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校园 > 同桌她又A又飒 > 第289章 景行:“你在我的心里。”
    看到景行进来,林青柚给他让了位置。
    景行进去坐下,林青柚的脑袋凑过去,戳了戳他的小臂,问道:“老师找你说什么了?”
    她猜也能猜到应该是和那件传的沸沸扬扬的照片事件有关。
    “糯米团,我问你一个问题。”景行的指骨抵着下颌,侧头看她,不答反问。
    林青柚“嗯?”了一声,示意他继续说。
    于是,景行表情认真的问她道:“我和学习,谁更重要?”
    “?”
    他冷不丁的忽然来了这么一句,林青柚有点懵。
    按照正常的剧情发展的话,这个时候他应该问一句“你爱不爱我”啊,怎么还和学习扯上关系了?
    景行也不急,慢条斯理的又问她一遍:“我和学习,谁更重要?”
    林青柚:“……”
    她不合时宜的想起了《邹忌讽齐王纳谏》里的那句“吾与城北徐公熟美”,下意识的答了句:“君美甚,学习何能及君也?”
    景行:“?”
    他确定自己问的是“我和学习谁更重要”,而不是“我和学习谁更好看?”。
    “啊,”林青柚反应过来开始改口了,“当然是你更重要。”
    景行侧着身子靠在窗台,修长的指尖在桌面上不紧不慢的轻敲了两下,说:“我要听真话。”
    “……好吧。”林青柚妥协了,“你与学习同样重要,在我心里,家国天下与你对半平分。”
    景行眉梢挑了挑,似乎对这个答案还算是满意。
    这已经是意外之喜的答案了。
    看小糯米团子平时红领巾新青年的那个热乎劲儿,他以为他怎么着也得排到第四位——第一是祖国,第二是社会主义,第三是学习,其次才是他。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景行又问:“你怎么不问问我?”
    于是,林青柚非常从善如流的问了句:“那我和学习,谁更重要?”
    景行忽然直起身子,整个人都靠了过来。
    林青柚本来是趴在桌子上的,他冷不丁的朝这边一凑,她下意识的往后撤了撤,做贼心虚的看了看周围,发现前座的那两只超级灯泡确实是没在注意这边的动静后,才轻咳了一声,少年老成的嘀咕了一句:“说话就说话,不要凑这么近。”
    这还是在学校里,影响多不好呀……
    景行也不说话,就看着她笑了一下,然后朝她伸出了手,修长的指尖在她眼尾的位置轻轻一点。
    “学习只在我的眼睛里。”他勾了勾唇角,轻声说,“而你藏在我心里。”
    今年的雪来的要比往年晚一些,直到十二月才落了第一场雪。
    走廊里的广播一遍遍的播放着近几日的天气预报——
    “湘州市寒潮黄色预警,北方冷空气即将来袭,全国将迎来大幅度降温,我市大部分地区将出现大风暴雪天气。”
    林青柚和景行换了位置,趴在窗台上朝外面看,天际的乌云一片连着一片,地上已经落了薄薄的一层积雪。
    因着下雪天不跑操的原因,校园的小广场上已经挤满了出去看初雪的学生。
    七班的教室里也没多少人,除了前排几个正在补觉的女生,只剩前座的杜明宇抱着个手机不知道在做什么。
    林青柚隐约听见他口中嘀咕了一句:“对象没有不要紧,奶茶不喝要伤心。”
    她寻思着,可能这个单身的爱情专家又在给哪位失恋的小可怜做心理辅导吧。
    “要出去看看么?”景行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俯身过来,单手撑在窗台上,低头看她。
    “现在人太多了,等下午晚点儿的时候。”林青柚摇了摇头,这会儿小广场和操场上肯定像是下水饺似的人挤人,她没有下去当新水饺的兴趣。
    “我记得韩剧中说,下初雪的时候要配炸鸡和啤酒。”林青柚一边说着,一边在玻璃窗上画了个鸡腿和啤酒罐出来。
    “炸鸡可以,啤酒不可以。”景行抬手在她画的那个啤酒罐上打了个叉。
    “就知道你会这样说。”她伸了伸爪子,干脆在鸡腿上也打了个叉号,转过身来,腰际抵在窗台上看着他,摊了摊手说,“可以也不行,炸鸡又没有。”
    “你想要就会有。”景行将她冰凉的小手握进手里,冲她极轻的眨了下眼,又问,“除了炸鸡和啤酒,还想要什么?”
    林青柚:“?”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嘉定区这边是没有她平时喜欢吃的那个炸鸡连锁店的,只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区有一家,生意异常火爆,通常排队两小时起步。
    就现在的这个天气和路况,再加上排队的时间,从那边买过来估计怎么着也得四五个小时之后了。
    景行见她不说话,尾音扬着又“嗯?”了一声。
    “啊,我就是随口一说,你不用这么在意。”林青柚连忙摇了摇头,怕他真的会请假出去买。
    “好了好了,你坐下,一会儿该上课了。”林青柚把他按到了座位上,顺手把下节课需要用的语气课本从他的书立架上拽了出来。
    第三节是方师太的课。
    预备铃刚响过两分钟,班里正是乱的时候,方师太手里拿着一张试卷走了进来,往下面扫了一眼,反手带上了门,拧着眉心说道:“我在办公室里就听见你们班吵吵了,整个教学楼里就你们班的声音最大,怎么,都觉得自己这次考试考的很好了?”
    杜明宇小声的接了一句:“办公室不是在一楼吗?隔着五层楼的距离还能听见班里的声音,这听力是真的好啊。”
    随即,方师太就展现了她绝佳的听力,飞刀似的眼神唰的一下就飞了过来,扬声道:“杜明宇!你刚才说了什么?”
    杜明宇吓得浑身一个激灵,求生欲极强的疯狂摇头:“没没没,老师,我什么也没说。”
    方师太拧着眉又训斥道:“我都听见你在下面不停地叭叭叭了,你怎么就这么多话呢?我就纳了闷了,你家祖上是不是学相声的啊?”
    杜明宇:“……”
    别说,他家祖上还真是学相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