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都市 > 暴君进入宫斗后 > 第 18 章
    第一十八章
    杨皓,周智跟在萧誉身后,一路到了坐席,才发现三路人马,皆是围在一条流水宴席上。
    只是先后顺序不同。
    引路的人将三位带到,便笑着道,“今日三位是我北凉的贵客,陛下特意嘱咐,让奴才好生伺候。”
    杨皓满意地递了一粒银子给那宫人,“有劳了。”
    岂料宴席一开始,宫人提了一盏花灯从三人跟前,最先搁下,顺着水流往下,停在谁面前,便由谁做出一首诗词,杨皓这才察觉出了不对。
    因那花灯,怎么停也不会停在他面前,逆流都流不到。
    杨皓猛地摇了一下手里的折扇,愤然道,“银子喂狗了。”
    而本应在下游落座的王三,不知何时到了中游,频频截了花灯,吟诗作词,声音贯穿了整个流水宴席,可谓是出尽了风头,杨皓再也没坐住,转身离席。
    杨皓一走,周智下意识地看向身旁的萧誉。
    被那一身的冷冽,震地心头一跳,一时坐如针毡,仰起头四下张望了一圈,也跟着杨皓离了宴席。
    两人走后不久,便进来了一位宫人送瓜果。
    那宫人将碟盘摆在了萧誉跟前,转身离去之时,却从袖口中取出一张纸条,放在萧誉的眼皮子底下。
    萧誉眸子垂下。
    那宫人速速离去,半晌,萧誉缓缓地将那纸条展开:巳时三刻,南侧西院假山后见。
    没署名,但今日南侧西院谁在里头,心知肚明。
    萧誉捏着那纸条,在指间来回地转动。
    水席上王三正在兴头上,一身紫衣立在席间,如同孔雀开屏,满腹经文:
    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思之如狂......
    萧誉眸色一暗,凛如寒潭。
    回过头唤了身后席间伺候的宫人,连同跟前的那果盘和一张银票递了过去,“交给最出风头的那位。”
    **
    穆淮宇布置的雅室,离流水席不远。
    秋兰从水席一出来,拐了个弯,便是一片桃林,一条鹅暖石铺成的小道直达南侧别院。
    雅室内穆蓁正盘坐在木榻上瞄着妆容,梅色绣暗花长裙拖在身后,露出半截雪白脚踝。
    衣衫宽领窄腰,青丝挽于脑后,一截天鹅长颈,白皙细腻如凝脂美玉。
    前世在南陈最后的那段日子,她越发不爱照镜子。
    不知自己是何模样,也不想再去瞧。
    那日虞氏走后,阿锁上前替她关上跟前的那扇窗时,她无意间抬眼,便从跟前的一块镶花镜片里,瞧见了一张苍白憔悴的脸,面如死灰。
    她转过头,愈发讨厌。
    如今再瞧着铜镜里的影子,不过才三年的时光,她为何会变成了那样......
    阿锁轻轻压了压她头上的珠簪,将手里的木梳收起,搁在了桌上,偷偷又瞟了一眼,心下暗叹,殿下这姿色,也不知今日会便宜了哪位公子。
    阿锁刚起身,秋兰便进来了,到了跟前秋兰禀报,“殿下,流水席上王公子拔得头筹。”
    今日王三颇为活跃,水席上一人独占了风光,秋兰说完又忍不住道,“往日倒没瞧出来,王公子竟有如此文采。”
    穆蓁从榻上坐起身,脸色并无多大意外,“能背出来,也不错。”
    往日王三跟着她身后,不过是一个阿谀奉承的小跟班,满嘴喊打喊杀,却连句吹捧萧誉的诗句都写不出来,他能有什么文采。
    阿锁看穆蓁要起身,赶紧上前握住她雪白的裸足,套上了锦袜,两条丝带在足后相交,利落地打了一个结,这才轻轻地抬起她的脚踝,放入了跟前的绣鞋中。
    别院不同长宁殿,临时过来,没有冰。
    屋子里闷热,穆蓁收拾好了,便去了桃林边上的凉亭。
    秋兰见她没那个意思宣召王三,也没再问,继续去前头盯着水席。
    不一会儿,宫女送了解暑的瓜果到凉亭。
    前世在北凉时,她盼着南陈的樱桃,后来在南陈她又对南陈的吃食和瓜果日思夜想。
    穆蓁从碟盘中取了颗橘子正欲自个儿缓缓地剥,目光一瞟,却见那碟盘底下压住了一张纸条。
    上面几个字:巳时三刻,南侧假山一见。
    穆蓁眸子一凉。
    能知道那南侧西院假山的人,哪能有谁。
    前世她想带萧誉从青竹殿出来透透气,又没地方藏,后来盯上了父皇的这南苑,两人便经常在那假山处游玩。
    他看书,她便爬到上方的山石上,从他身后依偎过去。
    就那般静静地坐着,也能呆上一日,不觉烦躁。
    穆蓁心口隐隐地一抽,将那纸条搁在桌上,语气淡淡地同阿锁道,“巳时三刻,多派些人去南侧西院假山,无论见到谁,都需弄出动静,再速速禀报太子。”
    阿锁虽不知为何,见穆蓁神色肃然,便也不敢怠慢,“奴婢明白。”
    **
    水席赛诗一结束,便是投壶。
    一阵热闹声过后,秋兰又回来禀报,“殿下,这回是大魏二皇子杨皓拔得头筹。”
    大魏同北凉是什么关系,穆蓁清楚得很。
    二皇子当日来,没被父皇拧下头,已经是给了大魏的面子,若是知道她今儿见了杨皓,恐怕杨皓那条命也留不过今夜。
    两轮下来,穆蓁一个都没选。
    待投壶接近尾声时,太子便派了明德过来问,“殿下,可有要召见的人选?”
