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都市 > 暴君进入宫斗后 > 第 16 章
    第十六章
    自从大魏的二皇子和洛中侯府世子加入了营帐之后,北帝时刻留意着动静。
    等笔试一过,北帝便波不及待地查阅答卷。
    今日出的这题,明摆着就是北帝为了那三人量身定做:假如你是北凉皇帝,将如何治理北凉,使其能繁荣昌盛,百年不衰。
    北帝先拿的是洛中侯府世子周智的答卷,密密麻麻,满满当当的一遍,能瞧得出来,书写整洁,是在认真答卷。
    内容:
    民以食为天,臣以为当从农田垦种开始改善,食材不能单一,应多花样,提倡农业创新。
    这头一句,瞧着还像模像样,后面渐渐地就变了味道:其次便是改善北凉百姓的伙食,蒸煮烹炒,各有各门的讲究,有些食材只宜抄不宜蒸煮,有些食材则宜蒸不宜抄......
    譬如说:老一点的公鸡,宜炖不宜抄,肉老嚼劲大,炖汤后才能食其精髓,而嫩一点的公鸡则宜抄不宜炖,炖出来油腥味太大,应用大火爆炒,再往锅中放些花椒辣椒......
    北帝看得眼皮子直跳。
    什么鬼东西。
    北帝将其扔在一旁,又拿了另一份魏国二皇子杨皓的答卷。
    内容:
    臣以为,要想百年不衰,该从私塾授课抓起。
    为何有人会不思进取,皆因他们从未见过世面,不知这世上天大物博,只念其碗中的一口粗糠,如此井底之蛙,又怎么去想该如何稳固国邦,振兴民族。
    北帝眉目一扬,倒是有些远见,接着往下读:臣以为应当从小开始培养百姓的价值观和自信心,先让其领略这天下的大河江山。
    譬如说:蜀中峨眉山清水秀,曲沟之水冬暖夏凉,山间陡峭神秘,还有南中,气候四季如春,胡泊河水清澈见底......
    再者便是衣着打扮,扬州丝绸固然是好,但......
    北帝深吸了一口气,一把扔在了地上。
    倒是终于明白了为何洛中侯府,还有大魏能在这时候,将人送到他北凉来。
    两个棒槌。
    是死是活都无所谓。
    有了那两张答卷,北帝都不再指望萧誉能写出什么样的内容。
    北帝先饮了一杯茶,歇息了片刻,做好了准备,才去拿萧誉的答卷。
    入目大片空白。
    唯有最开头写了几个字,“弃洛州,可保十年不衰。”
    北帝突觉血液倒流。
    一股细细麻麻的凉意从背心窜到了颈项。
    洛州当真要反?
    可,十年不衰又是何意......
    北帝胸口突地窜出怒意,他萧誉不过是他南陈的一个质子,有何通天本事,能料到他北凉只能维持十年不衰?
    这分明就是挑衅。
    北帝抓住答卷,捏成了一团,待那怒意慢慢地平复,冷静下来之后,又开始去想。
    萧誉为何来他北凉。
    大魏十万大军,以蛮夷为掩护,从西关口偷袭北凉,他南陈差了十万八千里,又是如何得知此等绝密的情报?
    就算安插了暗线,那西关口关门上中空,连大魏和北凉的人都不知道,他一个南陈人,怎会如此清楚。
    且,他说的还都是真的。
    如今突然又是这么一句,北帝岂能不慌。
    “萧帝呢?”北帝又问。
    王仪发现,北帝最近最常问的便是这句,“萧帝呢。”
    而自己随时都得对萧帝的动向了如指掌,否则,哪里经得起如此问,王仪道,“在营帐折腾木头。”
    “啥?”北帝发现,他对这么南陈皇帝的行为越来越捉摸不透。
    王仪道,“似是要做什么物件。”
    今日他进去了一趟,营帐内满地木屑,而萧誉则亲自动锯,挽着袖口正在那切割木头。
    王仪问了,“陛下这是缺什么?”
