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校园 > 藏不住他的世界 > 118、再回琼川
    他却突然把她从身上放下来,单手揽了,又拿遥控调好冷气温度,替她盖好被子。
    她摸不着南北,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居然说了一半然后告诉她明天继续,他就存心的!
    她火了,推他。
    他笑道:“你不想睡,那我们可以做其他事情。”
    她一愕,脸上顿热,咬牙闭上眼睛。
    “既然不要,那就睡吧,明天还要出门,你身体现在不比以前,得养着点。”
    她却是一怔:“明天出门?”
    “嗯。”他的声音透出几分慵懒,“还有客人过来,明天一起说,省得说两遍。”
    “客人?”她越听越糊涂,“什么客人?我们要出门去哪里?”
    “从哪里开始,就到哪里去。”
    “纪叙梵,你到底在说什么?”她想坐起来,却被他紧紧钳制着,别说坐,挪动一丝也困难。
    她知他做事有分寸,虽然想知道这扑朔迷离的背后到底是什么,但明天就能揭晓,就没再说什么。但现在她怎么与他同床共枕?
    她推了推他:“你起来。”
    他没有出声,呼息均匀。
    她自然是不信的,重重往他身上一推:“起来。”
    “苏晨,别闹了,睡吧。”他把她的手圈起,声音有点不耐。
    “回你自己卧室睡。”
    “这里就是我的卧室。”他似乎笑了一下。
    “之前在英国你说那是你的卧室,现在这里又是你的卧室?”
    他笑意更大:“苏小姐,这里确实是我的卧室,你又不是没光顾过,我们在这卧室里什么事都办过了。”
    苏晨一怔,陡然想起关灯前屋里的摆设,确实是他的卧室没错。她咬牙道:“你把我带你的卧室做什么,我去客房睡。我以前的房间还在吗?”
    “不。”
    “在法国,行有帮我准备房间……你就不能也绅士一点?”
    他微微冷笑,打断她:“那一样吗?你是我的妻子……”
    她想起凌未行,不觉发怔:“你把行怎么样了?”
    他淡淡道:“我去法国的目的,是要将你带走而非打架,他人多,自己又能打,差点就拦下了我,我不吃他亏就好,还能将他怎么样?”
    说到这里,他笑了笑。
    她一气之下,又往他身上招呼了一拳。
    他闷哼一声,仍是笑道:“苏晨,你就一点都不心疼我吗?”
    第二拳再也打不下去,她重重闭上眼睛。
    他突然道:“行很快就会追回来,你高兴吗苏晨?到时,也许还有些故人会来,很好,都来吧。”
    行以外,还有故人?她微微一怔,说是故人,他语气里却充满冷峻。
    几件事搅和在一起,她捏捏眉心,只觉头痛欲裂,她想了一下,问道:“我在法国那段时间,你到底去了哪里?”
    “你会知道的。”他抚了抚她的发,柔声道,“睡吧。”
    终于,她和他还是同床共枕了一夜。
    第二天,当她醒来走出房间的时候,却发现他和众人在客厅谈事。
    他、萧坤、庄海冰和张凡以外,还有,庄霈扬和方琪。
    这客人是庄霈扬和方琪?
    当加长版轿车行驶在路上,苏晨还是觉得一切来得太意外。
    张凡开车,后面还跟了好几辆车子。
    她和方琪紧紧靠坐在一起,两人握着手,偶尔相视一笑。
    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是——琼川,她的故乡。
    “你那边怎么样?”纪叙梵淡淡问。
    苏晨正微觉奇怪,方琪捏了捏她的手,那边庄霈扬已经开口。
    “安排妥当。”
    “到底是怎么回事?”苏晨终于忍不住,蹙眉看向纪叙梵。
    “苏小姐,或者这故事的开始,该由我来开口。”庄海冰轻轻一笑。
    这个人也是个狠角色,但他的眉眼里也糅着一抹凝重,苏晨心里一沉。
    “你赶紧说,我也心神不宁好多天了。”方琪低低嚷道,说着又狠狠白了庄霈扬一眼。
    苏晨一凛,听刚才纪庄二人的对话,似乎庄霈扬也知道了什么,甚至他在某一程度上给了纪叙梵什么协助。
    现在还蒙在鼓里的似乎便只剩下她和方琪。
    她知道纪叙梵在道上的势力并不小,现在居然还惊动了海宁庄家。
    命运真是很奇怪,在这里坐着的这几个人包括自己,过往恩怨谁又能说得清,但现在却隐隐有种同舟共济的感觉。
    庄海冰的声音已经淡淡扬起。
    “苏小姐,在你离开英国的前一晚,我催眠了我的老师占.凯。”
    苏晨脸色微微一白,她还记得那人曾经对她说过,苏晨,你看那张字条的时候,我就在你背后看着你。
    不禁轻轻扫了旁边的男人一眼。
    却见他正凝着她,目光深沉。
    她低下头,继续听庄海冰说话。
    “总裁之前就已经恢复了记忆,也曾问过我的老师关于当年催眠的事情,但他只说是一时失手。”
    庄霈扬笑道:“占.凯毕竟是纪总那位外国老师的朋友,想来纪总先前即使疑问再多,还是没有逼问他吧。”
    “有道理,”方琪插口道,“不是说什么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吗?老师的朋友,就等于是父亲的朋友,纪叙梵你总不好去威胁人家吧……”
    她这一说,众人都忍俊不禁。苏晨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身旁的男人脸色有些难看,她心里一乐,笑着去搂方琪道:“好一个父亲的朋友。”
    “所以我说庄海冰,你去催眠你父亲就是你不对了。”方琪翻翻眼皮,又指着庄海冰道。
    饶是能言善辩的庄海冰也不禁一呆。
    苏晨下意识看了庄霈扬一眼,后者嘴角微扬,正淡淡看着方琪。
    那眼神讳莫如深,她无法猜度。
    不知道方琪和这男人怎么样了,苏晨心想到了琼川一定要找个机会问问她。
    一直沉默的萧坤倒替庄海冰说了句话。
    “海冰在成为占.凯的学生之前,首先是明家的孩子,和纪先生是兄弟。”
    庄霈扬微微冷哼出声。
    苏晨想起庄海冰旧日在庄霈扬手下潜伏的事,和方琪相视一眼,两人都不禁小声笑了起来。这一笑,想起往日种种,竟隐隐有种沧海桑田的感觉。
    苏晨心下恻然,搁放在椅座上的手,被方琪紧紧握着。
    她眼眶微微一热,也紧紧回握方琪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