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历史 > 笼中之雀 (伪骨科1V1) > 逃之夭夭(woo18.app)
    入夜,姜十一平躺在床上,眼底好似蒙上一层雾气。
    她的双腿张开,男人跪在她身下,不断舔弄着她红肿的阴核。
    “唔”她抓紧床单,感觉到身下潮湿的不成样子,于是求饶道:
    “陆哥哥受不了了”
    “受不了什么?”男人起身看着她,他的嘴角还沾着几滴属于她的淫液,男人伸出手指摸了摸嘴角,随后把淫液全数塞进姜十一嘴里。
    “真香甜。”他哑声道,“许久不见,十一越来越乖了。”
    她迫不及待地坐起身,解开陆之淮的西装裤,随后着急地将肉棒含在嘴里。
    “慢点。”陆之淮一脸满足地看着她,他抚摸着她乌黑的长发,心想姜十一已经被他调教地越来越淫荡,轻轻一勾手,都能湿的不行。
    “唔唔”她努力替他套弄着这根粗长的家伙,陆之淮也是等不及了,过了一会儿便将肉棒从她口中抽出,从而插入身下。
    “嗯嗯——”进入的那一刹那,姜十一感觉到了久逢的快感,在性方面,陆之淮能给她最为极致的体验,她已经深深迷恋上了对方的身体。
    “喜欢吗?”陆之淮光是俯下身,轻描淡写在她耳边说几句话,都能让她肌肤战栗,“喜欢太喜欢了。”她忍不住想亲吻对方,忘情地回答。
    “嗯,转过去。”陆之淮抽出肉棒,命令她转身,她像小猫一样趴在床上,享受着他一次又一次的进入。
    陆之淮每一次深入,姜十一就听见因为性器搅动传来的淫靡的水声,她喜欢得不行,想让对方插得再用力一些。
    “你太坏了。”陆之淮再次顶进她的敏感点,她被高潮地感觉迷得不能自已。
    随着一声低吼,陆之淮把滚烫的精液射入她的小穴,然后去浴室放满水,把她放进去。
    “在外面工作就够累了,回来还要伺候好你。”陆之淮在她粉红的乳头上轻轻捏了一下,“我这么辛苦,有没有奖励?”
    姜十一闭上眼,享受着对方帮他擦洗的过程,没有说话。
    陆之淮拿出一块干净的浴巾,替她包裹上,她才注意到他一直带的那枚银戒,已经落在了无名指上。
    “这是?”姜十一指着那枚戒指,陆之淮亲了她一口笑道:
    “公司里总有人要为我介绍对象。”
    “我就换了个位置,说我已婚。”
    他满脸笑意地看向姜十一:“只等夫人再长大一点,就可以正式迎娶你了。”
    听着男人的说辞,姜十一还是不敢相信,这怕不是他那个所谓的女朋友和他结婚了。
    她甚至有些后悔为什么要多嘴问林笙,如果什么都不知道的话,心里还会好过点。
    没有正面回答对方,她只佯装说自己累了。
    “嗯十一晚上和我睡吧。”陆之淮在她的面颊上飞快地啄了一下,姜十一点头道,“好,我先去换件衣服。”
    来到衣帽间,她立刻锁上门,拿出了林笙给的那部手机。
    果然,通讯录里有一串号码,想必就是他的,而手机里多了几条未读短信,姜十一打开,读完后从头凉到脚。
    原来林笙自己对她坦白,他根本就不是与陆之淮初识,他的一项基因研究技术,因为违法得不到国家支持,进而求助陆之淮提供资金。
    陆之淮早在两年前就投资了千万用来支持他的研究,而他也早早签下了风险自担的协议书。
    这次来访,表面上是陆之淮请的家庭教师,实则陆之淮安排他监视自己的一举一动,然后向他汇报。
    陆之淮和她的关系,林笙早就一清二楚,之所以一直帮助陆之淮,是因为他有把柄在对方手上。
    而现在他不想违背自己的良心,宁愿冒着风险也要帮助她逃离。
    “十一,准备好一个大的行李箱。”林笙在短信中写道,“下周一我来家里上课的时候,会将你带走。”
    “许嘉佑那边,我已经联系上了,我会带你去他安排的住处,万事小心。”
    姜十一颤抖着回复了一句好的,仍心有余悸。
    原来她的直觉没错,林笙和陆之淮的确相识已久,而之前林笙一直打马虎眼说自己没找到许嘉佑,应该是没想好要不要帮她。
    而如今林笙已经决定好帮助她离开,姜十一反倒担心起他的安全来,林笙有把柄在陆之淮手中,以陆之淮的脾性,若是被他查出来
    “咚咚”敲门声将她的思绪拉回。“怎么那么久?”陆之淮在门外问道。
    “来了。”她匆忙套上一件睡衣打开门,“找衣服找了一段时间。”
    “嗯。”陆之淮望了一眼衣柜里密密麻麻的当季新款,回答道,“看来得找个人整理一下十一的衣橱了。”
    “不,不用。”想到手机还被藏在里面,她极力反对,“我自己可以来。”
    陆之淮牵住她的手,两个人同时在床上躺下,他用修长有力的膀臂抱住姜十一,说了一句又一句我爱你。
    姜十一呆呆望着天花板,一夜无眠,真的,就快要离开这里了吗?
    早上醒来后,陆之淮已经打好领带准备离开了,看见姜十一睁开双眼,他温柔地送来一个早安吻:
    “这几天在家乖乖的。”
    “我出个差,这次回来之后会好好陪十一的。”
    姜十一听话的点点头,她想不到这个温柔到了极致的男人,私下竟然有这么极端的掌控欲,就连一个家庭教师也安排了身边的人。
    也对,陆之淮怎么会轻易放过她呢,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姜十一只能孤注一掷,希望林笙可以真的帮她。
    这两天陆之淮的确没有再出现,姜十一用手机联系上了许嘉佑,确认了林笙是真的想帮助她之后,才放下心来。
    她拿了一个近30寸的行李箱,比划了一下,自己1米65的身材,刚好可以塞进去。
    星期一,林笙到来之前,她狠下心,用金属钳把脖颈上的钻石项链剪断。
    十点半,林笙准时按响门铃,姜十一打开门,只见他笑意盈盈地说:“姜小姐,前些日子我和陆先生借了一幅油画用于展览,今天特意来取。”
    “好,请进。”林笙向她使了个眼色,她立刻心领神会,拿出准备许久的行李箱钻了进去。
    林笙合上行李箱,转头吩咐门口的保镖把东西抬上车。
    都说是和陆之淮约定好来取的东西,所以众人都不敢轻举妄动,万一碰坏了,丢了这条命也赔不起。
    “这副油画不能见光,实属无价之宝,还望各位小心。”保镖将行李箱放置后座后,林笙才命令司机开走。
    姜十一躲在行李箱内,大气都不敢喘,她感觉到周身一阵晃动,接着行李箱的拉链被拉开,映入眼帘的是林笙清秀的面庞。
    “一切顺利。”他笑着说道,“你自由了。”
    ========
    免广告app下载:Woo18.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