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校园 > 从校服肏到婚纱(1V1 SC) > 第35章、后遗症
    “别这样看我。”周洪骏舔唇瓣,嗓音沉哑,“想肏。”
    苏向暖红着脸蛋,小声说:“那忍忍~”
    楼下那么多人,她可不敢在这种地方发情。
    虽然小逼很痒,确实好想要。
    周洪骏轻哼,手仍旧停在她软嫩的胸前,隔着奶罩狠狠的揉了几把她的大奶,才替她扣好衣裙。
    这时,门被推开。
    钟莫离笑着看向两人,“快吃饭了,下去吧。”
    来的路上,周洪骏曾经跟她说,在周家遇到什么人都不奇怪。
    还好,苏向暖做足了心里准备。
    楼下的人很多,有几个她还挺眼熟,大概是学校领导,啤酒肚,还没有来得及秃的头顶,眯着眼,和蔼的笑容中带着抹不易察觉的恭敬。
    周逸盛在上座,其余的人以他为中心次第排开,等到苏向暖这些晚辈时,只剩下门边的几个位置。
    旁边还坐着几个同学,看模样应该是领导家的孩子,脸认不全,她对旁边的姜柏笑了笑。
    周洪骏睨她一眼,桌底下,捏紧她的手背。
    一切从简。
    饭桌上说得都是客套话,苏向暖无聊就低头把玩周洪骏的衣摆,趁着没人,小手再慢慢朝下,今天他穿了件小西装,领口系着红色的领结,大腿根部很烫。
    硬了。
    西裤隆起,手指戳上去像温热的棍子,苏向暖逗它,又不敢放肆。
    几次之后,周洪骏凑到她耳边,咬她耳朵,“信不信现在肏你。”
    苏向暖看了眼那边正在聊天的周逸盛,信心十足的摇头。
    周洪骏见她有恃无恐,也不生气,手放到餐桌上,倏然解开了领结。
    一旁收拾桌子的女佣见发现碗筷处摆着个领结,问:“少爷,这个需要帮您收起来吗?”
    这一声不大不小,恰好让周围的人都听见了。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移过来,苏向暖猛地收手,尴尬的举起橙汁,假装喝水。
    然而,钟莫离的下一句话,让她差点把橙汁喷出来。
    “洪骏,你脖子上是怎么回事?”
    周洪骏斜斜的看了苏向暖一眼,不答话。
    他的脖颈处有两道红线,淡了些,还是明显。
    众人的目光又从周洪骏的身上移到旁边的苏向暖身上。
    就在苏向暖满脑子想着该如何矫饰的时候,身边的人不痛不痒的来了句,“她抓的。”
    挺记仇啊。
    苏向暖闭眼吸气,心一横,正准备开口……
    周洪骏继续说:“我俩打架,她不小心抓到的。”
    话都到嘴边了,又生生咽下。
    苏向暖气呼呼地看他,软糯的嗓,没忍住抱怨出声,“你怎么这么烦啊,多大人了还告状。”
    就像撒娇。
    一群人说笑着过去。
    周逸盛提醒,“别欺负你妹妹。”
    周洪骏答,“她欺负我多一些。”
    这顿饭吃得不痛不痒,晚餐后,周洪骏带着苏向暖要走,钟莫离留两人,“不在家住一晚吗?房间都给你收拾好了。”
    对于她这副女主人的姿态,周逸盛没做声。
    周洪骏看向身边的姑娘,“你说?”
    这地方,风景是美,可是她一秒都不想多呆,她被周洪骏养坏了,只想跟他在一起,做什么都好。
    苏向暖正准备摇头,钟莫离似乎几秒之内就掌握了说服周洪骏的诀窍。
    她走过来牵住苏向暖的手,“暖暖,第一次来家里,多留一晚上吧?”
    “钟老师,我……”
    “平时你俩住在外面,我们长辈照顾不到,难得周末,就留下来住一晚,刚好我弟弟也在,你们年轻人也有话聊。”
    钟莫离的弟弟是姜柏,他站在楼梯上,朝着苏向暖笑。
    苏向暖耳根软,就差同意了,周洪骏牵起她的手,不由分说道:“走。”
    然而两人还是没走成。
    傍晚,山间下起了雨,山路泥泞。
    于是苏向暖被迫坐在桌边听钟莫离说教,她的嗓音温厚中藏着尖锐,比细雨要响一些,语调像背书,字正腔圆。
    苏向暖一度怀疑,她是不是提前写过逐字稿。
    “洪骏,这么些年,你父亲过得也很痛苦。”
    ……
    餐桌上,周洪骏把玩着苏向暖的手,纤细的手指分开,再并拢握拳,这种乏味的游戏,他能玩好久。
    涉及到家务事,苏向暖没听两句就想走,奈何手在他掌心,走不了,耳朵也跟着悄悄竖起。
    午夜。
    脑袋昏沉,苏向暖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
    陌生的环境,身边睡着熟悉的人。
    她翻身,男人哼了下,没醒,手轻车熟路地朝她胸捏过来,“奶子又痒了?”
    苏向暖否认,“没有。”
    乳尖挺立,本来不痒的,被他碰了下,好像是有点了。
    “小淫娃,口不对心。”
    周洪骏闭着眼睛,哼笑了下,也不管她,撩开她的衣摆,替她搓揉饱挺的大奶子。
    “小逼忍着别流水。”少年口气慵懒,仍闭着眼,“明天王嫂清理床单,会以为你尿床的。”
    被他叁言两语的就说得有些湿了,苏向暖推他的脸,“那、那你别弄我啊。”
    身旁的人呼吸绵长,若不是手还她胸前搓揉,苏向暖会以为他睡着了,他睡觉的模样实在好看,眼睫低垂,眼窝深邃,高挺的鼻梁,薄唇微抿,让人忍不住想吻上去。
    似乎是缓过睡意了,周洪骏倏然睁眼,恰好对上她慌乱的眸。
    他笑,“实在忍不住想流水,哥哥用鸡巴堵住也可以。”
    被他磨着小逼,苏向暖的睡意也消了大半,她突然想起昨晚钟莫离那堪称背书的长篇大论,在若干弯弯绕绕的爱恨情仇中,提炼了一个重点。
    “你妈妈小时候为了逃走,把你扔雪地?”
    周洪骏低着头,正啃咬着她的胸,苏向暖看不见他的表情,但能感觉他的牙齿顿了下,接着含糊的应了声。
    “那留下了什么后遗症?”
    其实这才是苏向暖关心的,旁的细枝末节她不过耳,更魔幻的豪门恩怨她都听过,唯独钟莫离的那句后遗症,被她记在心间。
    周洪骏抬头,笑得意味深长,“想知道?”
    “想。”苏向暖想了会儿,低声说,“你要是不愿意说的话……”
    周洪骏打断她,“其实你应该知道。”
    苏向暖:“嗯?”
    周洪骏捏了把她腰间最近长出来的肉,“哥哥在你这里面射过多少回了,怎么没见它有动静?”
    苏向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