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都市 > 一口吃掉戏精小桃子 > 第93章 封后大典
    高齐在听说晏阳王平安回来了以后,立刻退兵,并且派出使者转达和平休战的意愿。
    东君被高齐柚子皇这一系列没完没了的骚操作扰得厌烦,本想亲自铲平高齐,好好教他做人。
    然而眼下东君最关切的事是迎娶长悠为王后,于是打算封后大典完成以后再发兵打回去,让那个柚子皇再浪一阵子。
    东君要迎娶长悠这件事,被吃瓜第一线的荷洮发布出来,立马上了各地的八卦驿站的热议话题榜首,迅速传遍了四海诸国。
    荷洮的黄金连号着着实实火了一把,每天慕名而来听她发言的人从城南排到城北,各种打赏点赞差点将她连人带号都淹没了。
    而一路磕cp的粉丝们听见这个喜讯纷纷激动不已:四海诸国之中最英俊神武,战无不胜,如同神话般存在的晏阳王,终于官宣要封后了,而且对象是一直以来的cp长悠,粉丝们想想都热泪盈眶。
    毕竟中间经历了这么多段坎坷,几次差点要塌房了。
    当然,除了感到高兴的,也引来无数闺阁女子心碎,从此入主晏国后位无望了,许多女子甚至都自闭了。
    自从消息发布后,整个晏国一派喜气团融,各国来参加封后大典的使者们带着丰厚的礼物,鱼贯而来,除此之外还有许多来打卡的达人,以及奔着磕糖来的粉丝们,车水马龙,络绎不绝。
    晏国宫内,各国使者朝见,表达祝贺送上礼品,高齐使者一脸谄媚,走上前来,搓着小手问道:“君上大喜!晏国大喜!微臣有个不情之请:我们宁盟公主是二位的粉丝,微臣出使前特意叮嘱,能不能向二位讨一张签名画像?不知君上是否允准?”
    长悠讶异:没想到柠檬居然是我的粉丝?世界真是太奇妙了,一切都冥冥之中有联系。
    “可以送她一张吗?”长悠抬起头问东君。
    东君虽然厌恶高齐柚子皇,但考虑到长悠与柠檬是朋友,便点头答应了。
    于是命画师们画了好多幅,让长悠一幅幅慢慢挑,选了满意的再裱起来收藏,作为新婚的纪念。
    “哪幅好?”长悠拿着画问东君。
    “都好。”东君道。
    长悠左看右看,皱眉想了想,说道:“嗯...我怎么总觉得这画的还不如之前你全国通缉我时贴的那个好看?”
    东君没有说话。
    画师们冷汗淋漓,说道:“那是君上亲自画好了,让微臣们照着临摹的。以微臣们这点微末画技,怎么能及君上呢。”
    “君上,你还会画画?”长悠惊讶。
    “嗯咳...”东君轻咳了一声,说道:“那时候没人认得你模样,只能本座自己来~”
    长悠噗嗤一声笑了。
    她想起曾经有宫女吐槽过那幅画就像她花钱修过的一样。
    封后大典七天后进行,还有许多事项要忙碌,除了礼部官员忙进忙出,宫里其他人也都忙得脚不沾地。
    长悠拿着一大摞请帖,递给东君。
    “这是做什么?”东君问。
    “请帖呀!给你天界的朋友们的。”长悠。
    “本座封后,与他们何干?”东君不以为然。
    “你大喜的日子,不请他们来吗?”长悠问。
    “他们是上神,来不了。”东君道。
    长悠一拍脑袋:“对哦!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瞧我高兴傻了,居然没想起来他们都是上神!难为我白白写了那么多!哼!”
    东君忍俊不住,将长悠拉过来,戳了一下她的额头:“小东西,你本来就傻。”
    “说谁傻呢?”长悠撇嘴。“信不信我把你头都打飞出去?”
    东君伸手摸了一下长悠的发,手指滑过她的小脸,摩挲着她的耳垂,玩味一笑,说道:“哦?那便拿出点本事来,让本座看看~”
    长悠先是一愣,接着脸一红,赶紧转过身去了。
    “君上,长悠,属鸡来了。”荷洮带着河伯进来。
    “哪都有你啊?”东君一脸嫌弃。
    河伯将刘海一甩,拂了一把长发,说道:“可不是嘛,我永远都在吃瓜第一线。”
    “同道中人啊!”荷洮忍不住向河伯握了个手。
    “幸会幸会,坚果姑娘!”河伯道。
    “呸!我叫荷洮!”荷洮抗议。
    “我单名一个季。”河伯笑眯眯回敬。
    “你们俩挺登对的。”长悠掩嘴一笑。
    “小桃子,你可别乱点鸳鸯谱呢~”河伯将头一扭。
    “什么意思啊?我也没嫌弃你呢,你倒先嫌弃我了?”荷洮怒了。
    长悠赶紧打圆场:“我是说你们俩臭味相投,非常合拍,是对好朋友~”
    “这还差不多。”荷洮将头一甩。
    “哟哟哟,好热闹啊!”炎空也不请自来了。
    东君瞥了一眼炎空:“你来做什么?”
    “听说你要封后了,好歹过来恭喜你一声~”炎空没脸没皮道。
    “份子钱。”东君将手一伸。
    炎空笑嘻嘻推开东君的手:“都这么熟了,还说这些~”
    “熟更应该给,双份。”东君道。
    “我没媳妇你有媳妇,凭什么是我要给你?”炎空委屈巴巴。
    “那是你自己的事,拿来。”东君不依不饶。
    “有喜糖吗?我先吃几个。”炎空转移话题。
    “这位又是哪位?”荷洮小声问长悠。
    “他是君上的朋友,炎空。”长悠介绍道。
    荷洮捂嘴小声道:“没想到君上那么高冷,交的朋友憨的憨,逗的逗。”
    长悠笑了笑,不知为何,忽然想起离婉来。
    一群人忙着忙着,封后大典便如期而至,这日的晏国,热闹非凡,都城里人头攒动,欢歌笑语。
    晏国宫大殿上,礼乐声起,典礼开始,东君一身织金勾边双龙衮服携着凤冠霞帔的长悠,接受百官跪拜以及使臣的祝贺。
    然后二人携手走在长长的红毯上,拾阶而上,在礼部官员的引导下进行仪式,繁文缛节演礼,这一套繁琐的流程。
    就在大典进行到一半,东君与长悠正要饮交杯酒时,忽然从朝贺的人群里冒出许多刺客,飞出毒针暗剑,射中了许多人,大典瞬间变得乱轰轰的,人人夺路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