    穆蓁见时辰差不多了,便将预备好的名单交给了明德。
    前世她围着萧誉转了一辈子,如今回到北凉开始了新的生活,那些记忆与她而言,并无多大用处,选谁,和谁过一辈子,她都不确定结果会如何。
    但她相信父皇和兄长。
    今日来之前,实则她就已经想好了,兄长手下的韩将军,母后的母族阮氏表公子阮崇,还有父皇的心腹赵坤。
    她得从三人中选出一人。
    就算兄长不需要她的联姻去巩固在他朝中的势力,她自己也该想到。
    前世她弃了北凉,弃了父皇和兄长,这辈子她留在他们身旁,如兄长所说,无论将来如何,都该相依为命。
    今日三人中只要有品行端正,无花花心肠,不在她嫁去之后再纳妾之人,她便嫁。
    明德取了那名单便折回脚步,匆匆地去找了太子。
    场上的一堆应招者丝毫不知情,还在明争暗斗,拼出个输赢来,明德已经悄悄地将那三人,带去了南侧西院的桃林。
    一片桃林花落后,结出了硕硕果实,密密麻麻地挂在枝头上,三人随着明德的脚步,从桃林里的鹅暖石下路上穿过,要到尽头时,便见前方有一处凉亭。
    凉亭外挂了一层轻纱,轻纱内又隔了一道屏风。
    远远望过来,只见了轻纱底下露出了一方梅色裙摆。
    韩将军和阮公子走在前面,赵坤落后两步,今日未着官服,一声蓝色常服,白玉发冠,少了为官时的严肃刻板,不紧不慢地跟在两人身后,到了跟前,三人齐齐施礼,“臣参加殿下。”
    外面日头大。
    穆蓁将人请了上来,“赐座。”
    三人抬步上了凉亭,没了那轻纱遮挡,单是一道半透的屏风,这才隐隐约约瞧见后面那道卓越的身姿。
    穆蓁实则也瞧不清几人的脸。
    但画像她已经看过了几回,三人皆是气宇不凡,样貌不会有差。
    三人入座后,气氛难免有些紧张,今日这番相见,为的是什么,个人心理都清楚。
    几道茶水声之后,便是一阵安静。
    桃林间传出了几道鸟鸣声。
    几人正坐得端正,屏风后便传出了一道声音,“韩将军。”
    那声音一出,便觉四处空旷,音色干净如雪,含了些细糯,直击在心坎上。
    被唤的韩将军,愣了一瞬,才反应过来,“臣在。”
    “今日前来,心中可有牵挂?”穆蓁没有多余的寒暄,问的直接,名单是父皇拟定,今日三人前来,皆是因皇命不可违。
    事前并未过问本人有没有心上人,是不是自愿。
    有过前世那么一段经历后,穆蓁便无比清楚,若非两情相悦,她定不会强求。
    韩将军眸色微顿,但也如实回答道,“微臣常年行军,家中父母忧其安危,年面前纳了一房妾室,今膝下有一位两岁姑娘。”
    韩将军说完,不觉掌心已生了汗。
    亭内更加安静。
    半晌,里头传来一声,“嗯,本宫知道了。”接着便又唤道,“阮公子。”
    有了前头的韩将军,阮公子倒没了那么紧张,声音沉稳地道,“微臣家中尚未有妻妾。”
    安静了片刻,又听里头的声音问道,“可曾许亲?”
    阮公子的脸色才有了紧张,搁在膝上的一双手不自觉地握成了拳,沉默了良久才答,“曾有过一门亲事,如今已退。”
    穆蓁便也明白了,只剩下最后一个。
    穆蓁提起一口气,才刚唤了一声,“赵......”桃林边上那处南侧假山,便传出了动静。
    “你,你们抓我干什么啊!我,我什么都没做......”
    那声音高亢激愤,异常熟悉。
    穆蓁一愣,怎么是王三?
    ※※※※※※※※※※※※※※※※※※※※
    宝贝们来啦,晚了几分钟,明天开始固定时间更新,恢复12点准时更新。
    萧誉:媳妇儿,你是不是想抓我......
    穆蓁:啧,挺有自知之明。
    萧誉:媳妇你要不再看我一眼,给个机会?
    穆蓁:麻烦让让,别打扰本宫相亲。
    感谢在20210325 10:21:17~20210326 12:13: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qwert 100瓶;糕团 10瓶;柏舟中河 8瓶;冬天的土拨鼠、贰贰叁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