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玄幻 > 绝美Omega的千层套路 > 大猪蹄子
    欣喜与关切在洛言胸中交织成复杂的情绪。
    他终于赶上了!
    然而,薄荷对于他的到来,却是没有任何反应。
    他倚着房屋的残墟坐在那里,头微微垂低,沉墨色的瞳孔没有焦距,长发凌乱地落下,被鲜血浸湿得打缕。
    仿佛下一瞬便会死去。
    洛言心间油然升起慌乱,尽管他知道弑神者是不会死的。
    “薄荷?”
    他试探着又喊了一声,同时向他伸出了手。
    但他的手却和他的脸庞交错穿过。
    洛言微愕了一下,动作在半空凝住。
    这个世界终究是主神们的世界,他终究没有对它完成侵夺。
    所以他现在只是幻影一般的虚体而已,能做的事情极其有限……只是,为什么就连薄荷,也感知不到他的存在了?
    薄荷维持着即将挂掉的姿势,用涣散的余光看着洛言左手扶着镜框,开始苦苦思索。
    挂着鲜血的唇角上扬出令人难以察觉的弧度。
    呵呵。
    大猪蹄子!
    ——让你不来送我!
    以重伤之身独入敌营的远征作战,出发前当然要有一场盛大的送别仪式。
    往昔并肩作战的老朋友们自不必说,作为重度社恐人士的新朋友也从域外分神到场,就连那个挂着父亲名头的讨厌家伙都有来到,带着真诚祝愿为他斟满祝别酒,唯独某个与他朝夕相处最为亲近的混蛋却缺席了。
    缺席的理由更加混蛋:“哎呀手头的事真的好多啊,这种无聊的社交流程我就不去了吧。”
    薄荷不信他真的不来了,就算把无聊的聚会流程给跳过,最后也总该过来再见他一面的。
    所以他一直在往后拖,非要等洛言过来给他一个送别的拥抱才肯走。
    哪想洛言这家伙说不来就真个不来,他拖了实在太久,又不好明说为什么,在不明真相的送别群众眼里,他恐怕都要有临阵退缩打退堂鼓的嫌疑了。
    当时可以说是非常的尴尬了,末了还是千叶过来又多抱了他一次,说:“洛言就是个狗比!这算是我替他抱抱你,薄荷你放心过去吧,我回头收拾他。”
    于是他这才走了,走的时候就很委屈,非常委屈。
    所以他才不要搭理他!
    薄荷一脸冷漠。
    就假装根本看他不到,意识数据已经被主神们给洗坏了吧。
    “……难道说,是数据被主神们给洗坏了吗?”
    洛言琢磨,“还好,我这里还有一份备份,可以用来比对修复……”
    修长指尖,带着一团碧色的幽光,点向薄荷的眉心。
    然而薄荷已经决定不搭理他了,接下来两者当然是再次毫无悬念地交错穿过。
    洛言:“???”
    洛言震惊了。
    这种表现,意味着他已经没有接触薄荷的权限……联结几乎完全断开了。
    这怎么可能?
    那些老东西绝对没能耐洗到薄荷的意识数据,保护程序他可是写了2089个周期,先后进行过不下80万次多维度清洗测试!
    之所以积压了大量的工作,导致他连薄荷的送别会都没空去,就是因为他担心出现这种“万一”的状况,把大量时间分配在了对保护程序的编写与测试上。
    可如今,“万一”的状况,还是出现了。
    这实在是太不符合常理,那群固步自封的老东西技术不可能高超到这种程度。
    洛言的思维运算在高速运转,很快,便找出了可能性最高的答案!
    “薄荷,你是不是在生气那天我没来送你,所以故意假装数据被洗掉了不搭理我?”
    薄荷:“!?!”
    糟糕,怎么就被猜出来了?
    ……别急,稳住,不慌!
    大猪蹄子在这方面要是有这么机智,那他也就不是大猪蹄子了。这家伙是不可能真正意识到了原因在哪,之所以问这么一句,不过是从别人那里抄到的答案罢了。
    ——只要他继续保持当前状态对他不理不睬,就可以成功萌混过关!
    果然,发现他依旧全无反应,洛言神情再次开始沉吟,薄荷听到他小声嘀咕:
    “小千叶居然还跑来骂我……我就说薄荷是不可能因为这么一点小破事就生气的。
    “这绝不会是装出来的,应该还是数据被那群老东西给洗出了问题……
    “为什么呢?难道说……”
    他转向可能性次高的答案,冰蓝镀膜的镜片闪出犀利的锋芒:
    “在编写保护程序时我致力于让它能够抵御各类先进手段的攻击,却忽略了那些早已淘汰的老旧攻击手段。
    “——老手段笨方法,有些时候反而会有出乎意料的效果。
    “不该忽视掉这一点的,毕竟,老东西与老手段最配了……”
    终于弄明白了问题所在,洛言一时间愧疚到无以复加。
    “实在抱歉,让你伤成这样,是我的错。”
    薄荷:“……”
    你的错并不在这里呢,正确答案已经被完美地首先排除了呢。
    优秀地提交了错误答案的洛言,在他身边坐了下来,再次伸手轻抚他的脸颊。
    尽管仍然无法触碰,却依旧完成了轻抚的动作,仿佛这么做,便能稍稍缓解他的伤痛。
    但实际上并不能。由于无法接触的缘故,他做不到帮薄荷修复身体。
    唇角轻勾出一抹讥讽。
    他的身体开始出现损毁,损毁对应在薄荷身上受了伤的地方。
    这样的伤是公共数据,即使无法修改,也可以获取。他把薄荷的伤势在自己身上同步,对痛觉的感知也随之开启了。
    ——既然无法为他减轻痛苦,那就同他一起承受痛苦好了。
    “对不起,薄荷。”
    薄荷:“………”
    由于过去的某些缘故,他对伤痛早已习惯,哪怕是比之前还要严重许多的伤势也并不在意。但是洛言……
    洛言可是最讨厌“痛”这种知觉了。
    薄荷差一点儿就原地选择原谅他,但强大的自控让他旋即停止了这个危险的想法。
    不能原谅!
