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历史 > 笼中之雀 (伪骨科1V1) > 下药后在哥哥面前自慰(高H)
    有的人就好像罂粟,致命又迷人,一旦沾染,就让人堕入黑暗,无法自拔。
    姜十一已经瘫软在地上许久,鲜血渗出染红了绷带,她眼神呆滞,怔怔地望着天花板。
    这是她第一次亲身经历一个人的死亡,整整两天没有进食,她已经感受不到饿了,眼泪已经苦干,她现在只想,自己如果也死掉就好了。
    她的浑身烧的滚烫,躺在地上干咳了几声后,姜十一闻到了一股血腥的气息。
    就让她这样慢慢死去吧,她绝望地想着,林笙是为她而死,她实在无法接受有人为了自己的逃跑失去了生命。
    更令人难过的是,害死林笙的人,是她最爱的男人。
    门被打开,陆之淮穿着一件干净的白衬衫,缓缓走下楼梯,来到她面前。
    “饿了吗?”他把餐盘放在地上,随后蹲下身,像看着小动物般打量着她,“你看,我还是舍不得你的。”
    虽然身体的能量快被耗尽,但她冷冷地瞪了对方一眼,随后用身体把食物推开。
    “很好。”陆之淮点点头,讽刺道,“有骨气。”
    “你以为我不想死吗?”姜十一吐出一口鲜血,随后用尽力气回应道。
    “十一,你知道吗?”他起身,随后在地下室四周踱步,“人在濒死的时候,求生欲望是极其强烈的。”
    “你现在之所以说出这种话,或许是我对你太过仁慈了。”
    他扶她起身,望着她身上血迹斑斑,蹙眉道:“是时候替你换药了,不然始终好不了。”
    鲜血浸湿了陆之淮干净的白衬衫,可他丝毫不介意,他把姜十一抱进怀里,低语道:“十一,你又回到我身边了,真好。”
    “让我在这里自生自灭吧。”伤口发炎让姜十一的全身痛的散架,陆之淮抱紧她的时候,才发现了她身躯滚烫。
    “不可以。”陆之淮笑着在她苍白的面颊上吻了一口,“十一是要永远和我在一起的,我怎么舍得呢?”
    说完,他抱起对方,放到角落的浴缸里,紧接着上楼取来了一些干毛巾和酒精。
    姜十一的伤口因为长时间未清理,有的地方已经结痂,陆之淮虽然是小心翼翼,但她仍旧疼得快昏死过去。
    折腾了近一小时,全部绷带被取下,陆之淮看着浴缸里的水瞬间被染得鲜红,眼底竟多了一丝心疼。
    “十一。”他望着女孩的浑身是伤,膝盖处更是大面积肿胀,声音温柔了一些,“以后不许乱跑了。”
    “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姜十一冷冷地看着他,“你若是真的不想我死,又怎会派人撞我?”
    “我手下的人训练有素。”酒精的刺激作用让姜十一疼得叫出声,“我说了不会让你死,便是说到做到。”
    “更何况,我们还需要有一个孩子,不是么?”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笑容仿佛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邻家男孩,但却让姜十一听出了一身冷汗。
    “我呸。”姜十一啐了一口,“陆之淮,你休想。”
    “我想不想,可不是你说了算。”重新替她上好药后,陆之淮在她的胸上吻了一口,“我会让你快点好起来的。”
    果不其然,陆之淮给她用了最好的药,之后不管她怎么不爱惜自己,陆之淮都会每天准时下来,往她的身体里注入营养针,确保她生命体征正常。
    而她的伤口,哪怕她在内心许愿,希望自己感染死掉,新皮肤也以极快速度生长着。
    陆陆续续过了十天,天气渐渐冷了,陆之淮开了地暖,并且从楼下拿下两床暖和的鹅绒被。
    纱布被拆开的一刹那,姜十一才意识到自己痊愈了,她试着动了动右腿,果然可以走路了。
    “嗯,恢复得不错。”陆之淮换了一件浅灰色的毛衣,显得气质非凡,“看来可以干正事了。”
    姜十一知道“干正事”是什么意思,于是她冷冷地看着对方说道:“我现在看见你,就觉得恶心,你别想我会在床上有所表现。”
    她知道,这么长时间忍着没碰她,对于陆之淮来说已是极限,但她正试着降低对方对她身体的兴趣。
    陆之淮坐在姜十一身旁,修长的手指静静地摆弄着一只苹果,随后他拿出一把水果刀,狠狠插进苹果内部,汁水四溅。
    他抬起头,笑眯眯地看着她,好像无事发生:“十一,我早就说过,所有事情的决定权只在于我。”
    说完,他拿出一颗粉色的小药丸,轻轻放入水中,药丸瞬间融化,接着他死死按住姜十一的下颌,将水灌了进去。
    “咳咳”姜十一被呛住,从而剧烈咳嗽起来,她用手指扣着喉咙,想吐出来,却发现早已咽进了肚子。
    感觉到身体越来越热,她不由自主地后退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不过是重新测试一下,你是不是口是心非。”陆之淮修长的手指划过她的唇,她竟触电一般,身下有了感觉。
    “你”她光看着对方的脸,下身就已经吐出一滩蜜汁,“你太卑鄙”
    “我觉得是十一太装模作样了。”陆之淮看着她慢慢夹紧双腿,不由分说地笑起来,“你看,明明就等着被我上,不是么?”
    “唔”姜十一只感觉越来越难受,她的乳头微立,下身痒得不行。
    她提醒自己保持清醒,却又感觉无法抗拒药物的作用,终于,在陆之淮褪去她全部的衣服后,她败下阵来。
    “陆哥哥”她眼神迷离,一个劲把自己的一只娇乳往对方嘴里送,“我难受。”
    “这么快就投降了?”陆之淮倒是后退一步,饶有兴趣地望着她抚摸着自己的身体,她的皮肤经历过重生后,反而愈加娇嫩,“十一,你出落地越来越漂亮了。”
    “嗯”姜十一的花蕊已经盛满蜜汁,陆之淮不动声色的情况下,她饥渴难耐,只能当着他的面张开腿,自己抚慰着自己。
    “啊啊啊啊啊——”她玩弄着阴蒂,一下就达到了小的高潮,紧接着她将两只手指塞进蜜穴里,不断地一进一出。
    “陆哥哥我好难受。”她一边用力插着自己的下身,一边向他求饶,陆之淮站在她身旁,挑眉道:“继续。”
    =========
    追更:rousewu1.com (woo18.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