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历史 > 笼中之雀 (伪骨科1V1) > 他把一切都留给了姜十一
    电话那头的林笙一愣,陆之淮继续说道:“我会发给你一个地址,派几个可靠的人把十一接走,和她的父母团聚。”
    “等一下。”林笙打断了他的话,“陆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还在医院的话,我当面和你说吧。”陆之淮随即挂点电话,恋恋不舍地看了姜十一一眼后,驱车离开。
    病床上,林笙还在静养,上次的车祸让他的肘部严重骨折,虽然陆之淮第一时间派人救了他,但林笙一向身体虚弱,还未完全康复。
    陆之淮刚进门,林笙放下手中的报纸,淡淡开口道:“坐吧。”
    “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来。”
    “嗯。”林笙不紧不慢地回答,“十一出事了?”
    “......没错。”
    “不出我所料。”林笙嘲讽般地笑笑,“若是她不出事,恐怕你这辈子都会执迷不悟。”
    “我......我想通了。”陆之淮头一次在他面前没有了趾高气扬的感觉,“之前犯下的错,我会自己去承担。”
    “不错,我是有想过去举报你,把信合搞垮。”林笙喝了一口粥,“但我听说,你自己把资产都给了姜家?”
    “嗯。”陆之淮点头,“这次来,一是我离开之后,希望你时不时可以去探望一下十一。”
    “另外。”他看向林笙残缺的双腿,开口道,“我请了一批最顶尖的医学团队,给林教授安上一副机械假肢,不知道你是否愿意?”
    林笙面色苍白,露出了一个讽刺的微笑,“陆先生知道,我熟悉这具身体已经二十来年,有没有双腿对我来说并不重要,你无需用这个补偿我。”
    “还有你被迫中止的科研项目。”陆之淮继续道,“我命人重新投入了资金,应该还够几年。”
    林笙端着碗的手微微停住,这个项目凝聚了他毕生的心血,现在得以继续,心中无疑是喜悦的。
    “谢谢。”他颇有风度地向陆之淮点点头,“陆先生,如果你真的想通了,和她重新在一起,又何尝不是一种救赎的方式呢?”
    “你不懂。”陆之淮失魂落魄地摇摇头,“她再也不会想见到我了。”
    和林笙道别之后,陆之淮驱车前往公司,信合投资集团即将倒闭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这个短短几年就崛起到龙头位置的公司,一夜之间发布了退市通知,大批的媒体记者堵在门口,希望可以得到一手消息。
    陆之淮从内部的小门进入,签署了数十份财产转移合同,在确认合同有效后,继续驱车离开。
    现在,他只需要完成最后一件事,就可以远远离开姜十一了。
    来到购物商场里,他生平第一次,从一楼一直逛到六楼,选了大大小小上百件礼物。
    他想,姜十一肚子里的孩子尚未出世,他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他只知道,以后都没有机会看见他了。
    于是他分别选购了男孩和女孩118岁的全部生日礼物,商场陆陆续续运了整整两车东西到他家,他看着地上的东西从婴儿奶瓶,再到洋娃娃,游戏机,不由得露出了笑容。
    他坐在地上,将这些礼物一件件细心包装好,标记好生日,望着堆成小山的礼物盒子,他欣慰地坐在地上,随后给姜十一写了一封长长的信。
    一切准备完之后,电话声也忽然响起:
    “陆先生,这里是警察局,我们接到一桩案子涉嫌到您参与,希望您配合调查。”
    “好。”他颤抖着挂掉电话,随后一步步向门口走去。
    他的过去,只能由自己来救赎。
    私人医院的顶层,姜十一缓缓睁开双眼。
    她只记得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她梦见一个人张开双臂等待着她的拥抱,等她醒来的时候,却觉得周身寒冷,一切如常。
    她环顾四周的白墙,再看了看身上的病号服,她是死了吗......?
    试着使劲捏了自己一把,却忽然痛的叫出声,她才意识到,自己活下来了。
    听见她的叫喊声,父母立刻跑进来,姜十一看见他们熟悉的面孔,又惊又喜:“爸爸妈妈?”
    “是我们。”父亲姜望无比欣慰地看着她,热泪盈眶,“你终于醒了,担心死我们了。”
    “我好想你们。”多日积攒的委屈一起爆发,她抱紧他们,痛哭起来。
    姜氏夫妇围坐在她身边,叁个人刚准备叙旧,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便走了进来。
    “姜小姐。”他礼貌地朝她点点头,“我是陆先生的律师肖楠,我是代他处理一些财产转移的事情。”
    听见“陆先生”叁个字,姜氏夫妇神色骤变,想请他出去,可肖律师开口道:“不好意思,这些文件,必须由姜小姐本人签署。”
    “因为所有财产的最终受益人,都是她。”律师说着递过来一沓厚厚的文件,“姜小姐先看,有什么不懂的请问我,没问题的话在落款处签字。”
    看见陆之淮的名字,姜十一眼睛一热,险些掉下泪来,她翻看着这些合同,喃喃道:“股份转让,房产转让,个人私有物转让......这些都是他的,突然给我干什么?”
    “这是他本人的决定,至于原因,我们不得而知,您看完后签字就好。”
    融城公司若是拥有了这些股份和财产,岂不是可以一跃变成第一大金融集团了,姜十一不知道陆之淮卖的什么关子,还是继续追问道:“他人呢,我要亲自问他。”
    “他......”肖楠和姜氏夫妇对了一下眼神,开口道:“他出国了。”
    “啊?”姜十一略带怀疑地看向众人,按道理她醒来,陆之淮应该是最开心的人,怎么突然就不辞而别了?
    “没问题的话,麻烦姜小姐签字吧。”在众人的催促下,姜十一匆匆签了字。
    她心里总有种不好的预感,但她想去亲自证实一下。
    “肖律师,这些房产是不是都归我所有了?”她问道。
    “没错。”肖楠点点头,姜十一指着他们最后待的那栋房子地址说,“那我要这栋房子的钥匙,现在。”
    “然后,你开车带我去那里。”
    =======
    大概还有几章结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