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历史 > 笼中之雀 (伪骨科1V1) > 她的十八岁前夕(H)
    滴水声回荡在空荡的水泥房间里,少女洁白的裙子已经被不明液体沾染,她虚弱地躺在地上,纤细的脚踝上套着一根比婴儿手臂还粗的铁链。
    她稍微动了一下,铁链就传来巨大的声响。
    男人修长的身影站在地下室门口,他打开钥匙,端着一条毛巾走了下去。
    他的容颜高贵似神坻,黑色西装整洁平整,和少女污浊不堪的样子形成鲜明的对比。
    “放......放过我。”少女看见他,害怕地向后挪步,而一对雪白的乳房也因此变得若隐若现,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两腿间还不断流出晶莹的液体。
    “嗯?”男人修长的手指玩弄着她的发丝,随后饶有兴趣地看着她,开口道:
    “十一,药效还没过吗?”
    “可是我没兴趣陪你玩了。”
    “求求你......”少女被情欲的药效迷地天旋地转,但仍然提醒自己保持清醒,“陆哥哥......”
    “还跑吗?”陆之淮蹙眉,将脏兮兮的少女横抱起来,扔到地下室角落的浴缸里,冰冷的水瞬间倾泻而出,姜十一冻得直哆嗦,方才意乱情迷的感觉也烟消云散。
    “不......不跑了。”姜十一在水中努力挣扎着,可陆之淮死死按住她的手臂,不让她出来,粉红的乳头早因为冰冷的水而挺立起来,陆之淮看着她可怜的模样,笑道:
    “十一,若是你不想着跑,我会待你很好,你知道的。”
    “......”姜十一绝望地看着陆之淮冷峻的眉眼,叁个月前,她还能甜甜地叫他一声陆哥哥,希望可以变成他的新娘子,可如今真相大白后,她没有一天想靠近他半分。
    “把自己洗干净。”陆之淮有些厌恶地起身,迈开长腿离去,随后地下室的门被重重关上。
    “陆哥哥,我......我真的不跑了。”屈辱的眼泪大滴大滴的掉落,她只是再也不想被锁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其余的什么都好,“你放我上去,我们,我们还和以前一样。”
    想了一阵,他回头,眼神竟是温柔的。
    “十一。”他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你变坏了,会撒谎了。”
    “不过没关系,你会慢慢习惯这样的我,还会比以前更爱我。”他说着令人毛骨悚然的话,但嘴角却是上扬的。
    既然已经坠入了黑暗,那我不允许你中途离开。
    =====
    叁个月前  十八岁生日前夕
    清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撒在女孩娇嫩的面颊上,她翻了个身,从柔软的鹅毛被中起身。
    女管家敲门进入,送来了一杯热腾腾的咖啡,精致的早餐盛在用黄金镶边的陶瓷盘子内,一切都是无比奢华。
    “姜小姐。”管家拿起枕头,帮她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用餐,随后说道:“你的礼物已经在楼下了。”
    “好。”她点点头,内心满是期待。
    还有一星期,就是她的十八岁生日了,那一天还没到,陆之淮就已经准备地妥妥当当。
    “哥哥今天还回来吗?”思索了许久,她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确定。”管家摇摇头,“最近陆先生的公司遇到点麻烦,恐怕他会很忙。”
    虽然有些失落,但姜十一还是乖乖地把饭吃完了,随后她迫不及待地跑到楼下,拆开了那个用天鹅绒丝带包装的礼物。
    是一条海蓝色的丝绸长裙,裙摆处缀着细细的银丝,姜十一用手摸了一下,丝滑的布料从她指尖滑落,好看极了。
    她兴奋地跑上楼试穿,这条裙子称地她格外窈窕,少女初熟,玲珑的曲线一览无余,她看着自己,镜中的她披散着长发,好像童话里的人鱼公主,她一时失了神。
