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校园 > 同桌她又A又飒 > 第330章 景行可能去捡瓶子了吧
    三中有规定,无故缺课,且未请假者,是要被罚跟着后勤老大爷,去学给校园雕像镀金的手艺的。
    听说,自从这个规定出来之后,三中已经出了不少手工活精细的民间手艺人了,随便拿一个出去都堪当重任。
    坦诚的来说,林青柚对这个镀金手艺的兴趣不是很大,而且她觉得,景行对这个手艺应该也没多大的兴趣才是。
    “学生会的好像很久没来过我们班了吧?”景行回想了一下之前的检查流程,依稀记得自己上次见到学生会的值日生,遥远的好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前座的许长浩听见两人的说话声,拖着凳子转过身来插了一句:“班长,你可能不知道,自从上次你说完咱们班四十八人全齐,然后自己头也不回的从班里走掉之后,学生会那些执勤的值日生小姐姐都是绕着咱们班走的。”
    林青柚:“?”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班里还发生过这个小插曲?
    她偏头看一眼景行,景行的眼神有些茫然,明显是不记得有这回事。
    “所以,柚子妹妹,你就放心的去吧。”许长浩又说,“我估摸着,直到下一届学生会的人员换届,他们都不会真的进来咱们班检查的,顶多在门口意思意思的站一站,然后写上七班人齐,而且还得是隔着门站的。”
    林青柚:“……”
    好,看来虽然校霸已经不在江湖上飘了,但校霸的传说仍在江湖上流传着。
    周六正好是个晴天,碧空万里,前些日子下的那场暴雪已经融化的差不多了,只剩校园里角落里的还残留着一滩滩的积水。
    上午四节自习课,老徐带着学习小组果然去市里开会了,教学楼里除了学生,和值班的两个老师之外,就再没有其他的人。
    景行昨天晚上不知道干什么去了,明显是休息不足的模样,从早晨来了教室就一直在趴在桌子上补觉。
    下了第二节自习课,林青柚拿着他的杯子,跑去水房接了杯热水回来,然后拧上了杯盖,放到了他桌子的右上角。
    杜明宇坐在桌子上,往嘴巴里塞了两片饼干,一边往肚子里咽着,一边往这边瞅,含糊不清的问道:“柚子妹妹,班长昨天干什么去了?”
    困成了这样?
    除了刚开学那会儿,景行可能是没调整过来生物钟,所以杜明宇经常看着他趴桌子上补觉,到后来生活节奏逐渐步入正轨之后,杜明宇就很少见他睡觉了。
    “可能去捡塑料瓶了吧。”林青柚拉开座椅,在座位上坐下,说道。
    杜明宇:“???”
    杜明宇不知道是被他柚子妹妹的这句话给噎了一下,还是被自己吃的饼干给噎了一下,拿过一瓶矿泉水,往嘴巴里灌了两口水之后,才继续问:“班长为什么要捡塑料瓶子啊?”
    林青柚看着他,忽然笑了起来,然后以一种极其认真的语气说道:“杜同学啊,是这样的,从小景行的妈妈就告诉他,穷人的孩子要早当家,所以他白天在校辛苦的学习,晚上要出去捡塑料瓶子来补贴家用,尤其是谈了恋爱之后,这花销就更大了。”
    杜明宇听得一愣一愣的,嘴巴里的饼干都忘记了咀嚼。
    林青柚托着下巴,继续说:“你看啊,景行这人又要面子,不肯花我的钱,所以我也得配合着他呀。而是,他还一直对我说,我的女人,怎么可以过的如此不修边幅,她不论是吃的,还是穿的用的,都必须要全湘州市最好的,所以他过的就更辛苦了,每天捡塑料瓶子都要捡到凌晨两三点呢。”
    杜明宇听得心颤颤,手抖抖,整个人被景行的这个励志精神感动的不行,当场就把自己的矿泉水给全喝完了,然后双手捧着空掉的矿泉水瓶子,眼泪汪汪的放到了景行的书立架上面。
    可惜,由于他太过于感动了,手中一滑,塑料瓶子没放稳,骨碌一下从书立架子上滚落了下去,直接砸到了景行的头上。
    课间的教室本来就挺吵,景行睡的也不安稳,被杜明宇这么一砸脑袋,直接就给砸醒了。
    “……”
    景行缓了一会儿,睁开了眼睛,然后抬手摸了摸自己被砸到的后脑勺,慢吞吞的撑着桌子,面无表情的抬起了头来。
    冷不防的对上一双泪汪汪的眼。
    杜明宇正被他班长大人的艰苦奋斗的事迹感动的不行,连两只眼眶都像是兔子一样红通通的,显然是要感动坏了;
    景行:“?”
    景行迎着杜明宇动容至极的眼神有些莫名其妙。
    不是,大兄弟,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忽然拿这种眼神看着我?
    “班长,你真是辛苦了。”杜明宇把矿泉水瓶子捡起来,重新放回了他的桌面上,整个人已经哭的像个二百斤的胖孩子。
    景行一脸懵然:“?”
    啥玩意儿啊就辛苦了?
    他究竟辛苦什么了,他不就是来到教室之后,趴桌子上睡了两节课的觉吗?
    林青柚靠在座椅上,整个人笑的肩膀都在抖,杜明宇就是个活宝儿,明明看着这么机灵的一个娃儿,偏偏有时候她说什么,他还就真的去信什么。
    不知道该说他傻,还是该说他太单纯。
    景行没弄懂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但看清了杜憨憨放在他桌上的那个无比扎眼的塑料瓶子,微拧着眉心说:“把你的垃圾拿走。”
    喝完的矿泉水瓶子都往他这儿放,怎么,是把他这儿当垃圾回收站了么?
    哪知道,杜明宇一听他的这话,整个人像个弹簧似的,直接从坐着的桌子上弹了起来,激动的连手带脚的比划着,口中嚷嚷道:“班长!就咱们这个关系,你真的不用和我客气的!”
    景行:“???”
    杜明宇:“真的,班长,你不用瞒着我,我特别特别敬佩你的,尤其是你这种靠着自己的辛苦劳动来补贴家用的男孩子,而且你都这么辛苦了,居然还能不忘学习,我比起你来真是差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