    ——如果现在破功了,那么后续的计划就全完了。
    薄荷沉默地倚坐在那里继续装死。
    洛言同样沉默地在一旁陪着。
    打破了沉默的是高昂尖锐的警笛声,中心医院的救护车首先赶到了。
    看到房屋废墟上浑身是血的两个人,年轻的护士发出惊叫声:“薄部长!”
    薄荷因为职务关系,常送变异事件的伤者去医院,或是为变异现场的伤者喊救护车,和中心医院负责急救的不少医护都是熟识的。
    看他居然伤成这样,一群医护大是关心,一阵忙乱中把他转移到担架抬上了车,接着是徐浩:“这个部员伤得也好厉害……”
    徐浩被抬进了后面的车。薄荷倒是并不介意“他”同样得到救治,毕竟,那只是一具被剥离了意识的空壳。
    洛言当然是被忽视了,毕竟他现在是没有实体的幽灵状态,没有人能感知到他的存在。
    救护车上有医疗器械,医师们为薄荷做了应急处理。待到车子呼啸着开到医院,他直接就被送进了手术室。
    消毒、缝合、微型修复单元覆盖……整个过程洛言一直跟在一旁守着,并即时同步了他的治疗状态,不过不同的是,薄荷被医师们做了麻醉,但他的意识,却是全程清醒的。
    许久之后,薄荷被从手术室里推出来,安置在了一间单人病房。
    洛言侧身坐在床边,看着他安静睡颜,轻声言道:
    “还有一件事,要向你道歉——那天我不该不去送你的。
    “你走之后,我每天都在想你。现在我已经明白了,如果那天我去送你,那么我们又可以多出一些在一起的时间。
    “……所以,我们今后再也不要分开了,你觉得呢?”
    薄荷:“!!!”
    他早就恢复了意识,现在的状态实际上处于“我睡了,我装的”,清清楚楚听完了这一套,完全不想觉得,只想跳起来说好的。
    但是不行,为了后续的计划……!
    其实薄荷也知道,那天洛言之所以没去送他,是因为手头要做的工作实在太多;而手头工作之所以如此之多,则是因为他分配在为他编写保护程序的时间大大超出了限额。
    这也是他为什么虽然委屈但也不好明说,或是为此发火。
    如果他强行要求洛言过来送他,洛言肯定也会出现,但是这种像是撒娇一样的事情……他才不要做。
    而且事后,肯定会被洛言动辄把这个矫情行为拎出来嘲笑。
    因为他们实在是太亲近了,亲近到不会觉得少次送别又会怎样,不会觉得这种嘲笑算是冒犯。
    毋庸置疑,他们互相是对方最亲近、最重要的人,只是这种亲近与重要,是兄弟之间,是挚友之间,是亲人之间,甚至是自己与自己的另一个存在之间……但却绝对不是恋人之间。
    而这,也是他这场谋划的原因。
    他想得到的,绝不可能失败,即使是这件事也不例外。
    为什么他们之间的关系无法再附加上一个“恋人”的属性呢?是因为太亲近太相似所以很难有感觉么?
    只要他忍住不理会洛言,他们就没有那么亲近了;至于相似……别的不说,首先性别,他们现在就已经不一样了。
    不久后中心医院的专家们来到了他的病房,告诉他身上伤势倒是小事,以中心医院的技术,只需要一些时间,便足以让他恢复如初。最让他们头疼的,便是他的性别:
    “孩子,你从alpha变成omega,我们至今没有找到原因。”
    “若说是那天那个变异者造成的影响,巡卫部提交的样本,我们也已分析过……”
    薄荷淡定地点了点头。
    a变o什么的,可是主神搞的鬼,作为低维的“npc”,他们能找出来原因那可就怪了。
    “这样的事情实太过罕见,连腺体等一套器官都已长了出来……我们恐怕没办法保证,你能够恢复为alpha。”
    “必须很遗憾地通知你……你需要做好心理准备,在今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恐怕都不得不当一个omega……”
    薄荷再次淡定地点了点头。
    omega就omega,omega什么的最好了。
    他以后就是omega,那么——
    我的兄弟,我的挚友,我的亲人,我的另一个存在,我即将落入毂中的恋人……不知你对此,又有何感想呢?
    他用余光悄悄地看向病房的角落。
    角落里,洛言扶着眼镜镜框,满脸都是迷惑。
    ……o、omega,那是什么?
    ※※※※※※※※※※※※※※※※※※※※
    昨天感谢营养液的作话不幸被吞!今天一起感谢~
    今天是来历神秘的洛小言感谢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8736994 9瓶;白天的鱼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他的支持,他会早早开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