我都没伤心难过,你哭个大头。
    江总裁关心问,江妃妃事情处理完,回家住几天好吗?
    江妃妃肯定的语气说,我可能没办法回去住,因为郝优柔遇上人生上的重大课题,我必须陪伴她,一同携手渡过风雨走过难关,所以我一定要住在优柔家,你不能勉强我真的。
    号郝优柔眼神黯淡了一下,江妃妃你太夸张了。
    江总裁,什么困难需要我帮忙吗,让叔叔知道好吗?这事爸爸你完全帮不了,我们女人自己处理就好。
    郝优柔,点头谢谢江叔叔。
    江妃妃,撒娇甜甜的模样,郝优柔刚下班就来这用餐,她人都累了我们要回去休息了,谢谢父亲的招待,下次我要吃爸爸亲自煮的菜。
    江总裁,好、好好,我亲自下厨煮饭菜给江妃妃吃。
    江妃妃开心,谢谢爸爸,又撒娇了一下。
    郝优柔,江叔叔我们该离开了,今天谢谢江叔叔的招待。
    江总裁嘮叨,江妃妃女孩子骑车别这么生猛快速太危险了,安全很重要,我的车技了得放心吧。反正发生意外,我的保险保很大不要担心,就算怎么了,我有郝优柔这位贴身医师可以救我。
    郝优柔瞪了一眼,好大的口气,江妃妃请刷牙顺便漱漱口,嗯!是该刷牙漱口了。
    江总裁,你们两人别斗嘴了,快回去休息,有想吃什么打给我,我请专人送过好吗,这几天你们吃的三餐饭通通让我包下,趁现在想想晚上吃什么啊,我提早准备这样食材才鲜,菜才好吃。
    江妃妃俏皮口语说,爸爸掰掰了。
    郝优柔正经语气说,江叔叔再见。
    江总裁,路上小心,我等你们电话。
    另一旁的『八方云集包厢』有两个人一直注视着江妃妃与郝优柔这,单单的木珠布幔隔开包厢但是还是能看见两人的目光,这不就亚斯和奥蓝德吗。
    他们用餐聊天,也看这大厅沏茶的茶艺风情,
    亚斯和奥蓝德并未注意到一旁一起用餐的东京少,他也在注意他们观看大厅的一举一动。
    亚斯摇了摇头,方奇你看她看的样子太明显了,还有你为什么要陪我一起过去,你目的是什么,你一向不是不屑这种搭訕吗。
    方奇故意说,我让你一个人去,我怕你会失控撩起妹来,吓到人家,我最好会这样,你的动机有这么单纯吗,似乎不是,刚刚在来的路上你看了,江妃妃与郝优柔的网路影片时,我就发现你的眼神不定,一副若有似无在想什么事,神情游移复杂情绪,你是在想什么。
    你想太多了,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一样,有齷齪想法好吗,对、对、对,我齷齪我下流,如果不这样齷齪下流怎知道,她们芳名及电话号码呢。
    不这样搭訕怎么能约到郝优柔与江妃妃约会共餐及环游世界一圈呢。
    如果你还觉得我齷齪下流的话,这次邀约我就不邀请你了,我换邀莫少、洋少好了,你说好不好,我只说齷齪没有下流,还有莫少洋少现在很忙不给约。
    亚斯哈哈笑出,你生气了,兄弟一场,我还是会邀约你一起去,放心吧!你是不是对郝优柔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呢,我的直觉说你有问题。
    你今天变装很成功,江妃妃和郝优柔根本没看出,你是方奇好,你放心她们对你没有其他居心,懂吗?「奥蓝德方奇」你懂吗?
    因为她们根本不知道你是方奇,你戴上角膜变色镜片,瞳孔顏色是蓝色不是紫罗兰顏色,请问谁认得出来,你现在就像在大街上的路人,一点也不特别显眼,顶多就是路边帅哥,谁会有居心不良,阴谋纠缠你,我看是我们对她们,比较有居心不良。
    我只是好奇的是郝优柔崇高又神圣的职业是什么,最后一次问你,你对郝优柔真有这么单纯吗,如果单纯这样最好了,因为我打算对郝优柔出手,你应该是出手江妃妃才对,目标不是她吗,你何时换了口味了。
    亚斯笑笑说,刚刚没听到吗,江妃妃是全球连锁美食家『广天霸集团』的大小姐,我怎敢下手,家世背景雄厚的女人我不爱,加上她总裁爸爸我更不爱,反观郝优柔神秘清秀模样很合我味口,大鱼大肉吃多也想改吃清粥小菜吧。
    方奇用犀利的眼光看着,你确定吗,是单纯想认识郝优柔吗?你有意见,还是你也想追,你说出原因我就放弃追求她,露出不耐烦神情,这是最后一次警示你了,麻烦快说原因,不然我要出手追求她。
    方奇顿了一下,郝优柔的眼神让我好熟悉,好像很久以前就看过一样,只是我一直想不起来,那一副震惊我灵魂的眼神,让我情不自禁想深看下去,这是多么危险的眼神,对我来说是致命。
    亚斯不可置信说,方奇你确定,你没记错,你看过全球各地的婀娜多姿美女,怎会看上黑瞳孔的女人,我第一次知道你的喜好是黑瞳孔美女,难怪蓝眼睛、绿眼睛、褐眼睛,都入不了你方奇的眼帘,原来情有独钟明萌黑眼睛。
    我确定这眼神,感觉是小时后就见过,很熟悉让我过目不忘,你小时后,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你疯了吗?请不要怀疑我的人格,我的智商比你高,我懂,我会帮你製造机会好好认识郝优柔,并且不会洩漏你的身分好吗。谢谢亚斯,还有不要邀请莫少他太危险了,你这见色忘友的朋友,如果没有莫少帮忙,你早就被出卖也被扑杀完毕,你还能存活到现在,你没义气,我没义气但我觉得江妃妃应该很适合他,你果然是心黑腹黑之人,居然出卖江妃妃给莫少,只为了独佔郝优柔,这招实在太狠了,我可怜的江妃妃,我随口说说,我并不打算邀请莫少你知道的,我知道,四人出游最刚好,我懂我懂。
    「亚斯、方奇、莫少和洋少,这四人是生死之交好兄弟。」

本文网址:https://www.po18.work/book/1820/12977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po18.work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