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校园 > 我的璀璨人生 > 第438章 爱,即为占有
    楚婉儿就那样躺着,玩偶娃娃一样,只有眼睛一眨一眨。
    不知道躺了多久,她才翻了个身,从散落在床下的衣服里,摸出手机。
    昨天晚上谢方臣突发头痛,她怕来电惊扰谢方臣,便将手机开了静音。
    现在打开,才看到郑霏霏发来的微信。
    【婉儿,我跟你讲,一衡他今天晚上回家了!】
    【我还本来打算今天晚上依旧过去找你的,既然一衡回家了,那我就先跟他呆在一起,改天再找你啊。】
    短短几句,足以见得丁潼的喜悦。
    楚婉儿盯着郑霏霏的头像,想到昨天晚上听谢一衡说的那些话,不由得重重叹了口气。
    谢一衡已经说明了自己不会改正,说明了他就是喜新厌旧,除了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批判,是真的不能把他怎么样。
    他若是不打算改,那只能郑霏霏受不了自行离开。
    可看郑霏霏这个样子,又怎么可能主动离开谢一衡。
    真是孽缘。
    楚婉儿正感慨着,突然进来一个电话。
    她等电话响了一会儿,才接起来。
    “郑大哥,早上好。”
    “婉儿早啊。”郑闻天声音清脆爽朗,显然是早就起来了,“我刚刚拨出去的时候,还想着如果打扰到你睡觉,就不好了。”
    楚婉儿笑笑:“没事,我早就醒了。”
    “时差倒过来了?”
    “……嗯。”
    听楚婉儿兴致缺缺,郑闻天没有再继续寒暄下去,而是直奔主题:“我看你状态也调整过来了,就不要继续耽误时间了,等会儿过来我公司吧,咱们把正事办了。”
    楚婉儿蹙眉,如实道:“郑大哥,不瞒您说,星云娱乐那边,我的辞职申请还没批下来……”
    “他们不放你走吗?”郑闻天瞬间变得严肃。
    “倒也不是……”楚婉儿不想提谢方臣,便扯了个谎,“就是他们最近改了章程,手续比较繁琐,所以还没弄下来。”
    郑闻天听后,声音明显的放松了不少,“这样啊,这没事,不会有什么影响,那边先慢慢办着,你先过来我这边熟悉熟悉,正好今天我在,带你认识一下公司的人。”
    作为一个员工,老板都这么说了,哪里还有拒绝的理由。
    楚婉儿答应下来:“好,我等会就过去。”
    “行,地址我发你手机上,你尽量在上午过来,上午还有别的新员工,你们可以认识认识。”
    “……好。”
    挂掉电话,楚婉儿从床上坐了起来。
    就算是她想浑浑噩噩的消沉下去,看来也是不行的。可惜的是,昨晚这么好的机会,她竟然把辞职的事情给忘了!
    哎,失策!
    下次见谢方臣,不知道又是什么时候了。有丁潼在,谢方臣见她,恐怕是有诸多不便。
    已经是结了婚又离了婚的人了,楚婉儿也没矫情,在谢方臣的别墅里洗了个澡,收拾妥帖后,才慢吞吞离开。
    至于那乱糟糟的床铺,她没去整理,仍由它乱着。
    刚出门,就看到外卖小哥,外卖小哥递过来一个牛皮纸袋,“女士您好,您的早餐外卖。”
    楚婉儿愣了下,接了。
    她打开牛皮纸袋,看到里面样式丰富的早餐,足有六七种。
    “呵呵……”
    谢方臣还真是挺会做人的,是不想冷落了昨夜共度良宵的她,所以还贴心的为她订了早餐。
    这个行为,恐怕丁潼也是不知道的。
    楚婉儿提着牛皮纸袋,走到垃圾桶旁,她胳膊都伸了过去,却最终是没忍心松手。
    算了,还是不扔了。
    这么好的早餐,扔了多浪费。
    她就算是厌恶谢方臣这样虚伪的做法,也不能浪费粮食,毕竟就算是现在这个时代,也有好多人吃不上饭呢。
    抱着牛皮纸袋,楚婉儿上了出租车。
    ……
    谢氏集团,会议室门外。
    丁潼绞着手指,一脸紧张的探头朝会议室里看。
    eric走出来,关上会议室的门,问:“丁小姐,有什么事吗?”
    “里面谈的怎么样了。”丁潼抬起手腕,指了指腕部的手表,“这都已经进去一个小时了,还没谈出结果吗?”
    eric为难的摇摇头:“没有,本来谈好的投资,现在说是各种原因,没法落实了。照现在的情况,再这样下去,第一轮融资,可能就要失败了。”
    丁潼不解:“为什么啊,这个项目不是很多人看好吗,为什么会这么困难?”
    “你说呢?”eric有意看了丁潼一眼。
    丁潼瞬间就明白了。
    当然是因为她舅舅,韩山。
    韩山之前只是私底下暗示谢方臣,要参与这个项目,但昨天晚上,韩山直接放出话,说是必须要跟谢方臣合作做这个项目。
    大家都是商场上的老狐狸,一下子就明白了韩山的意思。
    eric叹气:“虽然说谢氏集团家大业大,但先生毕竟才接管谢氏集团不久,并且之前在谢明山手里,谢氏集团出了很多问题,他们不愿意投资,也着实没有办法。哎,现在这个局面,相当不乐观。”
    看丁潼眸光闪烁,eric点到为止,没有再说下去。
    “丁小姐,您先回休息室吧,我估计这边还得好一会儿。”eric表情十分无奈,“我先进去了。”
    “嗯,好。”
    等eric进了会议室,丁潼又在外面站了会,才慢悠悠朝着休息室走去。
    进了休息室,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她拿出手机,开始给韩山发信息。
    一条一条,全部都是关于谢方臣与谢氏集团的。
    她发给韩山的那些信息,若是给人看了,十有八丨九会认为,丁潼是韩山派过来监视谢方臣一举一动的。
    不过,事实也的确如此。
    丁潼表面上是慌里慌张的跑来给谢方臣通气的,实际上,就是受韩山指使,来看谢方臣会作何反应,并且试探是真是假的。
    当然了,她喜欢谢方臣这件事,的的确确是真的。
    正因为喜欢,所以,她才要联合韩山一起,将谢方臣这个不受她掌控的男人,拿捏在她的手心。
    发完信息,丁潼切出微信,回到手机桌面。
    她的手机桌面是一张简约壁纸,壁纸上白底黑字,写着一句话。
    “爱,即为占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