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校园 > 家中养只狗,竟是我前夫 > 第 7 章
    沈芊芊从医院出来后,想到张梓莹之前对自己的挑衅,她冷笑一声,决定去一趟沈氏总部。
    沈氏的总公司屹立在商业区东南方位,这边成片的写字楼,都是各大跨国企业的办公楼,是京城白领的聚集地。
    沈芊芊将车子停好后,一眼就看到了“明珠”珠宝的广告牌。
    沈芊芊不经常来公司,所以沈氏的前台都不认识她,上楼还需要在门口登记预约。
    沈芊芊直接登记了张一舟秘书李寒的名字,不一会儿,李寒就下来接她了。
    “李叔叔,你好像又胖了一点了。”沈芊芊抬手,轻轻的抱了一下李寒,笑眯眯的说道:“看来,婶婶每天给你做了不少好吃的呀?”
    李寒原本是沈老爷子的秘书,现在变成了是张一舟的秘书,是看着沈芊芊长大的长辈。
    李寒拍拍她的肩,乐呵呵的问:“沈大小姐,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
    走进电梯,沈芊芊拍了拍自己的裙摆,笑道:“来找我爸有点事情。”
    李寒不得不提醒:“最近公司营收不好,张总在气头上,你可别来火上浇油了。”
    沈芊芊噗嗤一笑:“李叔,我已经二十四岁了,你还当我是那年十八岁啊?”和她爸一言不合就吵架的岁月早就过去了。
    想到沈芊芊曾经叛逆的岁月,李寒无奈的摇摇头:“那就好。”
    电梯里都是新产品的海报,沈芊芊好奇的问道:“最近公司有什么活动么?”
    李寒解释道:“你父母结婚25周年不是快到了么,张总亲自操刀设计一款项链,打算送给你母亲,并且作为概念产品推出,送给年到中年的妻子们。”
    沈芊芊啧了一声,她爸可真是个商业鬼才,结婚纪念日都能用来卖货,她妈还就吃这一套。
    “对了,叔叔,你帮我查个车牌号吧。”沈芊芊想到在医院遇见的那个男人,将他的车牌号报给李寒:“你查到了直接给我打电话。”
    李寒也没多问,点了点头:“行,没问题。”
    “谢谢啦。”
    电梯停下,沈芊芊和李寒挥了挥手,直接往她爸的办公室走。
    董事长办公室门口,沈芊芊刚要敲门进去,门却打开了,一个女人从里面走出来。
    沈芊芊看她一眼,瞧着眼熟,这不是广告上的代言人么?怎么会来这里?
    女人也看到了沈芊芊,她温柔一笑,轻轻的点了点头,就错身离开了。
    沈芊芊若有所思的挑了挑眉,敲门走进办公室。
    “还有什么事?”正在办公的张一舟声音有些不悦。
    沈芊芊叫了一声:“爸,是我。”
    张一舟抬头,看见站在门口的女儿,愣了一下,眉头微微舒展开问道:“你怎么来了?”
    今年四十八岁的张一舟,保养得还不错,头上一根白头发都没有,笔挺深邃的五官显示出他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大帅哥。
    当然,要不是因为他长得帅,沈美婷可能也看不上他。
    张一舟本来就比较内敛,对待儿女也很严肃。当初沈家人都说他是个老实人,沈老爷子才放心他入赘沈家的。
    沈芊芊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眸中带着几分笑意:“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吗?”
    十六七岁的时候,沈芊芊以和父亲唱反调为乐。如今二十四岁,沈芊芊倒是和父亲没什么话说了。可能是因为三年前的事情,对她的打击真的很大吧。
    因为那件事,她和家人的关系早就淡了。
    张一舟神情一顿,而后不动声色的说道:“没事不如回去看看你妈,她最近老念叨你。”
    “行,明天我就回去看看她。”沈芊芊点了点头,开门见山道:“爸,我今天来,其实是想将当初爷爷留给我的那部分股权要回来。”
    张一舟听见女儿的话,眉头又皱了起来:“你说什么?”
    沈芊芊又将自己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她不紧不慢的说道:“按照爷爷当年的遗嘱,我满十八岁的时候,你就应该将这部分股权还给我了。这些年我一直没提,爸爸你似乎也没打算给。”
    张一舟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就连声音也显得有些冰冷:“芊芊,你是打算和爸爸划清界限吗?还是说,每个月给你的分红,不够你挥霍了?”
    “那倒也不是。”沈芊芊笑了笑,手指卷着自己的发梢道:“爸,这股份可不是小时候过年的压岁钱,给家长保管后就没踪影。我只是想要回属于我的东西而已,你不会不想还了吧?”
    其实她也是在为自己做打算而已。
    她爸重男轻女,她妈恋爱脑。可以说,如今的沈氏集团早就被她爸掌握在手上了。
    日后,接管沈氏的,也不会是她沈芊芊,而是她弟张子轩。
    只怕以后,沈氏集团就要改姓张了。她爷爷在天有灵,棺材板恐怕都压不住了。
    不过对于这一点,沈芊芊也无能为力,毕竟她妈自己都不在乎,她在乎这些也没用。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将属于她的那部分股权要回来,日后变多变少也是她自己的事情。
    张一舟脸色微沉:“你这叫什么话?爸爸怎么会拿你的东西?只是你若要当股东,就要管理公司的事情,你……”
    沈芊芊打断他的话:“爸,我听说你安排了张梓莹进公司了,怎么她可以,我就不可以么?”
