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历史 > 笼中之雀 (伪骨科1V1) > 病态掠夺(再次进入地下室了)
    听见这熟悉的声音,姜十一抓紧安全带,倒吸了一口冷气。
    怎么会......林笙不是带着她逃出去了吗?她努力回忆着过去,却觉得头痛欲裂。
    路上发生了什么?林教授和那个司机去哪了?姜十一内心有太多太多的疑问,可透过后视镜看见陆之淮阴冷的脸色,又把这些疑问硬生生咽了下去。
    一切又回到了原点,她死死咬住嘴唇,指甲已经深深陷入了身下的坐垫内,她抑制住恐惧,静静观察着四周。
    车停在了一栋格外别致的大型庄园里,姜十一看着周围的花花草草,以及花园内文艺复兴风格的石膏雕塑,不由得紧张起来。
    这个地方......不是她原来住的地方,姜十一记得以前住的郊区别墅已经很大了,而如今这间屋子,从外观上看更是它的两倍多。
    这栋别墅是现代化的装修风格,房子外围布满了落地窗,显得异常气派。到达地点后,陆之淮停下车,拿出一个轮椅,随后从车内抱出她。
    “我......在哪?”她轻声问道。
    “十一,住在那个地方不安全。”陆之淮俯下身,抚摸着她的脸,脸上的伤口还没好,姜十一只觉得火辣辣地疼。
    “若是足够安全的话,你就不会被抢走了,不是吗?”他笑着看向她,眼神里却阴森而诡异,“欢迎来到你的新家。”
    陆之淮推着她进入了房子,奇怪的是,大厅里空荡荡的,除了一些基础的家具以外什么都没有,和以前装修华丽的家相比,大相径庭。
    “以后我们就住在这里了吗?”姜十一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她不敢开口提林笙,只能小心翼翼地试探。
    “没错。”陆之淮推着她,按下了客厅角落的一个感应式按钮,识别指纹后,一道暗门打开。
    姜十一看见这道暗门,害怕地哭出声。
    “怎么?”陆之淮推着她进入,一步一停,在空荡荡的地下室里,他冷笑道:
    “姜十一。”
    “过去是我对你太宽恕,我想这里,才是你的最终归宿。”
    望着四周密不透风的水泥墙,她哭着哀求道:“陆哥哥,我不敢了,求求你我不想呆在这里。”
    “现在知道求饶了?”陆之淮死死捏住她的下巴,她脸上的伤口因为情绪激动而破裂,血液一直流到了陆之淮的手上。
    “之前逃跑的时候,怎么就没预料到自己会有这一天呢?”他轻轻地笑起来,随后猛地拿掉轮椅,姜十一一失重,瞬间摔落在地上。
    “对了,是不是很好奇我是怎么找到你们的。”陆之淮拎起她的衣服,扯下一颗扣子。
    “监控听不到的东西,它可以。”陆之淮把这个扣子拆开,姜十一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
    “你的每件衣服,我都安装了窃听器和跟踪定位。”
    陆之淮站起身,似笑非笑地望着她:“你和林笙的那点伎俩,当我猜不到吗?”
    听见林笙的名字,姜十一瞬间破防,她哭着爬到他脚边,恳求道:“陆哥哥,都怪我,是我逼着林教授让他带我跑的,这一切和他没有关系。”
    ......
    陆之淮拿起放在桌上的遥控器,打开了房间内的电视屏幕。
    “果然情比金坚,令人感动。”他嘲讽地看着姜十一,随后拿出一卷录像带,一段段播放起来,“姜十一,想不到你真他妈是个荡妇,晚上和我上床,白天就勾引这个残废?”
    他随意播放了几段,镜头停在她不小心把水倒在林笙身上的一幕,姜十一跪在地上解释道:“你误会了,我们真的没有什么。”
    “嗯,没有什么。”陆之淮狭长的眼睛里布满血丝,他盯着姜十一吼道:“如果没有什么,他会冒着自己坐牢的风险来帮你逃出去?!”
    “你们早就串通好私奔了吧。”陆之淮狠狠踢了她一脚,姜十一痛的快要晕厥过去,但还是勉强地挤出一句话,“一切都不关他的事,你......你折磨我可以,林教授在哪?”
    “嗯,真不错,现在还在打听着情人的消息啊。”陆之淮冷笑了一声,随后继续播放着录像带,“你看看,这是行车记录仪的录像。”
    “你的林教授,可是当场毙命。”
    姜十一听见这四个字,好像被人重重打了一拳一样,懵地说不出话。
    行车记录仪的录像,他怎么会有,而且这个视角......不就是撞他们的那辆黑车吗?
    她全都想起来了,大声尖叫着后退,泪水大滴大滴掉落,陆之淮则死死控制住她的头,要让她看见林笙死相的惨烈。
    “看啊,这就是你最爱的林教授,怎么样?”
    “是你亲手害了他,明白吗!”
    “是你!”姜十一撕心裂肺地大吼道,“我们的计划你一早就知道对不对,你就是想看我们会怎么跑,然后守株待兔是吗?”
    “那辆车也是你安排的吧。”姜十一已经哭到沙哑,她只能喃喃重复道,“你怎么能这么狠心......怎么可以这样。”
    “我狠心?”陆之淮忽然诡异地笑了起来,“你和他一步步盘算着怎么离开我的时候,就不狠心吗?”
    “你一边依偎在我怀里,一边和他接吻,你就不狠心吗?”
    “姜十一,你就算死也要死在我手里,我不会让任何人得到你。”
    “所以呢,所以你就派人把他撞死了?”姜十一跪在地上,悲痛地无可复加,“再怎么样,你也不能这样做啊......”
    “如果你不想着走,他会有这个下场吗?”陆之淮俯身,像看着一只猎物一样看着她,“所有的事情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你,明白了么?”
    “我没有,啊啊啊啊啊——”姜十一闭上眼睛,痛苦地大叫着,陆之淮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的样子,只觉得可悲。
    “林笙本不该死。”
    “但他错就错在爱上了你。”替她拭去嘴角的血迹,陆之淮笑了笑,“不过,我不会让你死的。”
    “谁让你,是我最爱的人呢?”
    =======
    下一章吃肉,这个短篇可能还有十几二十几章结束,然后完结前几天会把下一本的文案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