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都市 > 一口吃掉戏精小桃子 > 第26章 戏精小桃子
    “诶,这么巧,你也和他有仇?”荷洮讶异。
    “什么?难道你也是?”长悠问。
    “废话,他灭了晏国,杀了我的父王。”荷洮道。
    “哦,对不起……”长悠愧疚道。
    “对不起什么呀,你都没听我说完就对不起。”荷洮翻了个白眼。
    “哈?”长悠纳闷。
    荷洮解释道:“他虽然杀了我父王,但其实我亲生父亲是被我父王杀死的,所以他既是我的杀父仇人,又是替我报了杀父之仇的恩人。”
    荷洮绕口令一般念了许多,把长悠直接听懵了:“所以,你与他到底有仇没仇啊?”
    这么曲折离奇的故事,长悠没经历过,有点理解不了。
    荷洮皱眉想了想:“这个充满哲理的问题我也想了很久,最后我决定,我既不出手杀他,但也绝对不帮他。”
    “我不一样啊,我与他有仇。”长悠道。
    “那我问,你能杀得了君上吗?”荷洮问。
    长悠摇摇头:“不能。”
    “那就是了。消灭仇人的方法除了杀了他,还有办法就是把他变成朋友。”荷洮道。
    “这叫什么逻辑?”长悠一脸黑线。
    “你想想,铃铛原本就是你的,你拿回来是理所当然的事,而且你还多了个朋友,岂不两全其美?”荷洮再次发挥她的神逻辑。
    “不行不行。”长悠连连摇头,“与那暴君做朋友我心里膈应。”
    “有道是,卧薪尝胆,忍辱负重。”荷洮语重心长拍拍长悠的肩膀,“你可以的,我看好你。”
    长悠心想,还真是忍辱负重,我都连着两天“负重”,桃格被辱了,嘤嘤嘤~
    于是按照新的计划,长悠开始何东君抛去友好的信号,不再像从前那样,每次狠狠砸他一身叶子了,偶尔还会与他笑着打打招呼,随便搭几句话。
    只是长悠这番转变太突然,令东君十分郁闷,所以每次面对长悠的热情殷切,东君都表情淡淡的,情绪一点波澜都没有。让长悠很是受挫,深感希望渺茫。
    又到草长莺飞二月天,宫里的宫女到了放假都会出去放风筝,荷洮也与长悠约好了,到她放假便带长悠一起出去风筝。长悠活了千年,还没试过放风筝,自然心里高兴,便将化仇为友的挫败感暂时抛开,去请求东君放她出宫。
    因为这暴君对皇宫施了法,没他允许她是出不去的。
    到了疏政厅说明来意后。
    “你说什么?”东君坐在殿上,居高临下看着长悠,“你要出宫?”
    果然语气很不友好。
    “是的。”长悠点头。
    “不允。”东君一口拒绝。
    果然不出意料。
    “你把我掳到这里,毁了我的修行,还要囚禁我,这也太不讲道理了吧!”长悠大声抗议。
    “但凡与本座讲道理的人,最后都随风而逝了,你确定要与本座讲道理?”东君倚着身子幽幽说道。
    长悠后背一凉。
    “就一次也不能吗?”长悠一脸沮丧,“我还从来没好好逛过晏国的都城,从前在芜虚山,至少还可以眺望一下这里风景……”
    长悠越说越委屈,泪花开始在眼里打滚了。
    东君一脸黑线:这小东西演技真是越发好了。
    “停!”东君衮袖一挥:“允了。”
    “谢君上~”长悠立马收起眼泪,笑嘻嘻道。
    东君冷哼一声,没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