    陆之淮给她的东西,一直都是最好的。
    换下裙子,她一脸幸福地将它抱在怀里,就好像抱着陆之淮一样。
    姜十一原来叫姜婉清,原本她是排行前五的金融财团——融城集团的千金小姐,可叁年前,父母因为涉嫌诈骗投资而双双入狱,留下她被仇家带走,放在顶级夜总会里准备出台。
    在夜总会里,她过了两个月生不如死的日子,那帮人准备将她的初夜卖个好价钱,虽然一直没碰过她,但也少不了打骂。
    直到那天,那帮人告诉她,有人把她买走了。
    原本姜十一以为,她的人生不过从一个深渊迈入了另一个深渊。
    但买下她的人,是陆之淮。
    她至今还记得,陆之淮一袭黑衣出现,往她单薄的身上披了件衣服,他的眉眼温柔,缓缓将她横抱起。
    “我来迟了。”他说,“既然过去的一切太黑暗,那我就叫你十一,重新开始吧。”
    姜十一原本对谁都不相信了,可就是这一句话,让她不知道为什么,多出了许多坚定。
    等她到家之后,她才知道,买下她的人,是当今商界叱咤风云的大佬,最年轻的亿万富翁,所有人见到他都要礼让叁分。
    跟着陆之淮,她再也不用受欺负了。
    跟着陆之淮的这叁年里,她一直默默地听他的话,默默地陪着他,爱慕的种子在见到他的第一刻起就悄悄发芽。
    但是对方虽然对她温柔,却总是一副疏远的样子。
    姜十一要什么他都会给,但每次她提起任何和感情有关的事情,陆之淮总会聪明的转开话题。
    温柔,而又克制,这是她对他的全部印象。
    这几年来,陆之淮一直忙于事业,两个人可以相处的时间少之又少,她心里明白,这次的生日礼物,不过又是他无法陪伴的一个补偿。
    即使昨天,她在电话里已经竭尽所能的撒娇,电话那边的陆之淮也只是抱歉地说:
    “十一,我会尽量陪你。飞机要起飞了,晚安。”
    认识陆之淮的这些年,他似乎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姜十一从未在八卦小报看过任何有关于他的绯闻。
    虽然年纪小,但她并非完全不懂男女之间的那些事儿,随着自己一天天长大,对他的渴望也越来越深。
    甚至有时候,在陆之淮好不容易在家住的时候,她还会穿着一件短短的睡裙故意跑进他的房间,期待着他会做些什么。
    可陆之淮每次都是帮她穿好衣服,随后温柔地道一声晚安,从未逾越。
    思绪回到现在,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亭亭玉立,她忽然有些伤感。
    十八岁的生日,对她来说很重要,她真的希望陆之淮可以陪她庆祝。
    鼓起勇气,她拿起电话,拨打了那个仅存的号码。自从家庭变故之后,陆之淮是她唯一的联系人。
    按下通话键,她一边想着要说什么,一边焦急地等待着。
    不出意外,电话那边仍是一阵忙音,姜十一叹了口气,她知道,陆之淮一消失就是十天半个月,而如今,她似乎不敢奢望什么了。
    无精打采地度过了一天,陆之淮把她的梳妆台换成了核桃木的,姜十一百无聊赖地看着管家组装,偌大的房子,就只有她,管家还有司机。
    十二点整,钟声在空旷的客厅响起,姜十一望着门外,没有一丝动静,只能失望地上楼睡觉了。
    睡到半夜,迷糊之中,她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薄荷气味。
    她想醒来,却怎么也醒不来,只感觉到一只冰凉的手伸进她的鹅绒被里,随后停在她睡衣的肩带处。
    黑夜中,她什么也看不见,只听得他的声音好像动了情。
    “十一。”他说。
    “我回来了。”
    =====
    感谢大家支持,不出意外日更,珍珠加更
    微博@Aaaammz
    这本是剧情+肉,不是纯肉不是纯肉,么么哒
    某个正经文学作者终于找到了这个网站倒一倒自己的黄色脑洞  非常开心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