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都市 > 一口吃掉戏精小桃子 > 第129章 独家搭讪方式
    东君微微一笑,捏了捏长悠的脸,然后起来吩咐传膳。
    宫人们端了膳食进来,特别讶异。
    闹了那么大的事,都嚷嚷着要离婚了,两个人冷战了好几天,突然间君上回到万贺宫,与王后共寝共食,神情话语自然得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近侍老太监数着满脸褶子使劲回想,怀疑自己在前面失忆了。
    东君烧毁了所有关于长悠与国师的那些胡编乱造的小说,然后以查处那些杜撰的小黄.书为由,下令追捕所有散播谣言的人,将他们全部抓了审问,最后得知原来是高齐在背后搞的鬼。
    东君便将弗章与所有使者,以及那些罪犯全捆了,派人送到柚子皇面前去,故意恶心他。
    并且,为了宫里的安宁,东君下令清查往宫外互通消息的宫人。
    至于宁盟,长悠自然是不愿意她回去的,所以在东君面前使出撒娇神功,说要跟宁盟学舞蹈,留住了她。
    这场风波就此翻篇,东君与长悠两个人和好如初,每天继续撒糖虐狗。
    荷洮的黄金连号保住了,磕的cp也守住了没崩,一时激动得泪眼汪汪,抱着宁盟嚎啕大哭了一场。
    长悠没了禁足令,又能每天欢脱撒野了,空林姐妹花重新聚在一起,愉快的玩耍。
    “我又可以了~”长悠张开双手,站着享受阳光。
    “今天打算玩什么好呢?”荷洮问。
    宁盟率先举了举手,说道:“先说好了,别又说跳舞的事,我今天只想放假休息,不想带你们这两个笨手笨脚的学生~”
    长悠想了想,最近这段时间她天天沉迷跳舞,都快疯魔了,遇到在跳舞的宫女和舞姬就想过去跟她们尬舞。
    甚至路过宫里的老嬷嬷们在跳广场舞,都忍不住有想冲过去领舞的冲动。
    “那今天就不跳舞了,我们找到新鲜好玩的事做。”长悠道。
    “长悠,我今天要去八卦驿站更新最新的糖,你很久没出宫玩了,要不你跟着我一起去?”荷洮问。
    “你又替我们撒什么糖?今天只是平平无奇的一天啊。”长悠纳闷。
    为什么总有人把那些花边新闻当真呢?糖跟玻璃渣都是说反转就反转的,全都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荷洮嘿嘿一笑:“那么认真干嘛?之前断更了那么久,现在每天催更的人很多,我这也是为人民服务啊~”
    “拉倒吧你,你是为你的黄金连号服务~”宁盟在旁无情戳穿。
    “切,这是娱乐精神!”荷洮不以为然。
    宁盟耸耸肩:“我对八卦驿站没兴趣,但晏国都城繁华热闹,我挺想去逛逛的,上次长悠被中途抓回去了,没玩尽兴,改天我们三个人定要一起玩尽兴了,补回来才行。”
    宁盟一番话如同打鸡血,长悠忽然就来了精神:“择日不如撞日,我们今天就溜出去玩玩吧,刚好趁君上今天心情还不错。”
    “正好今天脱单日,良辰吉日,都城里的俊男美女都出来玩。”荷洮道。
    晏国每个月都会举行一次集会,每到这一天,都城就格外热闹,很多单身男女出来游玩,寻找邂逅对象的机会。
    所以这一天又称为“脱单日”。
    “妙啊~”长悠挑挑眉,“我还要继续女扮男装出去玩~”
    “被人认出来好尴尬的。”宁盟道。
    “只有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长悠没心没肺道。
    “我劝你还是算了吧,省得君上来找你的时候,又好没面子。”荷洮道。
    长悠一脸无所谓:“嗐,他早就没有面子这玩意儿了~”
    东君猛然打了个喷嚏。
    “长悠,你好坑啊~”荷洮拍拍长悠的肩膀。
    “谢谢夸奖~”长悠笑的没心没肺。
    于是空林姐妹花再次乔装打扮一番,混出宫去。虽然长悠很想再过一次女扮男装的瘾,但是荷洮与宁盟出于强烈的求生欲,拼命阻止住了她。
    根据她们多次的经验,长悠每次偷偷混出宫必定会被东君捉回去,万一逛到正开心,又被东君半路抓包了,长悠那副德性,肯定又要惹东君不满。
    虽然君上不会处罚自己的媳妇,但是对身边的人可就说不准了。
    这天的晏国都城,人人结伴同游,欢声笑语,热热闹闹。
    如此良辰美景,才子佳人少不了要出来刷存在感,个个使出浑身解数,一路招摇,吸引眼球。
    一番盛况,差点将颜值担当宁盟的光芒都埋没了。
    “哇哦~哇哦~”长悠与荷洮一路上左顾右盼,时不时发出一声惊叹。
    “诶诶诶,长悠你看,那个女的,她的腰比我的腿还细耶!她喝露水的吗?”荷洮感慨道。
    “腰比你腿细的女子多了去了,这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旁边的宁盟翻了个白眼。
    “哇哦,那个女的,裙子好漂亮呀!穿上跟蝴蝶一样,我都想跟着她翩翩起舞了!”荷洮两眼放光看着路过的一个女子赞道。
    “你们都只看女子的吗?我感觉今天长得好看的公子也很多啊!”长悠的目光朝四周捕捉男子的身影。
    “长悠,你是不是飘了?你居然敢背着君上出来看男人?”荷洮讶异。
    “哎呀,我就看看嘛,我又不动手。”长悠不以为然道。
    本桃饱饱眼福,又不勾.搭他们,难道也不行么?长悠心想。
    突然视线里出来一个身姿伟岸,衣着光鲜,容貌不俗的男子。
    “诶,你们看前面那个公子,真不错啊~”长悠道。
    荷洮满脸花痴:“真的诶!好帅啊!身材真好啊,我口水都要流了~”
    长悠与宁盟一脸黑线:“你不对劲~”
    “不如我们去搭个讪怎么样?”宁盟提议。
    “这种事,让我来!”荷洮自告奋勇,挺身而出。
    完全不顾死死拖住她的长悠,一下便冲到了他面前。
    “公子幸会!”荷洮一上去就拉着他握手。
    那人被突然冒出来的三个姑娘惊了一怔,木纳的跟荷洮握了握手。
    “不知公子尊姓大名,家住哪里?家中几口人?是否晏国户口?”荷洮一口气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