    “说了这么多,原来你因为这个,才过来和爸爸要股权的?”张一舟恍然。
    沈芊芊挑眉:“还真不是,因为我要离婚了。”
    张一舟惊讶:“什么?”
    沈芊芊将自己和盛洛签好离婚协议的事情说了,最后补充道:“所以,爸爸,如果你不能养活我一辈子的话,那你就让我自己养活自己吧。”
    张一舟:“……”
    经历过沈芊芊叛逆期的张一舟清楚的知道,他家闺女有多能折腾,不达目的不罢休的那种。
    他思索片刻后,点头道:“过些天,我会找律师将属于你的股份交给你,不过你若想进公司管理层,还要看你有没有本事。”
    沈芊芊点头:“规矩我懂,是让我隐姓埋名从底层做起么?”
    张一舟看着眼前耀眼的女儿,淡淡的说道:“你能这么安分?”
    当然不会。
    张一舟直接道:“我会安排你去分公司当总经理,只要你能不让公司倒闭,让沈氏的那些老顽固,看到你的实力,你就可以进管理层。”
    沈芊芊倒是无所谓:“好,没问题。”
    事情谈妥了,沈芊芊准备离开,临走前她想了想,又停下来问道:“爸,现在盛洛昏迷不醒,如果我起诉离婚,对公司有影响么?”
    “多少会有影响的,你们为什么要离婚?”张一舟反问。
    “感情消失了呗。”沈芊芊看向他,淡淡的说道:“你和妈妈结婚快25年了,希望你们的感情别消失,不然对公司的影响会挺大的。”
    张一舟脸色一变。
    沈芊芊明白,她爸已经听懂她话里的意思了。
    ~~
    盛洛在沈芊芊离开家不一会儿,就感觉无聊了。变成狗以后,他甚至连娱乐项目都没了。
    不是在窝里趴着,就只能在家里转圈圈。
    现在他趴在沙发上,用遥控器打开电视,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黑白电视,只觉得无聊透顶。
    沈芊芊这个女人,出门干什么去了?怎么还不回来啊?
    突然,他听到门外传来了一些脚步声,他连忙竖起耳朵去听,难道是沈芊芊回来了?
    脚步声似乎在家门口徘徊了一阵后,又渐渐的消失了。
    不是她啊。
    盛洛心里莫名的失落,又重新趴下,继续看着电视上无聊的节目。
    感觉自己都快成望妻石了。
    沈芊芊嫁给自己三年,好像每次他下班或者出差回家,她都会第一时间迎过来。
    她是不是和此时的自己一样,一直在等他回家?
    想到这里,盛洛的心里更加不是滋味。
    他第一次有一种想要去了解一个人的冲动,他变成狗见到的沈芊芊和他平常见到的沈芊芊很不一样,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她?
    这样想着,盛洛在沙发上打了个盹,隐约中又听到了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他还听到了按密码锁的声音。
    她总算回来了!
    盛洛一下子惊醒了过来,他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跳下沙发,迈着小短腿奔向门口,喉咙间情不自禁的发出哼唧声。
    沈芊芊一开门就看见了站在家门口,摇尾巴欢迎她回家的小狗,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以前她怎么看都觉得很冷清的家,突然就变得温暖了。
    “阿黄。”她笑眯眯的伸手,将阿黄捧起来,凑过去亲了亲它的嘴巴:“在家乖不乖,有没有想姐姐呀?”
    “噫噫。”干嘛又突然亲我!
    盛洛发现,沈芊芊这个女人真的很爱占他便宜呢!
    他的鼻子怼在了她的肩膀上,嗅到了她身上淡淡的香味还混着一点医院消毒水的味道。
    原来她去了医院?
    想到她是去医院看望自己,所以才这么迟回来,盛洛心中的郁结顿时消失了。
    他的狗尾巴摇的更加起劲了。
    晚上,沈芊芊给阿黄点了一份粉蒸肉外卖,又给自己做了蔬菜沙拉。
    沈芊芊还特意在椅子上,给阿黄添了一个狗狗座位,这样他们就能在一起吃饭了。
    一人一狗吃完晚餐后,沈芊芊将前些天赵小熙送来的狗狗衣服找了出来,仔细看了一下,都还挺漂亮。
    沈芊芊挑了一件粉色的小裙子,展示给它看:“阿黄,姐姐给你穿漂亮衣服,我们出去散步好不好?”
    盛洛第一反应就是逃跑,沈芊芊顺手拽住它的小腿,将它抱到怀里。
    “汪汪汪!”
    他才不要穿裙子!
    盛洛使劲挣扎,奈何他一只小狗的力量,完全无法和沈芊芊抗衡。
    “乖,出门要穿衣服,难道你想光着身子出去散步吗?”沈芊芊一边说,一边给他穿衣服。
    盛洛:“……”好吧,沈芊芊,你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