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校园 > 藏不住他的世界 > 129、埋伏
    “将东西交出来!”
    这男人目光凶狠,眼中的锐利却又带着谨慎之色,他甚至操着一口纯正的普通话。
    苏晨明白,这必是中东那个国家政府的人了。
    握在她肩上的手一紧,并没有丝毫颤抖,纪叙梵傲然一笑:“我们中国人有句老话说——恕难从命。”
    男人冷笑:“初次见面,容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哈里德。至于我是什么人,想必纪先生知道,正如我知道纪先生和苏小姐一样。纪先生,你们不怕死?你那边是十多人,我这边也是,你以为咱们是势均力敌?这教堂外,还埋伏了不少人。”
    “哈里德先生,这里是中国,我是什么人,你想必知道,我身边这个是海澜庄家的主事人,你想必也知道,你要把我们都杀了?若你这么做了,你认为你能安全出境?”
    哈里德脸色一变,眼梢猛地一掠那纪叙弘。纪叙弘挑眉轻笑,随即冷冷道:“不必你说,我们既是合作关系,我自会知道怎么做。”
    他目光在苏晨脸上停留一阵,最后缓缓看向纪叙梵:“嘿,梵,好久不见。”
    纪叙梵语气却是淡漠:“大哥,你该回精神病院去,你是个病人,这里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纪叙弘一声怪笑,眸光变得阴沉猩红。他枪口用力一顶,夏静宁似是不愿为纪叙梵增添麻烦,已是极力咬住唇瓣,终是忍不住发出微微痛苦的声息。
    苏晨明显感觉到纪叙梵的手微微一动。
    她呼吸一促,他其实还爱着夏静宁吧。
    对她好,是愧疚和责任使然。
    “我待精神病院做什么?这里有个好滋味的女人,难怪你那么爱她,她的身子,无一处不好,声音无一处不曼妙,我这么多年还印象犹深,我为什么要待精神病院?”
    他说着飞快地在夏静宁嘴上吻了一下,
    夏静宁眼泪都流了出来:“你闭嘴!”
    纪叙梵没有说话,但他已松开了苏晨,不觉间已踏前了一步。
    他下颌紧绷着,苏晨看到他棱角的线条变得冷硬峻峭,眼中罩上一层寒气。
    苏晨抱紧手中八音盒,心下慢慢冷去。
    也便是这一瞬,她突然明白了很多的东西,包括这些日子,自己已变得很是平静的感情。
    “放开她。”
    终于,纪叙梵冷冷盯着纪叙弘,开了口。
    夏静宁泪流满面看着他。
    止不住心底颤抖。
    他还是放不开她。
    他还爱她。
    很爱。
    她哽咽着说:“梵,不用管我,你和苏小姐好好过,要幸福。”
    哈里德再次变了脸色,纪叙弘亦然,他猛一掐夏静宁脖子,夏静宁一声痛叫。
    他冷笑吼道:“梵,将那盒子给我,否则,我杀了她。她既然不爱我,我出来找她对她说了那么多的心里话,她还是执迷不悟,我也没什么好留恋的。”
    纪叙梵沉声道:“放了她,这帮人许诺给你什么条件,我加倍给你,你好不容易出来,也要钱才能生活,哥哥,你从小便没吃过苦,没有钱,你比死更难受。”
    “我会信你吗?去,将那女人的盒子拿过来给我。”
    纪叙弘一声低笑,扬手便给夏静宁一巴掌,夏静宁被他打得脸偏到一边去。
    纪叙梵眉头紧紧一皱,缓缓侧身看向苏晨。
    原来,心碎了还能再碎一次。
    苏晨本以为自己会退,但没有。
    她浑身颤抖着,心中却冷静理智地思考,手中这八音盒该怎么处理?
    一边是她生父的命;一边是纪叙梵的爱,夏静宁的命。
    即便她真的恨夏静宁,但那是一条人命……
    最终,她还是抱紧盒子,淡淡看着纪叙梵:“对不起,你本就知道,我只是个平凡的女人,会嫉妒会恨,即使不因为我爸爸,我也不可能将这东西给你来做交换。”
    纪叙梵深深地看着她,眼中蕴着灰色的情绪,很沉,很沉,却轻轻朝旁边的萧坤使了个眼色。
    苏晨盒上的手指扣得泛白。
    砰一下,又是一声枪声响起。
    “慢着。”
    如方才放的空枪是警告,这次也是,一个男人朗声道。两叠脚步声进来。
    众人一惊,苏晨看去,只见前面那人身材挺拔,面容清俊,像颗玉。
    她高悬的心方才慢慢放下。
    他目光快速掠过她,似乎在告诉她不必害怕。
    这个应该还在法国的男人。
    跟在凌未行身边的是凌未思。凌未行将枪交给他,淡淡笑着对纪叙弘道:“弘。”
    纪叙弘眸光阴鸷,一声冷笑,防备地看着他。
    凌未行这次看向那阿拉伯男人:“我带来了我国还有其他几个国家政要人员的亲笔信。”
    他从怀中拿出一个文件袋,扔到地上。
    哈里德一震,神色很是复杂,他似乎想到什么,看了凌未行一眼,又看向纪叙梵:“原来你还有帮手。”
    果听得纪叙梵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们头目既想要这笔财富又想将苏玉涵杀害,所以让你们来夺!
    “可世上往往没有如此两全其美的事。这笔财富我们会归还,因为它本来就属于你们国家,相信你们头目会答应。要一个被囚多的年男人的命泄了愤又怎样?倒不如将这笔钱拿回去,你们国家需要这笔钱,而我的妻子只想要回她的父亲。
    “有几国政要人士保证,你们头目可以放心,我们绝不反悔,这看似是对你们施压,何尝不是对你们利益的保护?这些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他们既做了中间人,就不会允许我单方面毁约,否则他们颜面何存?”
    哈里德似乎被说动,皱眉思考了好一阵子,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低声说了一阵,那是他们听不懂的话语,大约是在请示。一会儿,他掐了电话,对纪叙弘道:“她是纪先生的前任女友,放了她。说好给你的钱,我会给你。”
    纪叙梵突然道:“哈里德先生,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吗?”
    哈里德一怔,随即道:“没有。我们头领只希望纪先生遵守承诺。”
    教堂里的气氛突然便松了下来。
    苏晨想明白了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