    萧誉没答。
    王仪又道,“有什么需要,陛下直接吩咐便是,没必要自己动手。”
    这回萧誉倒是有了反应,停下手里的齿锯,朝着他走了过来,王仪心口悬着,疑惑自己又是哪里惹到了这位阎王,却见萧誉脚步停在他跟前,看向他脚底,凉凉地道,“挪开。”
    王仪低头一看。
    好家伙,自己踩中了他一块木板。
    王仪当场退了出去。
    鬼才愿意见他。
    北帝也懒得再问下去,直接道,“让他进宫来喝喝茶。”
    王仪将手里的一叠答卷丢下,便又去西殿请人。
    **
    穆蓁回宫后,便开始整理殿内的账目。
    看看还能拿出多少钱来做本。
    阿锁照着她的吩咐,送了一份谢礼到赵府,回来后,便见穆蓁将所有家当都搬了出来,堆在了桌上,正埋头对着账目。
    “殿下,奴婢来帮你吧。”阿锁喜欢记这些零零碎碎,自己屋里还留了一个小册子,自己从小花了多少银子,旁人谁给过她多少银子,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穆蓁眼睛也瞧累了,起身将位置让了出来。
    阿锁速度快,不到一个时辰,便将穆蓁的家当全部点完数记了账,“银票和碎银,加起来一共是两千五百四十三两。”
    穆蓁皱眉。
    太少了。
    好歹她也是个公主,每回父皇和兄长打点下来的钱财,也不该只有这些。
    穆蓁有些窝火。
    全被鸣凤楼那帮笔杆子给骗了。
    “你先收拾好,本宫去趟东宫。”她得去兄长那借点钱,中标的奖金先筹备出来,若是进展顺利,还得找一个固定的地方,让所有人都知道以后该在哪里购买奖票。
    穆蓁去了东宫,穆淮宇却不在,宫人说去了内务府,晚上才会回来。
    穆蓁便转头去了晨曦殿。
    那就向父皇借点,刚好同他说说中标之事。
    穆蓁到晨曦殿时,北帝正同萧誉在过招。
    “不知萧帝今日答卷上的那行字,是何意?”北帝同萧誉之间,已有过几次交手,也没必要再拐弯抹角,但也不会先去承认,自己手下的侯爷已经有了反心。
    萧誉道,“弃洛州,可保十年不衰。”
    北帝差点就将手里的一盏茶泼在他脸上,他难道还不会认字?
    忍了忍,北帝道,“洛州乃我北凉疆土,朕为何要弃洛州?”
    萧誉道,“就看陛下,想不想要那十年太平。”
    北帝最讨厌的就是他这幅话不说完,又高高在上,非得自己再去问他一回的孤傲德行。
    北帝语气也硬了起来,“你怎就确定我北凉只能有十年太平,且必须还得弃掉洛州?”
    话音刚落,门口便走进来了一道身影。
    王仪守在屋前,临时想起一桩事,便转头同底下的人交代了一句话,不过一个晃眼的功夫,穆蓁就钻了进去。
    “殿下......”王仪想拦都来不及。
    “父皇。”
    声音传来,萧誉转过头,正好看到了那唇边的两道浅浅梨涡。
    萧誉握住茶盏,平静的面色,终于有了变化。
    北帝也没料到穆蓁会这时候过来,正诧异,穆蓁已经走到了跟前。
    萧誉坐在里侧,圆柱后的锦帘挡住了他半个身影,穆蓁进来时,并没有注意,到了跟前,才看到了那张脸,脚步一顿,笑容也随之隐去。
    “父皇先忙。”穆蓁转身正要出去,萧誉却从椅子上起身,对着她轻声道,“你先说,我等会再来。”
    北帝同他谈过这么多回,也没听过他如此语气。
    一时抬头望去,便见其眸色哪里还有适才的冷冽,温温柔柔地落在穆蓁身上,生怕她生气了一般。
    北帝胸口一怒。
    似乎明白了,穆蓁是怎么栽在他手里的。
    此人太过于两面三刀。
    ※※※※※※※※※※※※※※※※※※※※
    北帝:卑鄙奸诈,阴险小人,太无耻......
    萧誉:你先等会儿,我在哄媳妇儿。
    北帝:那是我闺女。
    萧誉:嗯,岳父。
    宝贝们,终于有新章了,呜呜呜,求别抛弃!
    感谢在20210321 14:31:35~20210324 15:07:2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吴世勋吖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athenalan、冬天的土拨鼠 10瓶;贰贰叁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