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言情 > 快穿之我帮男配逆天改命(1v1) > 第28.【世界一:一箭穿心的师兄】莲城4
    第28.【世界一:一箭穿心的师兄】莲城4
    即使换了一张脸,莫琉还是凭着感觉认了出来。
    慕隐。
    不,应该是大名鼎鼎的魔尊——殷符。
    莫琉和商黎戒备地看着逆着光缓步走下石阶的男人。
    殷符摊着手:“为什么都这么看着我?不请自来的不是你们吗?”
    殷符惊讶地看向莫琉:“啊,你是上次在梦宗赢了我的那个。”
    “对不住,那次是我认错人了。”他又转头看向商黎:“你的妖力用的一次比一次娴熟,恭喜你,成为妖族一员。”
    莫琉:“”原来九派大比上不是魔尊大人故意刁难,而是把她认错成商黎。
    “只要你马上让虔玉出来与我打一架,我就不杀你的朋友,你觉得如何?”殷符用着十足商量的语气,就像在和商黎讨论晚上切白菜还是切萝卜,而不是莫琉的项上人头。
    莫琉:“”敢怒不敢言。魔尊大人实在太懂商黎这样的正道修士了,宁愿自己血洒当场,也不愿意拿同伴做筹码。
    “如果他赢了,我就把你们四个都放走。”
    商黎默默站到莫琉前面,一副保护姿态:“家师远在外地,恕难从命。”
    殷符噗嗤笑了:“什么外地,明明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看她脸上闪过疑惑,魔尊正想好心解释,地下室外头忽然一阵巨响,地面简单粗暴被破开个大洞。
    扮成陆深的虔玉真人闪亮登场。
    莫琉又差点把喉咙里的‘师父’二字喊出来。
    殷符绕着‘陆深’转了转,一脸嫌弃:“你这个样子真丑。”
    “我来与你打,你让她们出去。”
    殷符摇摇头:“不行不行,得留一个做人质,不然你反悔我怎么办。”
    “你休想。”
    听到意料之中的答案,殷符好整以暇:“不想要解药了?”
    地下室突然响起一道大义凛然的声音:“我来!”
    叁道惊讶的目光齐齐将莫琉望着。
    最震惊的莫过于虔玉真人,他大概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这个冷漠的四徒弟会为了别人挺身而出。
    殷符却挑剔地看着她:“你不行,你不够让他上心,还是她好。”
    魔尊大人画风一转:“但是你勇气可嘉,有考虑做我魔界的护法吗?我这里正好缺人。”
    莫琉一时语塞,我寻思您魔界也就左右俩护法,一个两个不都还活的好好的吗?当着她师父和同门的面撬墙角可还行?万一她被误会和魔界有染那可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殷符手掌一翻,虔玉真人还没出手,商黎就瞬间被挟到了他手中。
    两人猝不及防就开打,商黎在结界中被保护的很好,莫琉不想当炮灰,连忙离开了地下室。
    还要找魔界传送阵。
    莫琉走出地下室,四周的景象又是一变,她才反应过来。
    阵法居然已经破了。
    莫琉奔出门外,一眼看到白祉在竹林中和一只魔兽缠斗,他的法术肉眼可见发生了变化,筑基修为,却有金丹初期的威力,竹林成片倒下。
    齐光道:“他的心魔加重了,看来你刚才的努力很有成效。”
    莫琉注意到白祉换了一身衣裳,脸顿时红了起来,岔开话题:“所以婪魇会让宿主的能力变强大,是吗?”
    “婪魇有一部分能力和宿主是共用的,所以才有那么多人无法抵御诱惑。”
    白祉发现莫琉在不远处,眼中的紫色淡了下去,招式瞬间收敛许多。
    莫琉视若无睹,上前与他并肩而战。
    解决了一只魔修,可还有一个魔修和两只高阶魔兽不见踪影。
    “在地下。”齐光说道。
    “地下室?”
