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校园 > 我的璀璨人生 > 第281章 伪装的坚强
    当会议室的人潮水般散去,偌大的会议室只剩下谢方臣与谢一衡两人的时候,谢方臣总算是拿下了那副兄友弟恭的面具,脸上写满了胜利者的喜悦与轻蔑。
    “你赢了。”谢一衡惨笑,“赢得很漂亮。”
    谢方臣无辜的瞪大了眼睛,“没想到啊,你居然会这么大方的承认我赢得漂亮,我还以为这会没人了,你会扑上来打我呢。”
    “怎么会呢,你觉得赢得很漂亮,漂亮的我都想给你鼓掌。为了今天,你准备了很久吧。”
    谢一衡是如此的平心静气,倒让谢方臣也平静下来,他敛去脸上嘲弄的笑意,轻轻点了下头。
    “是,准备了很久。”
    “不容易,真的不容易。”谢一衡自嘲的摇了摇头,“我自问如果是我站在你的位置上,是做不到你这个地步的,你确实厉害,有父亲的风范。”
    谢方臣脸色倏地变得难看,声音也变得尖锐,“别把我和他相提并论,我跟他不一样!”
    谢明山是一个抛弃妻子,没有心没有感情的烂男人,他跟他,完全不同!
    “不一样吗,我看你们挺像的,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的人。”谢一衡突然笑起来,“说心里话,我现在虽然很不甘心,但却也觉得轻松。”
    谢方臣眯起眼睛,看向谢一衡的眼神充满了怀疑。
    “真的,我说真的,或许父亲一开始就是对的,我根本不适合经商。这些天被迫承担起集团的责任,我才深深的发现,我根本不喜欢这种生活,不喜欢当什么总裁。”
    谢方臣一针见血,“你不是不喜欢,你是做不了,没这个能力。”
    被这样扎心的指出来,谢一衡也不恼怒,大方的承认了。
    “对,我做不了,我没那个能力。以前我觉得自己是没施展的空间,是爸爸不给我机会,现在跟你一对比,我明白了,确实是我没能力。”
    谢一衡是这样的坦诚,这样容易的就接受了自己不行的事实,平静又自嘲的他,让谢方臣没有丝毫复仇成功的快丨感。
    他期待的,可是谢一衡的歇斯底里,是谢一衡的怒不可遏,是谢一衡的痛苦和眼泪。
    谢方臣盯着谢一衡的眼睛,沉下脸,冷冰冰开口:“亏你还能笑得出来,你不觉得,你现在是一个笑柄吗?”
    “觉得,也不觉得。”谢一衡想了下,“我觉得是你太强大了,而不是我太弱了,这样输给你,我也心甘情愿。”
    谢方臣:“……”
    他该怎样去煽动谢一衡的情绪,才能让谢一衡愤怒发火,才能让谢一衡露出他想看到的表情。
    早知道,他就应该钝刀子割肉,一点一点来的,可能会多费点功夫,但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让谢一衡直接丧失了所有争斗的念头。
    这样的胜利,也太没有成就感了。
    “好了,我已经浪费很多时间了,集团就交给你了,我得去艹办父亲的葬礼了。”谢一衡手撑在膝盖上站起来,走到谢方臣身边的时候,还伸出手,在谢方臣肩头拍了拍,“加油,好好干。”
    谢方臣:“……”
    太难受了,跟他想象之中的画面,差太多了。
    谢一衡走到会议室门口,又转过身,看向定定站着,脸色阴沉的谢方臣。
    “虽然你现在已经得到了集团,但也不要掉以轻心,觉得万事大吉了,我虽然能力不如你,但是我会找你监督你的,若是你乱来,让集团失利蒙羞,我可是会再回来尽力跟你搏一搏的。”
    “我先去忙了,你就留下来,好好享受一下即将当家做主的喜悦吧。”
    谢一衡说完,洒脱而去,明明是一败涂地的人,却一点都没有一败涂地的失落。
    反倒是独自站在会议室里的谢方臣,看起来背影有些落寞。
    空荡荡的会议室,冰冷的各种电子设备,谢方臣身处其中,显得那么的孤单,那么的单薄。
    ……
    谢一衡其实并没有像他在谢方臣面前表现出来的那般洒脱,他步履不停的走出谢氏集团,匆匆忙忙上了一辆出租车。
    上了出租车后,他才长长叹了一口气,将手背搭在眼睛上,任由两行清泪滑丨落。
    虽说他从小就不是什么天才,但因为是谢家少爷,所以不管做什么,都有最好的资源,最好的老师,在这样的条件下,他几乎没怎么尝过挫败感的滋味。
    就连暂代谢氏集团,没能像想象之中那般叱咤风云,他也安慰自己,不是他的问题,而是谢氏集团太过于庞大,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处理的过来的。
    他这个样子,已经算是人中龙凤了。
    可是,谢方臣的出现,谢方臣的所作所为,有如一记闷棍,重重的砸在了他的头上。
    他也是生平第一次,尝到了什么叫做碾压。
    智商上的碾压,能力上的碾压,这种碾压简直让人怀疑自己的存在,怀疑自己活着的意义。
    太强了啊,谢方臣那文件夹里就政策与未来发展前景的诸多考虑,是他想都没想过的。
    方才若不是那样装作坦然,装作云淡风轻,他真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脸面从集团走出来。
    ……
    楚婉儿打了个车,到了医院。
    医院门口没有像她想象的那样被记者围堵,跟以往她来过的每一次一样,没什么异常。
    见状,楚婉儿不禁猜测,谢明山的遗体,应该已经移去别的地方了,相对应的,记者和媒体也跟去那边了。
    她虽然这么想,但还是慢吞吞上了楼。不管怎么说,她人都已经来了,若是不上去亲眼看看,会不甘心的。
    即便是谢明山的遗体真的被移走了,她还可以问问护士,被移去哪个地方了。
    坐电梯上楼,到了原先谢明山住的那一层,走廊空荡荡的,只有一个护士手里拿着温度计,从她面前走过去。
    楚婉儿连忙上前,叫住了护士。
    “你好,我是谢明山先生家属的朋友,我是过来探望的,请问谢明山先生的家属在吗?”
    护士一脸莫名,提防的问楚婉儿:“你是谁?”
    “我叫楚婉儿,是谢方臣先生与谢一衡先生的朋友,我……”
    “你是谢方臣原来的那个助理吧。”护士上下打量了一番楚婉儿,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还是楚妍的女儿!”
    楚婉儿:“……是。”
    没想到,在这种私人医院里,护士也是这么的八卦。
    “麻烦你告诉我,谢明山先生……”
    楚婉儿正开口问着,突然电梯打开,她听到声音视线扫了过去,出乎意料的,她看到谢一衡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与此同时,谢一衡也看见了她。
    “婉儿?你怎么在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