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校园 > 藏不住他的世界 > 69、一见误终生
    “她因生你而死,苏晨,你的出生害死了你的亲生母亲!”苏翎放声大笑,眼里却隐隐有了水光。
    像有什么在我脑里炸开,我头疼欲裂,弯下腰。
    纪叙梵一惊,放开苏翎,把我紧紧搂住。
    “苏晨。”他轻轻拍着我的脸,向来冷漠的脸上一片担忧与心疼。
    我靠在他身上,看着苏翎,轻轻笑道:“你终于肯说出来了。她是我母亲。我的母亲,我害死了她。”
    眼泪模糊了视线,我看着纪叙梵,却看不清他的脸,喃喃道:“纪大哥,你知道吗?我害死了我的母亲,我不知道谁是我的父亲,我又害死了我的母亲。”
    纪叙梵搂着我的手一紧,他抚着我的背,冷冷对苏翎道:“那是贝瑾的选择,您硬要把账算在苏晨身上,不好笑吗?”
    “贝瑾的选择?”苏翎望着墓碑,淡淡而笑,语气悲凉,“瑾,你告诉我,你的选择到底是什么?一直到你死,也没有人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爱过谁?”
    他猛然转过身,眼光如注,道:“苏晨,你不是很想知道这一切吗?”
    我定睛看着他,没有言语和动作,只有坚决。
    他突然笑了,道:“她很美,和你身旁这位纪先生的母亲,当年社交界公认的第一美女相比也并不逊色。可惜,你的模样不及她五分,只是,这双眼睛倒是像极,一样倔强。”
    透过他的身影,我怔怔望向那个孤冷的坟。像被蝼蚁啃咬,心里的悲恸无法流传。
    “我蔑视宿命,可你母亲这一生却仿佛都被命运禁锢着。她并非琼川人,母亲早逝,十四岁那年随她父亲来到琼川。那时,我早已离开琼川,独自在外闯荡。后来她长大与你父亲相爱,却为她贪婪的父亲所迫,要把她嫁给这小城中的望族之子做妻。
    “贝瑾曾找过你父亲,要他带她走,可是那个懦弱的男人却畏缩了,他害怕人言可畏,更怕外面的风雨,他的爱这样廉价。贝瑾伤心失望之余,她父亲又以死相逼,不久,她终于下嫁给那个她父亲相中的人。谁知,她嫁给那人不过一年,那人便出了事故。他身死的地方,就是你后来读大学的地方,宁大摘星湖。”
    摘星湖?我心里一震,抬首看着天空,忽而惊觉浩瀚无垠,夜浓似殇。
    冥冥之中,是谁在窥视操控着这一切?
    “命运?”纪叙梵眉峰一敛,他唇边凝着一丝笑意,又傲又深,他伸手把我的手紧紧裹在他掌里。
    “年轻人,我也像你一样不信命,可很多事情却确实仿佛早已安排好。”苏翎冷冷而笑,道,“没有人知道怎么死去,他的尸骸在湖里浸泡了几天才被发现,体表被湖底礁石尽数划破,身上所有证据皆被湖水湮灭,这也成了当年琼川最扑朔迷离的一桩悬案。
    “据说那人的私生活极为复杂,有人说是他外头的女人杀了他,有人说是他的仇家杀了他,也有人说是我那个弟弟所为,当然,更有人说是贝瑾做的。”
    纪叙梵眼神微远,淡淡道:“既说命运,这一切总有水落石出,总有被清算的时候。”
    苏翎看了他一眼,道:“他死后,你父亲那伪君子又找上你的母亲。那时,流言早已四播,说你母亲是不祥之人。”
    “这次,他倒不畏惧闲言杂语了吗?”我涩然,自嘲一笑。
    “你母亲却似乎原谅了他。”苏翎冷笑道,“然而,不久,你奶奶就给你的父亲做主了一桩婚事。你奶奶对贝瑾憎恨之极,想借此机会断绝他二人的联系。这次,你父亲仍做了逃兵。’
    “因为你父亲结婚,我的大弟结婚,我回来了,在你父亲的婚宴上,我第一次看到贝瑾,她就这样隐在人群中,静静地看着整个婚宴,一身白裙,像朵水莲,不入尘世,她似乎在沉思着什么,眼神缥缈遥远,又似乎什么都没在想。我第一眼就知道,我要这个女人。
    “如果我能早点遇到她……”苏翎眉峰轻蹙,像陷入了沉思。
    如果。
    又是如果。
    纪叙梵,凌未行,苏翎,甚至是贝瑾的如果,我的如果。
    遇见那个人,在最适当的时间里。
    可惜,就如身旁这男人说过的,这世上没有这么多如果。
    苏翎道:“有些人,你只需见到她第一眼,你就知道,那个人是她。我告诉贝瑾,我要娶她,就在婚宴的第二天。她说给她三天时间考虑。第三天黄昏,她答应了我的求婚,而她也和我交换了一个条件。婚后除非她允许,否则我绝不碰她。我和她的婚事很顺利,除去我母亲的愤怒,贝瑾曾经的夫家虽为大户,规矩甚多,倒并未留难她。”
    “你答应了她的条件?”纪叙梵突然道。
    苏翎点头,道:“我爱惨了她,有什么不能答应,就算把命给了她又怎么样?我那时已积敛了一定的财富,也有了自己的势力。琼川的人没敢说什么。”他说到这里,一顿,看向我,道,“你那两个堂哥,只是我外面女人的种,只有你,才是贝瑾亲生。她这一生,只有你一个孩子。”
    我怔然,随即别开头。
    “一年后,她第一任丈夫的忌日,她说她虽不爱那人,但终究一载夫妻之情,要到摘星湖祭祀,对了,那时宁大尚未起建,摘星湖仍是一片荒泽。我不放心,便派手下人暗中跟着。
    “然而,那个夜晚,我手下的人却报信说,在摘星湖畔发现了你父亲的行踪,待我赶过去的时候,苏晨,你猜我看到了什么?我发现她和你父亲我的好弟弟正赤身裸体躺在草丛中。我这样待一个人,这个人仍然背叛了我,在她那个鬼丈夫的忌日里,和别的男人做了那种事。”苏翎突地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