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都市 > 暴君进入宫斗后 > 第 10 章
    第十章
    宫人起初来东宫禀报时,穆淮宇却没在意,以为是哪个不知趣的人前来闹事。
    直到宫人说,前来应招的人,已有数十人,其中还不乏有朝中大臣的子孙,穆淮宇才开始重视。
    宫人将那位商人的原话复述了一遍,穆淮宇一阵轻咳,好奇地道,“能放出此等狂言者,不知是何身份?”
    宫人答,“商人。”
    穆淮宇微愣。
    穆蓁的招亲因何而起,他心里清楚。
    目的是为了将穆蓁留在南陈,所选之人,皆是由父皇从朝中相识的官家子弟中,挑选出来的几个拔萃,皆以容貌为先,细细思量,是仓促了些。
    “太子殿下,这样下去,前来应招者怕只会更多。”
    穆淮宇从一出生就被封为太子,从小所习的学识,皆是照着将来储君而安排,举手投足均透着高贵和儒雅。
    且行为做事也是一向稳住,考虑周全。
    如今有其他世家的子弟,不请自来,本就弃了几分颜面,他便没有理由驳回。
    那位商人所言,也并非不无道理。
    万一挑一,于穆蓁而言,并无损失。
    然这些人终归又与受邀之人不同,能不能进入名册一同考核,还需另外把关,西边有处偏殿,用于重大节庆日赛马射击所用,如今空着,正好派上用场。
    穆淮宇吩咐太监明德,“先列名册,明日一早入西殿。”
    穆淮宇让人去知会穆蓁时,穆蓁已经得到了消息。
    旁人认不出萧誉,阿锁和穆蓁认识。
    阿锁今日路过殿外,听人说起宫门处有个商人揭诏,心里就有些不稳,放心不下,前去瞧了一眼,看到那张胡子脸,心顿时跳到了嗓门眼。
    回来便同穆蓁道,“殿下,萧帝揭了告示。”
    穆蓁正在清点屋里两箱银票。
    上一世她是私逃,没有半点嫁妆,为了能让自己在陈国过的体面些,她将所有的首饰都拿去换成了银两,有父皇打赏的,也有兄长打赏的。
    更有母后曾经留给她的东西。
    她得拿回来。
    闻言手里的动作一顿,皱眉问道,“他还没走?”
    昨日阿锁送那封信来时,穆蓁从东宫出来,正在气头上,那话对于如今的萧誉来说,是过分了些,但穆蓁也没后悔,但愿他能早些离开北凉。
    倒没料到他还在。
    前世今日,萧誉对她到底是什么感情,穆蓁回忆起来,也不太确定。
    是初到南陈,就对她的感情生了变。
    还是在日后南陈的那些岁月里,她让他慢慢生了厌烦。
    昨日在茶楼,他分明知道她已认出了他,还敢往宫里凑,便说明,此时的他对于自己同他的感情,无比自信。
    就算前世此时的他,对她是还有几分感情。
    可这点日后看起来太过于廉价的感情,远不足以让他一个南陈皇帝,刚登基不久,来北凉犯险。
    穆蓁想起了最后虞太贵妃同她说的那句话,“当年陛下回南陈推翻吴氏后,国力损失巨大,朝中臣子唯恐北凉趁机攻入,惶恐不安之时你竟送上了门,谁也没料到会有这么好的事。”
    到最后,穆蓁终于明白了当初父皇的那句话:我北凉若是同他南陈联姻,是他南陈高攀。
    穆蓁‘啪’地一下合上了木箱盖子,起身刚走到门口,太子殿下的人便来了,“殿下,太子有请。”
    穆蓁没有半点犹豫,赶去了东宫。
    她不想再瞒着兄长。
    萧誉必须马上得离开她北凉。
    穆蓁到了东宫,见门外有几个眼生的侍卫,进屋后又见兄长正同一位将士在议事,本打算退出去,等兄长忙完了再进来,却突地听那将士道,“今日寅时三刻,由萧帝身边的大臣宴观痕摔兵攻取汉阳,辰时日头一起,城门就易了主。”
    穆蓁脚步一顿。
    太子便扬了扬头,示意她坐下。
    穆蓁找了个最近的位置入座,听那将士继续道,“都是南陈的兵马,又有萧帝的手印,一路上根本没人生出怀疑,等兵马杀到了城门,汉阳虞氏才察觉出了不对劲,却已经来不及了,短短几个时辰,便无力抵抗。”那将军的声音一转,道,“别说是虞氏没料到,恐怕这天下也没有谁也不会想到,萧誉会如此丧心病狂,皇位还未坐热,竟先起了内乱,也不知接下来他有何野心,虞氏又会如何处置他。”
    穆蓁彻底愣住。
    穆淮宇缓缓地道,“萧誉能有此举动,人必然已不在康城,虞氏也不能将他如何,不仅不能将他如何,还得想办法与其化干戈为玉帛,虞氏要想名正言顺的当权,只能找萧家后裔,而南陈皇家的宗亲,在一年前经历了大难后,能继位的只有一个萧誉,外有大魏虎视眈眈,内有注重皇室血脉的老臣,虞氏这回,怕是吃了个哑巴亏,与虎谋皮,必然会反遭其噬。”
    那将士恍然大悟,眉头又是一皱,“那萧誉为何要攻下汉阳,汉阳就在我北凉隔岸,万一......”
