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都市 > [基建]我儿秦始皇 > 0024
    确定好嬴小政的学习时间后,秦昭襄王才分出注意力,又看向了所谓的火、药配方。
    看着上面不知所云,乱七八糟,从未听过的配料名字,秦昭襄王皱紧了眉头,眼里的怀疑几乎要凝成实质:“你确定,这些东西真的存在?”
    这么多东西,他也就知道木炭与草木灰是什么东西,除此之外,没有一样是他认识的。
    赵馨看了秦昭襄王一眼,点头:“王上若是不信,可以先将配方保存下来,等到王齮将军班师回朝之后,再与他手上的配方一一对照。妾保证,这个配方与交给王齮将军那张一模一样,不但是配料名字,连顺序也一样。绝没有糊弄王上的意思。”
    秦昭襄王皱眉,犹豫之后,到底还是想要提前看看□□包真正威力的想法占了上风,于是摇头:“不用等王齮回来,寡人这就让人去将配料找齐,到时候你配出来给寡人瞧瞧。”
    赵馨无奈,只能点头应下。
    秦昭襄王很快指定了一位官员,让他负责寻找配料一事。
    赵馨叹着气,认真向秦昭襄王派来的官员描述每一种矿物到底是什么样子,一般会出现在什么地方,又该如何采集等等。
    一直到赵馨将每一种矿物都说清楚了,秦昭襄王才点了点头:“这样听着才靠谱。”
    赵馨扫了秦昭襄王一眼,到底没有说什么。
    见完秦昭襄王,赵馨等人便要退下了。她冲着嬴小政招了招手,便见他直接从秦昭襄王的座位上下来,啪嗒啪嗒地跑到了赵馨面前。
    赵馨一把将人抱起来,然后跟着嬴异人一起离开了秦昭襄王的宫殿。
    她本来以为可以回宫,却见嬴异人回头,眼神复杂地看着自己。
    吕不韦大致知道两人等会儿的去处,于是告辞离开。
    等人走后,嬴异人才开口道:“见王上,还要去见我的父亲,还有母亲。”
    赵馨一愣,才想起来嬴异人的父亲还没死。
    她点了点头:“应该的。”
    赵馨自己倒是无所谓见不见嬴异人的父亲嬴柱与生母夏姬,但嬴小政作为晚辈,在抵达秦国后却必须拜见这些直系长辈。
    嬴异人见赵馨配合,这才松了口气。
    他想到刚才秦昭襄王与嬴小政相亲相爱的画面,眼神微动,竟落后半步,想要与嬴小政接触。
    但没想到,嬴异人的手刚碰到嬴小政,他便像是受惊一样,躲开嬴异人的手。
    嬴异人的脸色瞬间阴沉,看向嬴小政的眼神也变得不善起来。
    赵馨登时不乐意了:“你这是什么表情?”
    嬴异人下意识瑟缩一下,但想到如今是在咸阳宫,他瞬间有了底气:“我是嬴政之父,他却这般抵触我的亲近。你是否在背后说了我的坏话?”
    他倒也知道,自己当初抛妻弃子不厚道,之前也没想着与赵馨计较。
    但想到刚才秦昭襄王对自己,与对嬴小政完全不同的态度,他心里非常明白,只有与嬴小政处好父子关系,他才能拥有更多在秦昭襄王面前露脸的机会。
    秦昭襄王对嬴异人没什么感情,嬴异人对他同样。
    如今的嬴异人,很清醒地将自己与秦昭襄王的关系定位在了君臣之上,作为臣子想要在王上面前露脸,自然要用尽一切办法。
    可如今,他身边就有一个最好的机会,看起来却根本无法接近,他如何不恼怒?
    赵馨却看着冷笑:“我还想问,你以前对崽崽做什么了呢。你也别觉得是我在背后说你坏话,自己回想一下,在秦军大营的时候,你哪次接触崽崽,他不是下意识躲开了?”
    只不过以前嬴异人不在意,所以完全没往心里去。
    如今他在意了,也发现了这么明显的一个细节。
    嬴异人回想片刻,总算从记忆中扒拉出了赵馨所说的画面。他略有几分尴尬,却还是死鸭子嘴硬:“这只能说明你在秦军大营以及回秦路上没有说我坏话,谁知道以前在赵国的时候……”
    赵馨白了嬴异人一眼,懒得与他吵,抱着嬴小政就要往自己的住处走。
    嬴异人急了,赶紧拦住两人:“先去父亲那儿。”
    赵馨看着他:“我说你坏话?”
