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校园 > 家中养只狗,竟是我前夫 > 第 14 章
    张子轩闷头走在前面,他的样子仿佛倍受打击。
    程程也不说话跟在他身后,一直到出了商场,两人站在路边准备打车的时候,程程突然叫住了他。
    “子轩。”
    张子轩转头看向她:“怎么了?”
    “我们分手吧。”程程一脸严肃的说道。
    这个时候提分手,明显不是时候。
    张子轩眉头一皱,下意识的开口道:“你又闹什么啊?”
    程程紧了紧手中的包,抿唇说道:“我没有闹,这次我是认真的。”
    张子轩冷睨道:“好啊,你要分,那就分手吧。”此时此刻,他也实在没心情和她玩分手复合的游戏。
    程程受伤的看着他,明明是她提的分手,可是看见他这么轻而易举的答应了,她还是很难过,因为她意识到一件事情,张子轩不爱她。
    可最后,她还是有些不甘心的问:“你都不问我原因吗?”
    张子轩沉默了一会儿,闷声问:“为什么?”
    “因为刚才有危险的瞬间,你潜意识里想保护的人,不是我。”程程深吸一口气道:“你根本不爱我。”
    “程程你有毛病吧?”张子轩觉得不可思议:“沈芊芊是我亲姐,我想保护她怎么了?”
    人在危险的时候,做出的第一个反应,才是内心最真实的。
    程程垂下眼眸,委屈的眼泪却已经掉了下来,她哽咽道:“你保护你姐姐是没有错,可对于我来说,我是你女朋友你爱的人,却不能得到你的偏爱,会很难过的。”
    张子轩:“……”
    这件事情,就像“女朋友和妈妈一起掉在水里,先救谁”一样。对于张子轩来说,程程不过是交往半年还不到的女朋友,肯定没有姐姐重要。
    而在程程看来,张子轩第一反应是救姐姐而不是她,就是不爱她的表现。
    她抹了一把眼泪道:“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被偏爱,况且我们还是恋人。所以,我们分手吧。”
    程程说完,自己拦下一辆计程车走了。
    张子轩愣在原地。
    每个人都希望被偏爱么?
    沈芊芊扶着楚鹤源从商场里出来,准备去医院的时候,张子轩还站在外面。见到他们出来,他有些犹豫的走了过去。
    “姐。”张子轩委屈巴巴的叫了一声。
    沈芊芊斜睨他一眼:“你也要去医院了?”
    “对不起。”他低着头,本来就不怎么好听的声音,现在多了几分沙哑,就更难听了。
    沈芊芊奇怪:“对不起什么?”
    他抬脚将地上的石头踢开,语焉不详道:“就……就想和你道个歉。”
    对不起那个时候,没有给你应该有的偏爱。
    “哦,那我收到了。”沈芊芊的态度依旧冷淡,可她转头和楚鹤源说话时候的声音,又格外温柔:“走吧,圆圆,你的伤口要抓紧时间处理。”
    楚鹤源瞄了一眼,站在一旁宛如受气包的张子轩,不动声色的点头:“好。”
    抛下张子轩坐在车上,沈芊芊笑着看向楚鹤源:“你就不问问,我和张小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楚鹤源摇头,清明的眸子看向她,扬眉道:“肯定是张小轩惹姐姐生气了,活该他这样。”
    听着他逗趣的口吻,沈芊芊噗嗤一笑,抬手摸摸他的头道:“啧,要是张子轩和你一样乖就好了。”
    楚鹤源的耳朵一下子红了。
    两人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沈芊芊看着他包扎上的手,叮嘱道:“这几天忍一下,不要碰水,记得按时换药。”
    “恩恩,姐姐你放心。”楚鹤源点头,举起自己包扎好的手道:“我会好好保护我的手。”
    沈芊芊笑了笑:“走吧,回去了。”
    两人一起打车回去,司机先将沈芊芊送到公寓门口,沈芊芊下车和他道别:“今天吃得不怎么愉快,改天我再请你吧。”
    楚鹤源愉快的应下:“好啊。”
    “那我先回去了,你路上注意安全。”
    “姐姐再见。”
    和楚鹤原道别后,沈芊芊心情还不错,一边往家里走,一边检查今天获得的光环能量有多少。
    “怎么才涨1.3%啊?”本以为,和楚鹤源大半天的接触,应该能涨到20%。
    【楚鹤源只拥有微弱的光环能量,能够转化出1.3%的能量,已经很不错了。】
    “也是。”沈芊芊点头,想要快速增加,还是要靠傅徐行呀。
    上次让李叔叔帮忙调查的车牌号,他到现在都还没查到。而自己给傅徐行的号码,已经四天了,也没见他给自己打电话。
    那个家伙,如果对自己不感兴趣的话,为什么还能产生这么多光环能量呢?
    沈芊芊回家后,才想起来,阿黄还在江医生那边,她换了套休闲的衣服,又出门去江医生家,将狗狗接回来。
    听见敲门声,盛洛几乎是第一时间,一瘸一拐的跑到了门口,趴在门口哼唧出声。
    在书房的江霖取下眼镜,走过来开门。
    门一打开,盛洛本来打算高冷的不搭理她,可是他的尾巴已经出卖了他,摇成了螺旋桨。变成狗以后,盛洛才发现,狗狗的尾巴是不受狗本身控制的。
    尾巴,是狗狗感情最真实的反馈。
    沈芊芊开心的将阿黄抱进怀里:“宝贝,有没有想我呀?”