    “不,还要往下。”
    原本酒坊里魔气四溢,根本分不清是从哪里散发出来的,阵法破了之后,齐光很快就嗅到了源头。
    二人来到后山的泉眼边,泉眼是酒坊的水源地,一丈见方,四周砌了一些石块,此外未经雕琢,仍保持着天然的形态。
    有几个酒坊的工人在此处汲水。
    莫琉布下一片白雾混淆视线,和白祉踏了进去。
    瞬间,他们掉进一片虚无的黑暗。
    黑暗中多出数十盏橙色的‘大灯笼’,迭成宝塔一般,将他们团团围着。
    莫琉出手扎灭了一盏。
    嗤一声,低沉的呜咽震天的响。
    那些橙色的‘灯笼’迸发出一束束光,两只魔兽一齐现了形。
    两只魔兽都是巨塔一般的身材,浑身各处随即长着浑圆的洞,姑且可以称之为眼睛。橙红的光从那些大洞中射出,足可把一块巨石射个对穿。
    二人飞跃闪避,有惊无险地躲过后,不用招呼,自然而然地各自对付一只魔兽。
    莫琉冰封住魔兽的脚,让它动弹不得,躲过密集的射线,近身奋力一刺,直到长剑微弯,都没能在魔兽的皮甲上留下一道痕迹。
    齐光钻回寒瀛樽里:“靠你自己了,这种魔兽连我也没见过。”
    莫琉快步退开,趁着魔兽的眼睛放出射线的间隙,幻化出十数冰凌,扎进一只只眼睛里。
    魔兽浑身颤抖,试图把冰凌逼出来,不住与身影渺小的人修角力。
    莫琉站在原地,顶着压力,操纵着冰凌一点点穿破橙色的眼,岩浆一般的液体迸了漫天,像下了一场烟花雨。
    冰蓝色的水灵力不断从破开的洞口注入,被操纵着在魔兽的躯体内凝成一团,又猛然爆开。
    滋、滋、滋巨大的魔兽被从内而外拆解腐蚀,渐渐成了一滩烂肉,最后轰然塌下。
    随着另一只魔兽倒下,四周忽然亮了起来。
    泉眼之下,是一个巨大的溶洞。
    白祉沿着溶洞走了一圈,盖棺定论:“这是一个很大的传送阵。”溶洞里,一开口说话,声音就会不住回荡。
    清晰的咔哒——一声,阵法开始微小地颤动起来,丝丝魔气从各个角落袅袅钻出。
    莫琉跳出阵法外:“这是怎么回事?”
    白祉低喊:“离远些,阵法开始启动了。”
    莫琉万万没想到,魔界的进攻提前了这么多。是她的到来导致了这一切,还是一切早已无形中因她改变?
    即使前面每次都没有成功阻止剧情推进,莫琉还是想再试一次:“不能让阵法继续启动,快找阵眼!”
    白祉一把抓住莫琉的手,把她拉回来:“你在这里帮我守着,我来。”
    白祉力量很大,莫琉竟然挣脱不开。
    踏入启动中的传送阵是很危险的。
    白祉几乎是一踏入阵法就消失在莫琉眼前。
    她心口一阵紧缩,紧张得四肢不知道怎么摆。脑海中不断冒出同一个问题,会不会白祉的结局也无法改变?那时怎么办?她要继续留在这里,独自熬过修士漫长的生命吗?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阵法的颤动愈发剧烈,莫琉没有等来白衣翩翩的修士,阵法中却走出几个魔修。
    莫琉站在阵法外,只能远程解决掉不断冒出来的魔修。
    太多了像潮水一样,怎么杀也杀不完。
    白祉的身影忽然在阵法中一闪而过,然而很快就被魔修重重包围起来。
    莫琉想也没想,冲进了阵法中。
    手无寸铁的女修比魔修还像魔修,一路灵力开道,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魔修嘶哑的嚎叫在溶洞中不断回荡。
    阵法忽然静止,不再有魔修被传送过来。
    被魔修围攻的修士一刻不停地攻击着阵眼,一身白衣不断添上红色,而白祉岿然不动,眉头也没有皱一下。
    莫琉击飞几个欲近白祉身的魔修。
    良久,直到魔修的血都流满了偌大的传送阵,整个溶洞一颤,传送阵彻底报废,一身血衣的白祉踉跄了一下,从阵眼中走出。
    莫琉嘴角牵出一个笑。
    齐光突然道:“小心!”
    莫琉还没反应过来,瞬间被推到一边。
    嗤——
    噗通——
    心头血汩汩流出来,只能顺着湿透的衣衫流到地上,鲜红的血混进深色的血污中。
    莫琉坐在地上,短短几秒的时间,看着白祉被一尾长箭贯穿心脏,跪在地上。她脑海中空茫茫的一片,反反复复地播放着这几秒的画面。
    为什么
    为什么她可以改变自己命运,却没办法改变白祉的
    为什么没有让白祉为商黎挡箭,最后却替她挡了箭。
    或许天道只是笑话,或许,她所谓的改变命运,早就标注了价格,只是代价让白祉承担了去。
    莫琉彻底崩溃,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踉跄地爬过去的,只是一边抖着手一边替白祉止血,自己身上也沾满他的血,狼狈得像中箭那个人是她。她倒宁愿死的是她,下到地府一碗孟婆汤下肚,好过现在心空到浑身发冷。
    冰蓝色的灵力流水一般融入白祉的身体:“你要活着,你必须活着,白祉,你不能死”
    她磕磕绊绊得念叨完,又有些恨铁不成钢咬着牙:“我不是说别牺牲自己,你为什么总这样。”
    齐光道:“你再挥霍灵力信不信死的比他还快。”
    莫琉缓缓停下来,力竭地坐在地上,看着穹顶洒下一束淡淡的光。
    叁两:追更:rourouwu9.com (woo18.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