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校园 > 家中养只狗,竟是我前夫 > 第 5 章
    傍晚的时候,沈芊芊正准备带阿黄出门散步,沈芊芊的闺蜜赵小熙拎着一小包东西过来了。
    她还没进门,声音就已经传来了:“芊芊,让我瞧瞧你捡到的狗子长什么样子。”
    沈芊芊环胸靠在门口,好笑的看着她拎来的东西:“你带来了什么?”
    赵小熙扬了扬手中的袋子道:“我家露娜小时候穿的衣服,它现在穿不上了,送给你儿子。来,露娜,和芊芊阿姨打招呼。”
    沈芊芊看着她怀里的棕色的小泰迪,头上长长的毛梳成了一个小辫子,上面还有粉色的蝴蝶结,身上还穿着黄色的蕾丝裙子,活脱脱像一只高贵的小公主。
    露娜:“汪。”
    赵小熙:“真乖。”露娜是赵小熙和前男友一起养的狗,后来两人分手,狗就留给她了。现在的她,完全将小狗当女儿一样养了。
    沈芊芊默默的强调一句:“阿黄不是我儿子,是我弟弟。”
    赵小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吐槽道:“你弟弟知道他改名叫阿黄了吗?怎么叫这么土的名字啊?”说着,赵小熙将怀里的露娜放下来。
    小泰迪在沈芊芊腿边转了一圈,就往家里跑了。
    等赵小熙看到趴在沙发上的小土狗时,她呆住了:“芊芊,你捡到的还真是一只土狗啊?”一开始沈芊芊说,要养土狗的时候,她还不信呢。
    毕竟土狗的这个土字,怎么看都和时尚靓丽的沈芊芊搭不上。
    盛洛不满的看了一眼咋咋呼呼的赵小熙,有点想不明白,沈芊芊为什么会和赵小熙这样叽叽喳喳的话唠当闺蜜。
    沈芊芊和赵小熙的友谊,是两年前建立的,彼时赵小熙是沈芊芊在出版社的责任编辑,专门负责催沈芊芊交稿的。
    在催稿和被催稿这样的关系中,两个人渐渐的成了朋友,建立了还不错的友谊。
    沈芊芊最喜欢赵小熙的一点,就是赵小熙永远会和自己统一战线,一致对外,这才是亲友应该有的模样。
    沈芊芊笑着将阿黄抱在怀里,她伸手摸摸阿黄的脑袋道:“土狗也好,宠物狗也好,不都是小狗么。而且阿黄很聪明的,相遇就是缘分,我能捡到阿黄,就证明了我们的缘分。”
    就是!
    盛洛应和的哼唧了一声,不自觉的抬头,在她的手心里蹭了蹭。
    “好吧。”赵小熙弯腰将她的露娜也抱进怀里:“你说得也有道理,露娜,来和你的小舅舅打个招呼。”
    沈芊芊乐了:“什么小舅舅?”
    “阿黄是你弟弟,露娜是我闺女,那阿黄不就是我家露娜的小舅舅咯。”赵小熙笑眯眯的抱着露娜凑到阿黄面前。
    露娜凑到阿黄身边嗅了嗅,似乎很喜欢阿黄的样子,一个劲的往阿黄身边扒拉。沈芊芊看着有趣,将怀里的阿黄放在地上,让两只小狗自己玩。
    盛洛是拒绝的,但是露娜似乎非常兴奋,快乐的围着沙发转了一圈后,就往阿黄身上扑。用狗狗的方式,来表达喜欢。
    本来也才三、四个月大的阿黄,一下子就被扑倒在地上,露娜凑过去,舔了一下它的屁股。
    盛洛几乎是跳起来,非常狼狈又尴尬的大叫:“汪汪汪!”这狗什么毛病啊,一见面就舔屁股?
    可这一幕在沈芊芊和赵小熙看来,不过就是两只小狗在玩耍的表现。
    赵小熙:“看来我家露娜很喜欢你家阿黄呢。”
    沈芊芊噗嗤一笑:“好像是呢,看来我家阿黄还挺招狗喜欢的。”
    盛洛:“……”喜欢你妹啊!
    伤害性不大,但侮辱性极强!
    盛洛只恨自己口不能言,这只泰迪一脸想要上他的表情,你们真的看不出来吗?!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他奋力挣扎,总算从露娜的魔爪中逃离,而后迅速往自己的房间跑去,露娜紧追其后,两只狗一起进了房间。
    盛洛躲在房间壁橱的一个小角落,因为这个角落太小,只能他这样的小狗进去,露娜只能眼巴巴的站在外面看着他。
    露娜:“汪汪汪!”
    盛洛一脸欲哭无泪,生无可恋。谁能想到,堂堂盛世的总裁,会被一只狗追到如此地步?!
    外面,赵小熙盘腿坐在沈芊芊身边问:“盛洛出车祸一直昏迷不醒,你打算怎么办?”