    盛洛在她的怀里拱了拱,侧脸就贴在她的胸口,他不自觉从喉咙间发出哼唧声。看着她近在咫尺的脸颊,他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她几下。
    面对小狗的亲近,沈芊芊也没多想,将它抱在怀里。
    她心满意足的看着系统面板上的数据,变成了20%,看来阿黄是真的想她了,还产生了光环能量。
    “你离开后,阿黄就趴在那边没动过,直到你回来才有活力。”江霖笑着说道:“阿黄是我见过最聪明的狗。”
    “阿黄,江医生在夸你呢。”听见江医生夸阿黄,沈芊芊开心的像是已经收到了表扬,她扬唇道:“谢谢人美心善的江医生。”
    “人美心善?”江霖微微扬眉,重复着沈芊芊的话,似乎第一次听到别人这样评价他。
    沈芊芊摸摸阿黄的脑袋道:“长得帅又爱护小动物,可不就是人美心善吗?”
    江霖璀然一笑,英俊的脸上依旧带着温柔:“原来是这样。”
    沈芊芊握着阿黄的爪子,挥了挥:“阿黄,和江医生说再见,我们星期一再见。”
    盛洛埋胸,拒绝这么弱智的举动。
    ——
    周日一整天,沈芊芊都在家里准备明天要开会的资料,盛洛因为腿不方便,也安静的趴在沈芊芊身边休息。
    一人一狗享受着这样安静又宁静的时光,盛洛抬头看着认真工作的沈芊芊,渐渐的就被她吸引住了。
    盛洛承认,在没有认识沈芊芊之前,他是对她有偏见的。
    因为知道自己和沈家大小姐有婚约,在认识张梓莹后,盛洛很刻意的从张梓莹那边了解到了一点沈芊芊的过去。
    她早恋,学习不好,叛逆又无知,简直将有钱人家孩子的陋习都沾了个遍。
    了解到这些的盛洛,对这个未婚妻当然没有了期待。如果不是当时他爷爷反对,他早就解除这段婚约了。
    后来见面,他也只惊叹于她长得好看,内在不过是个华而不实的花瓶罢了,他最不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女人。
    为了爷爷,盛洛和沈芊芊签下了婚前协议,结婚三年后找借口离婚,之后各自嫁娶互不相关。
    这三年,他们虽然住在这个公寓里,可真正在一起相处的日子却很少。盛洛的工作很忙,有时候一出差就是好几个星期。
    因为对她的偏见,他从没想过要去好好的了解一下她。如今变成了狗,他的世界只有她了。他反而渐渐的发现,她的一些难能可贵的地方。
    至少她并不是他看到的,那个只会买买买的花瓶大小姐。
    盛洛想,如果还能再变回人,他就不离婚了,和她过一辈子,也不是不可以。
    周一去公司的时候,沈芊芊顺道将赵小熙给接上,一起上班。
    一开始赵小熙还有点担心:“你直接钦点我当主编,会不会让其他编辑不满啊?”
    沈芊芊淡定的看她一眼:“你放心,没有人会不满。”
    赵小熙:“是这样吗?”
    结果去公司一看,果然没人会不满,因为编辑部就她一个人了。
    看着赵小熙一脸后悔上贼船的表情,沈芊芊笑着揽住她的肩:“放心好了,不会让你当光杆司令的,等策划好后续,就会重新招人的。”
    沈芊芊将大家叫来会议室开会,让大家讨论一下放假两天想到的想法,欢迎大家畅所欲言。
    大家七嘴八舌的也说了一些想法,沈芊芊将大家说的点归纳起来,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首先我们的定位是奢侈品和时尚,那么也要清楚看我们杂志的读者人群是谁。学生?上班族?”
    “都不是,是富婆。”沈芊芊挑眉道:“我们的读者群体定位,是那些又闲钱没处花,又爱攀比的富婆。所以我们的杂志封面,不能一味的去找到不知名的明星来拍。”
    安然赞同的点头:“说的是啊,找不知名的明星,严重影响我们的杂志销量。”
    “为什么要卖杂志?”沈芊芊反问:“我们办杂志的最初目的,不是让沈氏的奢侈品有更好的销量吗?记住,我们是来引领潮流的,不是卖杂志的。所以我决定,纸质杂志可以不用出了,我们直接出电子刊。只要营销得好,一坨屎它也会变成一朵花。”
    话虽然糙了点,但还是很有道理的。大家开始讨论,究竟要怎么营销。
    “安然,我昨天让你给我一份国内富豪,企业家的资料,你有没有准备?”沈芊芊转头问。
    “已经整理好了。”安然点头,将电脑上的文件夹点开,给沈芊芊看:“这些是目前国内年龄没有超过40岁的企业家。”
    沈芊芊看了一眼点头:“行,你等会送我办公室。”
    “沈总,我昨天从我一个学弟那边得到一个消息,东大明天要开一个经济学讲座,邀请的人,据说有当代华尔街之光的称号。有很多已经毕业好多年的金融系学长为了听这个讲座,特意返回了母校。如果我们杂志能够采访到这个人物,会不会就是一个突破?”
    沈芊芊扬眉:“倒是个不错的主意,这个人叫什么名字?”还当代华尔街之光,这是有多牛逼啊?
    “好像叫傅徐行,我可以让我学弟发一份这个人的资料过来。”
    沈芊芊:“……”哦豁?
    ※※※※※※※※※※※※※※※※※※※※
    华尔街之光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