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校园 > 藏不住他的世界 > 2、为什么?偏偏是你!
    夜里,窗外的雪下得有点大。
    我没有开灯,睁大眼睛,望着屋子四周,微微出神,越发肯定这人不简单。
    我如今所处正是宁遥最高级的住宅区之一,每幢房子不下两、三千万。够格住在这里的人,在宁遥绝对是屈指可数。
    相较于屋子外面典雅精致到极点的设计,里面的装潢却显得有些简单。复式的房子,楼下宽阔的大厅只疏落地摆了些家具,二楼是卧室,有四个房间。暗黑色系以及出自名家手笔的家具,彰显着高贵与霸气。只是,过于简单的陈设,也透出了主人的一丝漫不经心。
    这里的门皆用指纹锁来操控,起居室的四个房间,我的指纹只能打开其中一个,这清楚地宣告了主人的权限,也提醒了我,我的身份。
    眼光最终落在檀木桌的一份文件上。准确来说,是一份合同。
    夜色昏暗,那上面的文字无论如何是看不清楚了,但里面的内容我却是记得的——一份工作性质的协议。张凡送我过来时已清楚地解读了一遍,然后,我签了。
    说起那位张秘书,年轻,面目英俊,干练沉稳,绝对是办得事的人,如果能把眼里那抹隐隐的鄙夷再收一收,那便堪称完美了。
    强将手下无弱兵。
    那个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心绪甚是不宁。尽管很早之前,方琪便提醒过我,但那份合同里所罗列的内容还是叫人心怵。
    我正慢慢回想着合同的内容,大门处传来了声响。
    是那个人来了吗?心突突跳得厉害。
    胡思乱想着,还是无法掩饰内心的紧张。
    摸黑走到了门边,一不小心,竟踢到玄关处的鞋柜,一个踉跄,向前摔去。
    不管我和他的性质如何,他终究是帮了我,本想初次见面,向他说声谢谢的,这下可好,索性变成行大礼了。
    预期中的疼痛没有出现,门开得及时,我被揽进了一个强壮而温暖的怀抱,一片青橘气息的须后水味儿淡淡传来,很是好闻。
    我心下乱跳,一时不知所措,假装往墙上摸索着去开灯,从对方怀中脱出。
    “别开灯。”
    淡漠的声音突然从头顶传来。
    “为什么?”我一愣。
    “因为,有灯光我便无法……”低沉的嗓音蓦地消失,那个男人非但没放开我,反而双手倏地收紧,搂着我往里走去。
    这人,有股叫人无法说不的气势。
    我心下越发紧张,心思已经千回百转。
    很想,看看他的脸。
    他却径自把我带到阳台上,然后把我的脸轻轻按到他怀中。
    这个人很高大,大概有一米七八以上,我的高度,勉强只及他的下巴。
    他清冽的气息透过衬衣传来,我早已不知所措,脸依偎在他的胸膛上,隐隐感觉到那衣服下精瘦的肌理。
    黑暗中,除了阳台下面不远处停着的红色跑车的车灯还亮着,四周异常安静,有点万籁俱寂的味道。
    突然,他将我从怀中拉开,伸手钩住我的下巴,手指在我的肌肤上摩挲着,有一下没一下的。他手上薄茧那粗粝的触感,如电流般袭过我的身体,我不禁一阵轻颤。
    下一刻,我只感到一个温热柔软的东西覆在我的唇上,我脑中顿时一片空白。
    他吻住了我。
    这个吻并不具任何礼貌性,也不带任何试探,是一种宣告。在遭到我的反抗后,他随即用牙齿轻轻咬住了我的唇。
    我身子抖得厉害,整个人都倚到了他身上。
    他一手搂着我,另一只手稍一用力扯开了我束在裙子里的毛衣。尔后,长指探进来。
    我细细喘息着,那声音却叫他给吞进口中。待要推开他,却觉得自己的力气那么小,他的唇他的手似乎沾染了魔法,在我身上燃起阵阵颤栗。
    他轻笑一声,而后加深了这个吻,薄唇衔着我的唇,辗转反侧,挟着一丝凌厉。
    我悲哀地发现,我似乎并不讨厌他的碰触。和前男友并非没有过一些亲密举动,却一直没有再进一步,说不上为什么,心底却隐隐有丝排斥。
    我知道,是我心底的魔在作祟,我曾无望地暗恋过一个人。
    而眼前的这个人,我甚至没看清他的面貌。
    究竟是未知增加了刺激,抑或黑夜增添了放纵?
    我苦笑。
    他的嘴唇已落到了我的颈项,裙子的拉链已被他拉开,突然,一阵引擎发动的声音,令他动作微微顿住。
    我侧头看去,却是那辆一直停在屋前的红色跑车发动了起来。
    车子飞快驶过,一刹那光亮大盛。
    然后,在漫天霜华中,我看到一个清俊到极致却也冰冷到极致的男人侧立在我身旁。他已放开我,正倚在栏杆上,双手闲适地插在口袋里,眸深若曜石,鼻子笔直高挺,薄唇轻抿,一袭黑色西装,高贵逼人。
    我“啊”的一声,低呼出声,不由自主地掩住了自己的嘴。
    是他!
    为什么竟然是他?
    一瞬间,我几乎想死去。
    一直深锁在心底的匣子瞬间被打开,里面装着一个画面。
    那是一个秋日,海水被夕阳染成橘红,波光闪烁,一身纯白的年轻男子静静地站立在海边。
    背后,一个坐着轮椅的纤瘦女孩凝视着他。
    末了,男子转过身,微微一笑,道:“他日,再见。”
    有水汽从女孩眼中滑过,她慌忙低下头,不想让他看见。
    “真的,会再见吗?”她接着试探而又慎重地伸出小指,“拉钩,好不好?”
    男子唇边的笑意更浓,走到她面前,抚抚她的头,道:“真是个小女孩,还信这个。”
    他说着,却伸手和她的相触……
    他日,再见。
    曾想过,这辈子不会与你再见,因为两人的身份相差太远,也曾无数次午夜梦回,想象再见那天的情景。
    可从不曾想过,会是这样的再见。你再也不是我的大哥哥,而我也不再是你的小女孩。
    你是高高在上的宁遥新贵,而我只是你众多女友中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