    穆淮宇摇头,淡定地道,“他不过就是疯了些,又不是找死,你且先下去候着。”
    “末将告退。”那将士辞别了穆淮宇,又同穆蓁行了礼,人都走出去了,穆蓁才醒过神来,萧誉攻打汉阳?
    怎么可能。
    前世萧誉同虞氏相互依靠,配合无间,更是为了安抚虞氏,纳了虞太贵妃的侄女进宫,封为了虞贵人。
    这一世,怎么就突然同虞氏闹掰了?
    在南陈时,她见识了他的为政之路,追求安稳,步步小心谨慎。
    大魏几次犯陈,均是由虞氏领军击退,他怎么可能舍得丢掉虞氏那么大一座靠山。
    “想什么呢?”穆淮宇见她呆在那,出声唤了她一声,却没同她提起萧誉,似是生怕她反悔了一般,直接说起了招亲,“宫门外的应招之事,你应该也听说了,孤想了想,也并非是坏事,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总不能只局限在这几人身上,应招的人才齐聚,也能从中挑出最为满意的人选。”
    与前世完全不同的境遇,让穆蓁一时乱了思绪,萧誉攻下了汉阳,如兄长所说,他人确实不在南陈,而在北凉。
    既不怕外敌趁乱攻入,弃了江山。
    那他来北凉到底想干什么。
    “穆蓁?”
    待穆淮宇再唤了她一声,穆蓁才道,“都听兄长安排。”
    “好。”
    穆蓁从东宫一出来,便寻了阿锁,“你去问问,他为何而来。”
    她不想再同他兜圈子。
    萧誉等了一夜没等到回信,昨日凌晨才攻下汉阳的南陈大臣宴观痕,隔了一日,却带着一直和亲队伍,赶来了北凉,以南陈皇帝的名义,正式求娶北凉公主穆蓁。
    宴观痕亲自跪在凉帝跟前,诚心实意地表态,“南陈愿以皇后之礼迎娶公主。”
    凉帝大惊失色,还未来得及赶人,外头的宫人接连来报。
    大魏的二皇子杨坚。
    北凉洛中侯爷家的世子周智。
    均到了城门外,前来应招。
    **
    西边的那处空置大殿,刚为大伙儿打开宫门,瞬间又炸开了锅,各人纷纷开始议论。
    “南陈萧誉来了?!”
    “来了,不止南陈,大魏二皇子,洛中振国侯府世子也来了......”
    “这,这还有咱们什么事?”
    “那可不一定,我北凉愿不愿意和亲还是一回事,就算没咱们什么事,能一同见识这场热闹,也值了。”
    裴风手里抱着一团被褥,随着萧誉进来时,里头正热火朝天。
    “你们说这回谁能尚公主?”
    “论与殿下的交情,自然是萧誉,毕竟殿下心里的人就是萧誉......”
    “我呸,他萧誉算个|球,不就是趁着殿下当年人小,尚无辨人之力,靠着那张脸,迷惑了殿下。”
    ※※※※※※※※※※※※※※※※※※※※
    宝宝们,以后都改成十二点更新哈,统一时间。
    感谢在20210315 11:47:09~20210316 11:51: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思思 10瓶;阿桶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