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校园 > 然后呢(1v2) > 15
    “你除了这个还能想点别的事吗?”沉未晴瞄眼他手里的小包装,问江榆楷。
    他观察她的表情,沉未晴毫不躲避,过好半天,江榆楷泄气地把东西塞回兜里,坐起来:“哦,你不想啊……早说嘛。”
    他一压,她顺着就躺下了,还以为她也想,白激动一场。
    “狗在这。”她用眼神示意床边那个毛绒绒的脑袋。
    似是感觉到来自上方的四道目光,福多机灵地一扭身子,果然两个主人都望着它,它兴奋地又叫几声。平时总在院子里瞎跑,沉未晴不准它上床,省得沾得满床单泥巴和狗毛,它也听话,被推下去叁回以后就学乖了,顶多在床边徘徊。就是有时候下床得小心,万一看东西太入迷把它给忘了,一脚踩上去,能收获凄厉狗叫。
    平时还好,现在江榆楷怎么看它怎么不顺眼,怒视福多:“你怎么就是条公的呢。”
    “母的也不行。”沉未晴提醒他注意措辞。
    没办法,这事不成,江榆楷只好爬下床,拿起他同时带来的题册。为了更好地准备篮球比赛,他开始预读高叁的内容。虽然考试排名不算特别优异,但基础已经过关,现在预习,不算好高骛远。他只是不喜欢做题又懒得去总结归纳,或许更有依赖沉未晴的原因,总故意等着她把饭喂到嘴边。
    “这个,没怎么看懂。”他指着书。
    沉未晴只扫一眼,站起来“啧”一声。
    江榆楷以为她在嫌弃自己,这都不会,委屈问:“怎么了?”
    她打开书柜,取出摆在最下一排的几本笔记,逐个翻看寻找:“高一学的内容,都忘了在哪个笔记本里,等我找一下。”
    这话一出,江榆楷抱头靠向椅背,翘起二郎腿。得,竞赛生就是不一样。
    说到这个话题,他问:“你之前去参加国初,成绩出来了吗?”
    “早出来了。”沉未晴终于找到了他要看的内容,递给江榆楷,“省一。”
    这个结果似乎毫无悬念,他也没有多大的惊喜,接过笔记本:“那你是不是就要接着参加那个什么什么,决赛了?”
    “嗯,比赛安排已经出了,十一月底,比你篮球赛早点,比叁天,到时候坐高铁过去。”沉未晴在他旁边坐下,等他有问题就问,自己翻开题目接着刷,“我跟教练商量好了,下周开始停课。”
    “又停课?”江榆楷觉得不可思议,“你高二停了整整一学期的课就为了准备竞赛,还不够?”
    “这次难度更大,而且我的文化课一直没落下。”沉未晴平静道。
    她这话说得倒是切实,不仅没落下,简直一骑绝尘。江榆楷不懂他们这种学生,一时无语凝噎。
    “所有竞赛生都停课吗?”江榆楷又问。
    沉未晴不知道他为何突然如此关心:“你问的是我们学校的,还是所有学校的?”
    “你还认识别的学校的?”
    “嗯。”她停笔答。
    竞赛生的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都在差不多的论坛互相学习交流,她的竞赛生涯中除了教练指导,也不乏优秀的学长和学姐们点拨。特别同届的,经常出入比赛,互相就算不知道名字也熟悉长相。沉未晴虽然在年级里能算个学霸,但山外有山,他们的学校并非竞赛强校,虽然请的有专业教练,可已经连续叁年没出过国家集训队选手了,在她之上的大神数不胜数。她曾与人交流过几句,他们的天赋是她如何靠勤奋都弥补不回来的,更何况人家也不比她懒惰。
    “有些人停有些不停。”沉未晴说得简单。
    江榆楷好奇:“就你们班那个,许星辙呢,他停课吗?”
    沉未晴不知道他是何时知道许星辙的名字的,不过他们男生的交际方式一向奇特,更不关心他为何现在如此关心他,回答:“不知道,没听他说过,我们也不是特别熟。你要是想知道,我去替你问问他。”
    这句话好似戳中江榆楷哪个高兴之处,他调整坐姿,举起笔记认真阅读起来。
    “不用了,我就随便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