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校园 > 同桌她又A又飒 > 第266章 一打七的内情
    显然,比起那位长得比较狂野的梁纪冬同学,这位三番两次朝她伸出援手的冷漠型大帅逼更值得她信任一些。
    景行没想那么多,既然小糯米团子都开口了,他哪有说不行的道理,当下就点了点头。
    但当他们走到一楼的楼梯口的时候,林青柚呆住了,她望着往上层层铺展开,一眼看不到尽头的旋转楼梯陷入了深深的自省中。
    她的话就不该说这么早的,为什么高级酒店电梯也会坏?
    不是说高级吗?
    她就只感觉到“高”了,这个“级”也一点都没感觉出来。
    想想自己要爬十七层楼,林青柚的腿就开始发软,她犹豫一会儿,在“面子”和“性命”之间,还是坚定不移的选了性命。
    爬完这十七层楼,她估计自己可能明天就得爬着去学校了。
    景行看她小脸上的那副欲哭无泪的表情,忽然笑了一下,抬手习惯性的揉了揉她的头发:“乖,在这里等我吧,一会儿就下来。”
    林青柚巴不得从他嘴里听见这句话,连忙使劲儿的点了点头,好好好,我乖乖的在一楼等着,这楼梯……我就不爬了啊。
    “那我陪着青柚妹妹一起!”程旭显然也不是很想爬楼的样子,连忙举手发表了自己的意见,还为自己找了一个合适的理由,“太晚了,青柚妹妹一个人在大厅等也不安全,我们俩一块在这儿等你们。”
    景行没什么意见的点点头。
    “那你们快去吧去吧。”程旭不放心的又朝梁纪冬嘱咐了一句,“哎冬子,你拿校服的时候,别忘了把我的一块拿下来。”
    周小萌身上穿着两件,林青柚当时看的冻得瑟瑟发抖,把自己手里拿着的两件校服全递给了她。
    “行,我知道了。”梁纪冬应了一声,拿着房卡就开始闷头往楼上走,丝毫没留意到周小萌压根追不上他的步伐。
    看着景行和梁纪冬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程旭脸上的笑容一下垮了下来,整个人瞬间沉闷下来,他扶了扶眼镜,默不作声的坐到了休息区里。
    林青柚看了看他,跟了过去,在他对面的沙发上也坐了下来。
    林青柚印象中的程旭总是笑眯眯的,一张叭叭叭的嘴像是开闸泄了洪的湘江,就从来没有沉默的时候。
    她还从没见过他这般心事重重的模样。
    程旭有些烦躁的坐了一会儿,侧侧身从书包里摸出了打火机和烟,在桌沿上敲了一根烟出来,点燃,咬在了嘴巴里。
    “青柚妹妹,行哥和你说过今天这件事吗?”程旭深吸了一口烟,忽然出了声。
    林青柚看着落地窗上的映出的投影,摇了摇头,轻声说:“我没问过。”
    程旭听出了她的言下之意,他笑了一下,点头:“也是,你不问,行哥肯定不会主动提。”
    他吐了一口烟圈出来,转过头来看她,“青柚妹妹,想听一听这个故事吗?”
    林青柚对上他的视线,莞尔道:“你留下来,不就是想和我说这个吗?”
    程旭又笑,哎呀一声,恢复平时的语调:“年级第一果然不是吹出来的,脑袋太聪明了,我的想法被你一眼就看破了。”
    林青柚看着他往烟灰缸里掸了掸烟灰。
    景行也吸烟,但没什么瘾,她偶尔也能从他身上闻到很淡的烟草气息。
    都是朋友,也用不着什么特殊铺垫,程旭眯着眼回忆了一下,就开始直接进入了主题:“大概是去年六月份吧,我们去了职高那边一趟,当时是在校门口等阳阳来着,正好碰到了韩立他们。”
    嘉定区这边的几个学校都挨着,有什么风吹草动短短两个小时内就能传遍学校上下,韩立这个人也挺有名,脾气暴,性子刺,从一入学就开始聚众打架,后来还因为打老师被连着留了两级。
    几个学校里的混子生多多少少的都和他有过矛盾。
    “我也是听职高的朋友说的,韩立那个人好像是有暴力倾向,周小萌是他女朋友,经常被他打的浑身是伤,那天他动手的时候,刚巧被我们给碰见了。”程旭说。
    烟雾模糊了他的面容,连带着他的声音也模糊不清起来。
    “行哥也没打他,就顺手帮了周小萌一把。”似乎是怕她误会,程旭又多解释了一句,“那个时候,韩立扯着她的头发,就这样拽着把她给拖出了学校,估计他们学校的人也不敢招惹韩立,就没人去帮忙。”
    林青柚的手交叠抵在下巴上,安安静静的听着。
    “韩立可能觉得咽不下这口气吧,就带了人来三中找行哥的麻烦,刚好碰到了阳阳,韩立以为阳阳是行哥的女朋友,就强行把他给拉走了。”
    说到这里,程旭忽然问了一句:“你知道余松吗?”
    “余松?”
    林青柚快速的在脑海中回忆了一下自己对这个名字的印象,托良好的记忆力所赐,她很快想起了自己从哪里听过这个名字——湘州游乐园。
    之前国庆假期的时候,她和景行一起去了湘州游乐园,景行当时给简洁打了个电话,口中说的就是这个名字。
    “你是说,也是在三中的那个男生吗,头发编成了脏辫,喜欢穿花衬衫的那个?”林青柚回忆了一下自己与小脏辫打过的几次照面。
    “对,是他。”程旭点头,又吸了一口烟,说,“他就是余松。”
    林青柚问:“他也是和韩立一起的?”
    “也算是吧,不过余松和周小萌的关系挺好,和韩立就不知道怎么样了,当时我们去找阳阳的时候,还是他透过来的口风。”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令人不愉的事,程旭的声音哑了下来。
    “当时,我们在仓库找到阳阳的时候,他就一声不吭的蜷缩在角落里,浑身都是伤,不仅是拳脚打出来的,还有很多是那种……长鞭抽出来的。”
    程旭这话说的很隐晦,将这段给一笔带了过去。
    “后来的事你应该也听说了,韩立带人去三中找行哥耀武扬威的时候被打了一顿,救护车来了好几辆,七个大担架排成排的把人给抬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