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校园 > 同桌她又A又飒 > 第314章 哥哥喜欢吗
    景行小时候就是在它这一系列“贴心的照顾下”长大的,以至于一听到这只鹦鹉开口说话,条件反射性的就想扭头就走。
    似乎是太久没有见到自己照顾着长大的小主人,鹦鹉仰着毛绒绒的短脖子,小爪子反复的在横杠上跳来跳去,嘴里叽喳的更欢快:“杠杠来啦——杠杠来啦——”
    “……”对此,景行表示了持续性的沉默。
    算了,要是真的认真论起来,这只老鹦鹉的年纪比他都大,他就本着尊重老人的宗旨不和它计较,由着它去喊吧。
    林青柚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这种小动物,兴致勃勃的站在笼子下面,鸡同鸭讲的和鹦鹉说了大半天的话。
    景行见她仰着脑袋有些费劲,干脆把笼子拿了下来,挂到了稍微低一点的地方。
    鹦鹉也不怕生,睁着一双黑豆似的小眼睛继续叽喳:“杠杠来啦——杠杠来啦。”
    景行:“……”
    您老人家这么能聊也不口渴啊?
    不如喝口水歇一歇呗?
    别老是杠杠来啦杠杠来啦,还有完没完了?
    林青柚乐此不疲的教着它喊着“景行”这个名字,景行叹了口气,抬手揉了下她的发顶,说:“我去楼下,给你倒杯牛奶。”
    已经拥有了新宠的小糯米团子连个余光都没给他,头也不回的朝他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景行:“……”
    他失宠失的真快啊,刚刚才一口一个“哥哥喜欢吗”,这会儿得了新宠,连个眼神的余光都舍不得留给他了。
    景行心情复杂的低叹一口气,还是口嫌体直的下楼给小糯米团子拿牛奶去了。
    林青柚蹲在地上,极有耐心的重复着:“景行最帅——”
    鹦鹉:“杠杠最帅——”
    林青柚:“不对,是景行,景——行——”
    鹦鹉:“景——行——”
    林青柚:“没错,是景行,景行最帅——”
    鹦鹉:“杠杠最帅——”
    林青柚:“……”
    她怀疑这只鹦鹉是杜明宇变的。
    每次考试之前,杜明宇都会开启疯狂背书模式,具体可表现为:
    杜明宇看着书上的字,嘴里开始念叨:“马冬梅马冬梅马冬梅……好了,我会了。”
    合上书,杜明宇开始抓耳挠腮:“……什么冬梅来着?”
    再打开书,杜明宇继续重复:“马冬梅马冬梅马冬梅……好了,我又会了。”
    合上书,杜明宇开始苦思冥想:“……哎等会儿,我刚才背的是马冬什么来着?”
    再打开书,杜明宇再次重复:“马冬梅!马!冬!梅!我记住了!马冬梅!!!”
    考试的时候,杜明宇陷入沉思:“我背的马什么来着?马……马……啊!想起来了,马蹄莲!”
    过了五分钟,杜明宇:“哎不对,不是马蹄莲,让我再仔细想想,嗯……啊!这回是真的想起来了,马莲花!”
    直到考试结束后,杜明宇打开书,惊觉:“卧槽?马冬梅?!”
    景行从三楼下来,还没进餐厅,就看见了老爷子端着个果盘慢悠悠的从前院走了过来。
    “杠杠啊,你过来。”看见自己孙儿,老爷子晃悠悠的朝他招了招手,意思他过去。
    景行本来是要去餐厅的冰箱里拿牛奶,见老爷子连连冲他招着手,遂是转了个方向,迎了过去。
    老爷子把一盘洗干净的草莓递了过来:“去拿给小丫头吃。”说着,他不放心的又嘱咐一句,“你别吃,这是给小丫头的,你想吃就自己去洗。”
    景行:“……”
    瞬间从亲孙子变成了捡来的孩子。
    “爷爷,我可是你亲孙子。”景行端着那盘草莓,心情很复杂。
    老爷子胡子一翘,瞪他一眼:“我当然知道你是我亲孙子,你要不是我亲孙子,这个时候我已经把你撵出来,只留下小丫头来了。”
    景行:“……”
    算了,他还是别说话了。
    老爷子:“再过半小时,带着小丫头下来去吃饭,小女孩家家的,可不能饿坏了身子。”
    景行:“……”
    那他就能饿坏身子了?
    景行觉得,他爷爷在见了小糯米团子之后,就完全把他还有低血糖这件事给忘了个干净。
    老爷子又把手背身后去,转了个身,慢悠悠的往外走。
    快走到正厅的门的时候,他口中似自言自语般的忽然飘来一句:“可别学你爸那一套,我看这个小丫头就很好,没点感情两个人哪能去过日子?这么大人了净给我瞎胡闹,还半点说不得。”
    景行愣了愣,下意识的抬起了头来,却只看得到老爷子留给他的一个挺拔而单薄的背影。
    老爷子很少在他面前说这些事,一来是老爷子并不赞同自己儿子的观点,二来是景行还是个孩子,也听不懂这里面的圈圈绕绕。
    景行也只模模糊糊的知道,自己父亲完全是出于对商业联姻的考虑才和卫家结了亲,用情至深的景家老爷子却生了一个完全奉行利益至上宗旨的儿子,也不知道算不算是一种讽刺。
    景行在一楼的客厅里静了一会儿,才转去了后面的餐厅里,从冰箱里取了鲜牛奶出来,放在微波炉里加热之后,连带着老爷子刚才塞给他的那盘草莓,一块给拿了上去。
    推开书房的门,遥遥看见小糯米团子还在原地蹲着,甚至连姿势都和他离开前一模一样,动也没动过。
    把果盘放到办公桌上,景行端着那杯热牛奶过去,拉开了阳台的玻璃门,一句叽叽喳喳的“杠杠最帅”准确无误的落进了他的耳朵里。
    景行关门的动作微微一顿,林青柚听见动静,循声转头看了过去,“景行,刚刚你听到了吗?”她问。
    “嗯,听到了。”景行嗯了一声,伸手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大概是蹲的时间有点久了,林青柚的小腿有些发麻,景行扶着她缓了一会儿才渐渐好转起来。
    林青柚指着还在叫嚷着“杠杠最帅”的鹦鹉,有些纳闷的道:“它对杠杠这个名字似乎有种莫名的执念,不论我说多少遍景行,它都能在说短句子的时候,准确无误的把主语自动替换成杠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