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校园 > 藏不住他的世界 > 9、初见
    我的名字?
    我心下一颤,看向纪叙梵,看进那好看的眉眼里,仿佛穿透了八年的时光。
    “我以前其实不叫这个名字,有一个重要的人,曾在我生命中,匆匆而来,又匆匆离开,虽然短暂,却像早晨第一缕的阳光,给了我希望,后来我将名字改了。”
    凌未思哈哈一笑,目带促狭:“你确定你真不是演员?这对白动听。”
    我道:“看来想偶尔装装深沉也不行,逃不过二少的法眼。是的,我剽窃的一本书里的说法,我叫苏晨,一个晨字,本来就没有特别的意思。”
    抬头间却不经意看到凌未行眸光掠过,似若有所思。
    纪叙梵这时凑近我耳边说道:“那个重要的人,可是你第一个男人?”
    他半开着玩笑,我心里却是涩然,仍淡淡笑了:“可不正是。”
    纪叙梵看向凌未行:“好了,既然人已到齐,就都进去吧,行要和我们一道吗?”
    凌未行笑道:“为什么不呢?我约的客人恰好大家都认识,一起正是应当。”
    纪叙梵钩了钩唇:“好一个恰好。”
    进了饭店,一众侍应立刻簇拥而至,唯恐怠慢了贵客。
    不说纪叙梵的财雄势大,凌氏家族的风奕集团是国内电子产品的佼佼者,名声和势力也非同小可。
    虽说顾客都是上帝,但人的等级却一直泾渭分明。
    凌未行低声对一名侍应说了句什么,那侍应将我们领到了一个小饭厅。
    这家酒店临近海岸。
    高大明净的落地窗外,就是深蓝的大海,衬着远处点点灯光,天际碎星,越发神秘无垠。小厅内摆设简单,从餐巾到碗碟,却都精致无比,橘黄灯光下,处处透着华贵与旖旎。
    而所有的这一切似乎都只为衬托落地窗前那抹窈窕的身影而存在。
    黑发如瀑,慵懒地散满肩背,雪白的洋装高领衬衣,搭配着粉紫水晶麻及膝套裙,一双修长纤巧的小腿自膝下露着,右脚微微往后弯曲,高跟鞋尖正一下一下轻敲着地面,裙子背后细巧的缎带随意绾了个结,在窗外吹来的海风中漫舞。
    这样的宁谧,这样的风情,谁都不忍打扰她的安静。
    这会是怎样的一个女子,只一个轮廓,一个背影,已叫人屏住了呼吸,沉醉其中。
    “宁。”
    首先打破沉默的是凌未行。
    女子轻轻转过身来。我怔住了,这世上怎能有如此美丽的女人?眉像新月,粉唇微弯,任何笔墨去渲染她的五官似乎都是多余,增一分多,减一分少。若仅是那份视觉上的漂亮也罢,偏偏她身上那静谧平和的气质,叫人心动不已。
    几乎在第一时间,我便喜欢上了这女子。
    凌未行唤她宁,难道她就是方才那些店员口中的夏家大小姐夏静宁?
    姐姐已是如此,妹妹呢?那个与纪叙梵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人们口中的大美人,又是怎样一名女子?
    夏静宁的目光在我们身上淡淡巡视一遍,最后落在我身上,一刹那,她眼中掠过一丝怔然,随即闪逝,朝我笑笑颔首。
    我却为她的容色所慑,好一会儿,才尴尬地向她致意。
    “行,原来宁就是你的客户?”
    凌未思讶道。
    “我们有意开发一个新电子产品,所以要找行家合作,这块市场舍凌氏其谁?就找行聊聊了。”夏静宁笑道。
    “找我不行吗?”凌未思挑眉笑骂,想起什么,看向纪叙梵道,“纪总,明坤现在不是在你辖下吗?怎么宁找行吃饭商量合作的事,你这老板看上去却是毫不知情?”
    “思,你倒提醒了我,我欠纪总一声谢谢,纪总一直给明坤最大的自由,甚少干涉我公司的内务。”夏静宁看纪叙梵一眼,淡淡道。
    纪叙梵道:“过程向来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夏小姐能做成生意,替我赚到钱就行。”
    “可惜结果往往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倒将那并不容易的过程忽略掉了。”
    夏静宁正给众人斟酒,闻言,突然说了一句。
    纪叙梵没再说什么,眸光却隐隐透出丝凌厉。
    眼前这些人,毋庸置疑都是相交多年的。可如果说夏静莹对纪叙梵来说是特别的,那么夏静宁呢?他们至少是朋友,然而这寥寥数句,语气也属轻淡,两人之间那种异动……搜遍脑袋,我发现我竟找不到适当的字眼去形容,只隐约觉察他们……并不和!
    为什么?
    正想着,却听得凌未行道:“宁,梵,你们这些不痛不痒的话我可不爱听。我们也有些年没好好聚过了,这次我们几个难得独自行动,又在相同的地点巧遇,该把酒言欢不醉无归才是。”
    “巧?”夏静宁看凌未思一眼,笑道,“嗯,看来不但巧,有人还有先知的能力。”
    凌未思脸上一红,意识到夏静宁的目光落在他的花上,于是,手上的花拿也不是,放也不是。
    倒是凌未思这花要送给谁呢?
    夏静宁浅笑,眉眼间一片嫣然。
    我想,凌未行和夏静宁倒真似是为公事而来,凌未思却是收到消息过来的,他手上拿着花,却又不是送给夏静宁,他应该在等一个人,一个女人……至于纪叙梵是为什么而来?
    心中一种异样的感觉突如其来,然后眼角的余光却看到纪叙梵的眼光一冷,脸色沉了下来。
    夏静宁走到我面前,把手伸向我,微笑道:“这是谁的女伴?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不给我介绍一下吗?”
    纪叙梵伸手揽过我,不动声色地后退一步,道:“缘分聚散,风过一场,这次见了,下次不一定能再见,只是我一个女伴,不劳夏小姐挂心。”
    凌氏兄弟相视一眼,神色复杂。凌未思张嘴,似乎要说什么,凌未行眉峰一拧,止住了他。
    夏静宁微怔,略显尴尬地收回手,只淡淡笑道:“看来刚才对纪总的赞美要收回,纪总对自家的宝贝可抠门得紧。”
    “谁在说我纪大哥坏话呀?”
    清脆柔软的声音突如其来,同时,一个女子推门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