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校园 > 我的璀璨人生 > 第110章 六月份结婚吧
    谢家别墅,灯火通明。
    二楼的主书房里,谢一衡站在父亲谢明山的书桌前,百无聊赖的听着谢明山的训话。
    这样的训话过段时间就会来一次,谈话的内容谢一衡早就烂熟于心,都快背下来了。
    无非,就是让他少交往点女人,多把心思往正事上放,七尺男儿不能天天围着女人打转,应该拿出自己的志气,好好在商海里拼一把。
    切。
    谢一衡也不是完全没有事业心,只是父亲把控着整个谢家,并不给他任何实权,他即便是想干点什么事情,也要处处受到牵制,处处听父亲的。当然了,他也想过跟父亲要钱,出去单干闯一闯,试试在没有谢氏家族的影响下,他能做到哪一步。
    然而,他的想法被父亲无情的拦截了,他那个项目当时都已经初具规模了,还是被父亲一句话就推翻了。
    父亲的大发雷霆,使他放弃了出去闯一番的想法。
    在家族里干什么都会受到桎梏,而出又出不去,所以哪来的斗志呢,反正自己又做不了主,再费劲努力也会打水漂,何必呢。
    不过今天,谢明山叫谢一衡过来,不是来老生常谈的。
    他合上那支用了数十个年头的钢笔笔帽,问谢一衡:“你跟楚妍那女儿,相处的怎么样了?”
    新颖的谈话让谢一衡一怔,他一时间竟然没反应过来,直到看到父亲不悦的皱起眉头,他才迟钝的啊了一声。
    他挠挠头:“相处的挺好的。”
    谢明山眉头依旧皱着,对谢方臣的这个回答很是不满:“挺好的是什么意思,你们发展到哪一步了?”
    “这个……”谢一衡语结,即便他有心编点料出来,也没法跟父亲谈论那种话题。
    别说谈那种话题了,就是父亲现在追问他跟楚婉儿的事,他都觉得怪怪的。
    可谢明山似乎没觉得跟儿子谈论这个事没什么不对,他端的还是一本正经的态度:“你怎么回事,我不是上次就跟你说了,叫你认真对待,不要再跟其他不三不四的女人搅合在一起了吗?”
    “……”谢一衡感觉头顶简直都在冒青烟,他勉强压下心底里的负面情绪,向父亲解释,“没有了,在认真对待。”
    “是吗?”谢明山明显不相信。
    谢一衡耐着性子点头:“是的,我们两个每周至少约会一次,也约会了小半年了,说实话,我还挺喜欢她的。”
    “你喜欢不喜欢她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喜欢你吗?”
    谢明山这一句质问,差点让谢一衡当场吐血。
    但他也知道没法跟父亲讲道理,只能继续回答:“她应当也是喜欢我的,不然不会跟我一直约会。”
    “应当?还是确定。”
    “……确定。”
    谢一衡顶住父亲探究的目光,表现的很自信。
    虽然这是谎言,但是他心里已经为自己想好了退路,到时候如果必须跟楚婉儿解释这个问题,那他就说,是没办法才这么说的,是为了让家长放心才这么说的。
    本来嘛,都约会了几个月了,要是还没有感情还没有互相喜欢,那也太假了。
    可让谢一衡万万没想到的,是接下来父亲的一句话。
    谢明山重新又拧开了笔帽,似是命令又似是商量:“继续好好约会吧,你们的婚事,我打算安排在六月份左右。”
    谢一衡啊了一声,“婚……婚事?”
    “不然呢?你当相亲是在过家家吗?”
    谢明山严厉的视线扫过来,将谢一衡原本的疑问统统都逼了回去。
    算了,还是不直接问了。
    反正又不是当下立马就要他跟楚婉儿结婚,他还有时间随机应变,先把父亲稳住再说。
    “我知道了,我会继续跟楚婉儿好好约会的。”谢一衡低着头说。
    谢明山注视了谢一衡几秒,摆摆手,像是打发走不愿意见的人一样:“下去吧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谢一衡:“……好的,父亲您忙。”
    从谢明山的书房里退出来,谢一衡关上门,长长呼出一口胸腔内的浊气。
    他感觉再跟父亲说下去,他就快要爆发了。
    不过他也很清楚,这仅仅是他的感觉而已,而他这个感觉,每次和父亲谈过后都会出现一次,但他至今还没有爆发过。
    “少爷。”穿着谢家找设计师特别设计的女仆服的女仆路过,双臂抱着盘子,欠身问候谢一衡。
    谢一衡不由得挺直了后背,矜贵的轻轻一点头。
    直到女仆走远了,他才松开握着书房门把手的手,慢悠悠朝自己屋子里走去。
    至于父亲刚刚说的,六月份要跟楚婉儿结婚的事,不是还有六个月呢吗,还不用太着急。
    当前最要紧的,是怎么把那个参加选秀的漂亮妹妹追到手。
    第二天谢方臣六点就起来了,六点半他已经穿戴整齐洗漱完毕,站在了农家小院的院子里。
    “起这么早啊,小谢。”
    周一元笑着跟谢方臣打了个招呼,他可能比谢方臣起的还要早,这会儿已经跑完步回来了,肩膀上搭着一块毛巾,脸上脖子上都是汗。
    “周大哥,早啊。”谢方臣也热络的挥挥手。
    “刚起来?饿了吗?”周一元问。
    谢方臣摇摇头:“还好,昨晚吃的挺饱的,这会还不饿。”
    “那就好,你饿了的话就去冰箱自己找点吃的,咱们早饭是一起吃的,估计四十分钟后了。”
    听周一元这么说,谢方臣反应过来,他垂下做伸展运动的胳膊,主动上前问:“周大哥,你是要给大伙做早饭吗?”
    周一元很是自然的嗯了一声:“是啊,你想吃什么,今天是你第一次吃早饭,我让你点个餐。”
    “我什么都行。”谢方臣笑笑,他跟着周一元走到洗手池旁,边看周一元洗手边说:“反正我闲着也没事干,我给你打下手吧。”
    “不用,你自己玩会吧,早上没什么事做,很简单的。”周一元关上水龙头,甩掉手上的水珠,看谢方臣原地不动站着,表情也没变,又改了口:“那你来帮我擦萝卜丝吧,我做个麻辣三丝。”
    谢方臣重重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