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都市 > 一口吃掉戏精小桃子 > 第22章 你想不想试一试?
    到了入夜,荷洮与长悠故技重施了一番,又混到了万贺宫门前。
    “老规矩。你在外面等我,我得手了你来接应我。”长悠道。
    荷洮将备好的一壶美酒往长悠怀里一塞:“拿好了,这次只许成功不能失败。”
    “嗯!”长悠壮志凌云点点头。
    “这可是百年陈酿,用了我一枝上好的珍珠步摇才换来的,君上若是不喝,你可别浪费,要把它端回来给我呀。”荷洮一脸心痛嘱咐道。
    呃...
    “放心,我这次一定搞定他!”长悠拍拍胸脯。
    “你去吧,我找地方躲起来等你。”荷洮道。
    于是长悠深吸一口气,头也不回地朝殿里过去了。
    依旧是一团祥宁的寝殿,云脑清烟悠悠地燃着,不一样的是,这次东君并没有睡着,而是在殿里的坐榻上,倚着一张象牙隐几,低眸静神在看书。
    他头也不抬道:“你又来了。”
    长悠在心里鄙夷地一哼:切,你以为我愿意来的?
    “君上。”长悠将嗓音放得又软又糯。
    东君抬起头看了看长悠,一脸懵圈:这小妖吃错药了??
    长悠抱着酒坛子,步履轻轻一路逶迤走向东君,坐到榻边,柔声细语说道:“君上这么晚了还在看书,真是辛苦,不如奴家服侍君上几杯,解解乏,如何呀?”
    说着,长悠眼里噙着一汪又暖又柔的爱意看向东君。
    东君身子一震,低眸便望见那一池迷雾缭绕的春水,朦胧得像一层水雾。
    东君伸手探了探长悠的额头,“没病啊。”
    长悠:……
    你有才有病!你浑身都有病!
    长悠在内心狠狠骂道,然而嘴边说出的话却又软又甜:“君上真是会说笑,奴家能有什么病?奴家即便有病,也是爱慕君上的相思之疾~”
    呕~
    长悠内心干呕了一声。
    可是荷洮说了,即便再难听的话也不能反驳,还要顺着他的话,表达温顺与爱慕,这样男人便会十分沉醉,陷入迷雾。
    “把舌头捋直了说话。”东君面无表情道。
    长悠:……
    诶?荷洮教的怎么一点都不管用?不是说包试包灵,男人都吃这一套吗?
    “君上,奴家与君上共饮一杯可好?”长悠仍不放弃。
    东君扫了一眼长悠:“本座不喜饮酒。”
    “哦。打扰了。”长悠被浇一头冷水,从头凉到脚,抱着酒坛转身便走。
    什么嘛,荷洮传授的秘诀一点用都没有,这货肯定不是男人!长悠心里恨恨骂道。
    忽然身后传来不紧不慢的一句话:“你想饮的话,本座与你共饮。”
    “好嘞~”长悠立马转过身,笑嘻嘻地将酒抱了过去,坐下来便开始倒酒,殷勤热切。
    东君看了看长悠堆满笑容的脸,心里好奇她究竟又想打什么主意,接过酒杯,饮了一杯,然后自己满上一杯递给她。
    诶??什么情况?这是...叫她一起喝的意思??
    长悠内心一万个拒绝。
    长悠没有接东君递来的酒,而是一脸无辜看着东君:“奴家是伺候君上饮酒的~”
    “本座说的,是共饮。”东君强调了一遍。
    我去...
    长悠忍不住吐了句优美的话。
    刚刚一时高兴太过,竟没听仔细他的话!
    又草率了!!
    “君上,奴家……”长悠试图用机智推托。
    “喝。”东君简单粗暴打断了长悠的话。
    长悠神色为难:“我...奴家不会饮酒。”
    “哦?你不会。”东君微微一笑,“那你想不想,试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