    沈芊芊苦恼的敲了敲脑袋:“要么等他醒来,要么我起诉离婚。”但是起诉离婚这条路,对沈家和盛家的声誉都不太好,她爸还有盛家那边都不会让她这么做的。
    赵小熙担忧:“那要是盛洛永远也醒不来,你不就要守活寡了?”
    沈芊芊靠在沙发上笑了:“其实这样也挺好……我现在一个人也自由。”但是倘若未来能遇见对眼的人,她也不会错过。
    两人之间的谈话,一字不落的被盛洛听了进去,当他听到沈芊芊最后落寞的回答,心里不其然的抽搐了一下。
    沈芊芊竟然愿意为他守活寡?原来她已经喜欢自己到这种地步了吗?
    明明那天,他是找她离婚的。
    想到签协议那天,她苦涩难过的神情,盛洛突然也有点难过,这个女人……真傻。
    【恭喜宿主,光环能量突破1%,夺回主角光环指日可待!】
    沈芊芊:“……”三年了,她的光环能量总算变成个位数了,阿黄牛逼!
    ——
    嫁给盛洛后,沈芊芊一直没有工作,闲暇时间,她和闺蜜一起逛街喝下午茶,偶尔陪着婆婆盛夫人去参加一些名流贵妇的宴会,在外人看来,她就是在家当全职太太。
    沈家经营的一切,都有她的父亲张一舟在管理,她名下有股份,每个月定期有分红到账,她也轻松自在。她从未想过,去参与沈氏经营的生意。
    但是现在她爸竟然安排张梓莹进沈氏,这就让沈芊芊很不爽了。
    她爸张一舟,虽然是入赘沈家的赘婿,但骨子里还是有重男轻女思想的。不然后来,她妈沈美婷二胎生了个儿子,也不会姓张了。
    本来他们一家四口,两个姓张,两个姓沈倒也挺和谐的,关键就在于后来,家里又来了个姓张的,这平衡就被打破了。
    沈芊芊对张梓莹的不满,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两人之间的矛盾,还要从小时候说起。
    张梓莹刚来沈家的时候,性格非常内向,说话都不敢大声,沈芊芊对这样的柔弱的表妹,也非常呵护。张梓莹因为刚转学过来,成绩跟不上,都是沈芊芊帮她补习的。
    那时候,她是真心将张梓莹当妹妹的。
    初三的时候,沈芊芊被学校男神表白,结果这件事情不知道怎么被张一舟知道了,张一舟劈头盖脸的训斥沈芊芊早恋,不务正业。
    沈芊芊不服气,父女两人大吵了一架,沈芊芊从此走上了和她爸对着干的道路。他要她考试考第一,她就偏偏考个倒数第一。
    后来,沈芊芊无意中看见张梓莹一脸羞涩的和学校男神走在一起,这才知道是张梓莹告诉她爸她早恋的。自那以后,沈芊芊和张梓莹的关系开始恶化。
    当然,是沈芊芊单方面的恶化,张梓莹永远都是很无辜的样子。以至于,沈芊芊和张梓莹之间产生矛盾之后,她的家人,甚至路人都觉得是沈芊芊的错。
    沈芊芊一气之下,选择了出国上大学。
    谁能想到,就在沈芊芊出国上学的这三、四年时间里,张梓莹认识了盛洛,并成为了他心中的白月光。
    如今,沈芊芊哪能容忍张梓莹再压自己一头?她想入职沈氏,做梦去吧。
    沈芊芊站在镜子前,换上一套红色的吊带裙,趴在一边的盛洛倏地抬起头,眼睛都看直了。
    他一直都知道,沈芊芊是个美人。
    烈焰一样的红色,和她雪白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单看她的背影,就足够让人浮想联翩了。她轻轻的撩了撩头发,墨色如同绸缎一样的黑发在她的指尖倾斜而下。
    从镜子里,他可以看见她的唇色也同样鲜艳,和身上的吊带裙非常搭配,她漂亮的叫人移不开眼睛,艳光慑人。
    修身的长裙让她更显窈窕,不盈一握的腰肢,看得人心里痒痒的。
    他的狗眼看不见任何色彩,却唯独可以看见她身上的颜色。
    印象中,她好像从没有这样穿过衣服。
    沈芊芊看着镜中的自己,唇角微微上扬,她下意识的摸了摸手臂,唇间的笑意又渐渐淡去。
    盛洛的目光落在她的手臂上,神情猛地一凝。她的左手臂上,有一块巴掌大的伤痕,皮肉都皱在了一起,非常丑陋,看样子是烧伤。
    沈芊芊在吊带裙外,又套了一件外套,成功的将手臂上的烧伤遮住了,却也让她的潋滟去了三分。
    她什么时候受伤的?为什么他都不知道,而且也从未听她提起过?
    沈芊芊将阿黄抱起来,捏捏他的小耳朵:“阿黄乖乖的看家,姐姐出去一趟,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盛洛哼唧了一声,神情复杂的看着她,心里莫名的堵得慌,他似乎真一点也不了解沈芊芊。
    对她最初的印象,也是来自张梓莹:“我姐姐高中的时候因为早恋成绩不好,被舅舅送去国外上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