    嬴异人深吸一口气,摇头:“我说错了,你没有说我坏话。”
    赵馨这才转身:“前面带路吧。”
    嬴异人憋了一口气,却因为担心赵馨撂挑子不干,只能默不作声地带着两人往公子嬴柱的宫殿赶。
    等他走在前面,看不到母子二人的表情后,赵馨才低头看向嬴小政,眼神带着几分了然。
    她之前也曾好奇过这个问题,因为嬴小政对嬴异人的反应实在有些过激,就好像他本能地害怕与抵触嬴异人这个父亲一样。
    但赵馨回想以前,却找不到太多嬴小政与嬴异人接触的画面。
    不过后来发现嬴小政是重生的秦始皇后,一切迎刃而解——
    这辈子因为自己,“赵姬”与嬴小政不至于留在赵国被当做出气筒,一直长到八岁之后,秦昭襄王都没了,才被赵孝成王出于讨好嬴异人的目的送回秦国。
    但回到秦国后的日子,也不见得比在赵国的时候好多少。
    毕竟以赵姬母子在赵国的处境,嬴小政只怕根本就没机会接触书籍,更惘论读书识字。
    不但没办法读书识字,他也没机会习武。
    一个文武不通的公子,半路回到秦国,在咸阳宫内真不一定多受欢迎。
    何况当时的秦国,已经有了一个与嬴异人一起生活了好几年,处处比嬴小政优秀的成橋公子。
    若嬴小政是一个全新的人,已经摆脱原本命运,被她时刻带在身边,没吃苦没受累的,自然不会对嬴异人产生不好的情绪,更谈不上抵触这个父亲。
    但谁让,这个嬴小政是重生崽呢?
    赵馨笑了笑,没办法,自己前世造的孽,这辈子自己慢慢还吧。
    三人很快来到嬴柱的宫殿。
    嬴异人的生母夏姬并不受宠,若非如此,他当年也不至于被送去赵国当质子。
    所以在嬴柱的宫殿,三人并未看到夏姬,反倒见到了一位风韵犹存的夫人。
    嬴柱转头介绍:“这是华阳。”
    嬴异人拱手行礼:“华阳夫人。”
    华阳夫人摆摆手,直接免了他们的礼。她对嬴异人兴致缺钱,反倒在看到嬴小政之后,多了几分兴趣:“这是你在赵国娶的夫人,还有孩子?”
    嬴异人愣了下,点头:“这是赵馨,这是我儿子嬴政。”
    华阳夫人眉眼柔和,冲着嬴小政招招手:“政儿,快到祖母身边来。”
    赵馨惊奇于嬴小政的好人缘,低头冲着嬴小政点了点头。
    嬴小政这才去了华阳夫人身边。
    等发现华阳夫人看向嬴小政的眼神中,时不时就会流露出几分遗憾与怅惘时,赵馨突然想起,这位原本会与嬴异人结成政治同盟的华阳夫人,会选择嬴异人,正是因为她没有孩子。
    因为没有孩子,所以才会看到嬴小政的时候,掩饰不住对他的喜欢吧。
    嬴柱一直板着脸,并未施舍多少眼神给嬴异人。
    一直到华阳夫人将嬴小政叫到面前,他才看了嬴异人一眼:“你倒是养了一个好儿子。”
    嬴异人握紧拳头,一点儿也不开心。
    嬴柱说了这句话便转开头,看着华阳夫人说道:“你若是喜欢嬴政,便将人抱到身边养育便是。”
    赵馨一愣,秦王宫这些人都怎么回事?怎么一个个刚见面就想要抢孩子?
    她赶紧开口:“王上命令,政儿年幼,除了每日下午与妾待在一起外,以后每日上午要跟着王上学习。”
    嬴柱与华阳夫人不约而同地看向赵馨,嬴柱开口:“王上每天上午要亲自教导嬴政?”
    赵馨点头:“王上本打算让政儿一整天都跟着他学习,只是政儿年纪小,离不得母亲,所以才留出了半日。等政儿长大,怕是一整天都不得空。”
    嬴柱与华阳夫人对视一眼,心情略有几分复杂。
    王上,这是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