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都市 > 天医下山 > 第二千九百九十七章 大肆杀戮
    玉珠在萧鸣的背上只觉得呼吸停滞,耳畔呼啸生风,身上衣衫自燃了起来。
    而且,她觉得萧鸣身上发烫,只能强忍着刺痛的灼热感。
    尸王见背着玉珠的萧鸣化作了一道光,瞳孔一缩,先是为之一惊,再是被萧鸣戏耍的愤怒。
    “你们逃不掉的!”
    尸王身影原地一个幻灭,冲着萧鸣追击而去。
    萧鸣背着玉珠化作一道光飞驰而去,一道直线直奔着自己所知道的在迷途之森的一处禁地中而去。
    所过之处,树木横断,地面杂草燃起了火星。
    如此极速之下,萧鸣衣衫尽毁,身体开始出现了龟裂,鲜血随之渗透而出,连同血液都是滚热发烫的。
    玉珠感觉自己快要支撑不下去了,在这种速度之下,自己根本就无法呼吸,脸色在这一刻憋得通红。
    沿途的妖兽见尸王亲自出马,一道光呼啸而过,连同身影都没有看清楚。
    尸王全速跟在萧鸣的身后,无论其怎么提速,都无法追到前方的萧鸣,两者之间始终是保持着一段距离。
    “该死的,这是什么功法?居然能够达到这样的恐怖速度?”
    尸王内心惊骇不已,空洞双眼中跳动着的鬼火闪烁不已,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个小乘期的修士居然追不上筑基期的萧鸣。
    更为可气的便是两人之间的距离似乎就是那短短的一百米,而恰恰也就是因为这一百米,尸王愣是追不上萧鸣。
    先前萧鸣鲸吞海吸进入体内的灵气,爆发式的燃烧,连同萧鸣丹田之处的气海在这一刻俨然是变成一片火海,灵气疯狂的燃烧为萧鸣提供速度。
    萧鸣的肉身开始出现了蛛网般的裂纹,遍布体表,丝丝鲜血从中渗透而出,整个人如同是浴血修罗一般。
    玉珠对萧鸣现在的状况很是担心不已,怕萧鸣到时候会因此身体崩溃而亡。
    然而,前方不远处,一片灰黑色浓雾所笼罩,给人一种神秘而又危险的感觉。
    尸王见到前方不远处的灰雾地带,空洞的眼眶中鬼火缩小了一整圈,感受到了那灰雾地带中存在着极其危险之物。
    而萧鸣却是头也不回的一往无前,尸王必须在萧鸣进入灰雾地带之前将其给拦下来才可以。
    尸王身上的血丝随风招摇,随风凝聚出一条条大手,向着萧鸣抓拍而去。然而,始终却是落不到萧鸣的身上。
    依旧是那该死的一百米距离,尸王为之气急,眼看着到嘴的鸭子直接飞走了。尤其是那点将台,尸王热切已久。
    原本是囊中之物,却是眼睁睁的看着其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该死的,小子那前面是死路!”
    尸王着急上火的冲着萧鸣喊了一声,然而,萧鸣却是充耳不闻,眼中的目标只有前方那灰雾地带。
    眼睁睁的看着萧鸣背着玉珠破开灰雾,一头直接闯进灰雾地带,灰雾回涌了上来,逼停了尸王。
    尸王看着面前的灰雾地带,一脸的忌惮之色。
    “该死的,我的点将台!”
    尸王空洞的眼眶中跳动的鬼火闪现出愤怒之色,看着面前的灰雾地带,面色露出犹豫之色,缓缓一步迈出。
    刚触碰到灰雾,尸王的躯体隐隐开始被腐蚀,又退了回来。似乎这灰雾对尸王而言,有着特殊的伤害作用。
    看着面前的灰雾地带,尸王长叹了一口气,只能够是之后令想他法,无奈转身回到了自己的白骨宫殿之中。
    背着玉珠的萧鸣闯入了灰雾地带中,感受不到身后的尸王的气息,戛然止步停了下来,整个人浑身冒着白色的蒸汽。
    其身体浴血,身上遍布着蛛网般的裂纹,整个人胸口剧烈起伏,呼吸急促,上气不接下气,侧头看向了身上的玉珠。
    “玉珠姐,我们到了。”
    此时在萧鸣背上的玉珠早已经昏迷了过去,两人皆是衣衫尽毁,不着片屡。
    玉珠的躯体也同萧鸣的身体一样,出现了细微的裂痕,鲜血渗透而出,同萧鸣的血液混合一体。
    “扑通~”
    萧鸣背着玉珠一同倒地不起,两人的身上不着寸缕,倒在了灰雾地带的一处山坳之中,周围死寂一片。
    中心宫殿,一众妖王齐聚,独缺了尸王。
    “尸王呢?”
    狮王的目光扫视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微微皱了皱眉头,众人皆是微微摇了摇头,并不知道尸王的所在。
    “将尸王去给我找出来。”
    话音落下之际,姗姗来迟的尸王出现在了中心宫殿门口处,来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落座了下来。
    “抱歉,我来晚了。”
    狮王的目光淡淡地看了一眼尸王,微微颔首,没有在多说什么其他的,目光示意了一下边上的蛟蛇王。
    “王,据我们的调查发现,泸州桑镇之中的大量修士已经不再前往迷途之森之中猎妖,并且泸州徐家以及幻音门的人还有不少其他门派的人皆是聚集在了桑镇。”
    “今日有一队结丹期的修士来到了我的领地,想来人类修士应该是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进攻意图了。而且我的存在对于那些人类修士而言,是决不允许的存在。”
    尸王看着在场的所有一众妖王,发出了阴恻恻的笑声。
    他的存在不管是人类还是妖兽还是其他,都是极具威胁的存在。而狮王之所以留下他的目的,尸王心中也是早已了然。
    并且自身脑海中有着狮王所设置下的森罗印,只要森罗印在,尸王便要受制于狮王。
    他刚刚的那一番话既是说人类修士,同样也是说给在场的一种妖王们听的。
    “既然人类修士他们已经察觉了,那么,我们也就无需在做掩饰了。眼下尸王你准备好了么?”
    狮王的目光落在尸王的身上,尸王空洞的双眼应声看向了狮王,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笑了一声。
    战争,对于邪尸而言是最好的补给品,能够在战场上充分杀戮,吸取生机和精血,助长自身的修为。
    尸王的内心早就已经是对此期盼不已,巴不得狮王现在就下令让自己率领尸兵攻城,大肆杀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