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历史 > > 05纏綿之卷
    “说起来当初是汝直闯进此处,却未依礼报上名字。”妖龙那双紫眸闪过丝促狭,“汝贵为神明,连这等道理都不知嚒?”
    荒哼了一声,不动声色的欲退离。可还未行动却被荒川手捉紧踝处的给拉近了些距离。
    脸与脸近的紧了,神明直直对视着。毫无任何回应的他似惹毛了对方,妖龙脸色沉闷下来。
    “汝有听见吾说话嚒?”
    “汝叫什么?”
    而荒只是偏过了头。
    荒川见着此景随后近身于他脖颈。轻轻张嘴细细啃咬对方颈肉。
    “那好吧,吾便不告诉汝祭品之处了。反正到时也是由吾吞掉。”
    神明闻言身体猛的一震,略睁大了双眼。
    “你..?!...、这是威胁”
    “汝当初答应吾任何条件不是嚒?”荒川以视线肆意扫荡身下那副完美身躯这么道,“告知名字便也是汝答应的条件。”
    妖龙牙齿没入皮肉,细细血丝开始溢出。
    神明闷哼,他蹙眉将目光瞥向一旁。
    “..荒。”
    “乖孩子。”
    荒川似奖赏他这副屈身模样的伸舌描绘起来。长舌掠过喉结,惹的荒身子又是一僵。
    “既然这样,吾便带汝继续了。”
    他稍起身,青色手指拉开本就要松开的腰封。随后脱去青蓝长袍裸身欺身而上。
    而神明在瞥见他下身之物时却吓的傻了。
    “你...、你..!”
    对方那处虽与一般雄性特徵无异,却为一般雄性特徵两倍数目。
    荒惧然瞪视着,身体不自觉的颤抖起来。他撑起了身欲拖着身子向后退去。
    荒川见状直接狠狠的将神明给强拽回来,妖龙见着他这副模样唇角又再次绽放。
    “怕了?”他调侃着问道。
    “吾就说汝刚不好好待吾扩张好便极力挣扎,现在是在怪罪吾之物的不是嚒?”
    荒未回应依然瞪大着双眼,却在荒川以为他要就此呆滞下去只听见神明叫了一声便是被一拳击上脸面。
    妖龙吃痛的向后一仰,荒便捉紧机会挣开那妖箝制,却在欲下地之时似是未稳好身而摔下了榻。
    荒川疼的印堂发黑,他欲发怒似的沉下了脸色。伸手一捉便将还未即时爬起的神明抓了回去。
    “..啊!放手..!!”
    那妖粗鲁的环抱着他,另一手抬起被按着的神明双腿将其张开到反折至对方上身。荒川俯身,下身之物便贴上对方后庭入口。
    “汝是吾物,逃不了的。”
    神明神情惊慌的摇着头,他双手横抵推拒着对方胸膛。泪水在湛蓝色的眸中打转着。
    “别..、!”双唇颤抖着,荒睁着双眼乞求。
    “进不去..、那进不去的..!!”
    “不试试汝怎会知道呢?”荒川轻哼,双手紧掐对方早已泛着青紫的腰际这么道。
    “况且汝这般抵制,都已经撞到这刀口上了怎么说也该给吾赔个罪才是。”
    “我说那根本、..进不去的啊啊啊啊啊!”
    神明呼喊的同时妖龙腰际一个向前便推送了进去,却在要全数进入的同时只没入其一,另一下身滑至股缝。
    不过光只一个没入便能使荒媚态百现。肠肉速速聚拢过来,而妖龙被神明这轻轻一缴忍不住低哼一声。他捏了捏对方的腰,趁其瘫软便将下身全数再次塞入。
    荒吟了一声,全身绷紧。后庭比先前力道夹的更用力了些。神明难耐的手指紧捉皮毛。
    双倍数目的下身前端卡在穴口略浅处,欲进欲退都让荒战慄不已。
    “..汝缴的太紧了,放松。”他身子一倾,努力的想把下身之物全让对方那处尽数吃下。
    神明颤抖着,眸中晶莹滑落。他抬首暴露脖颈,欲后退却动弹不得。
    那炽热异常的东西就这么的卡在他刚被开拓的身体里。荒只觉得甬道肠肉瞬间不受他控制的再次包裹住入侵之物,一张一闔的感受着那身下之物上头的肌理与纹路。
    荒川感觉到似的哦了一声。轻轻一动,便让神明对这猝不及防的酥麻给叫出魂魄来。
    “不..、不要动..、唔啊!”
    “吾不动汝又要如何享受?”语毕他未等荒回应便强硬的给全捅了进去。
    “出、..啊!出去..!!”
    妖龙抬首,只见身下之人双眸迷离,眼尾带红的张嘴喘息。脸庞早已佈满泪痕,唇畔也有津液滑下,纵横交错的如细水分佈。
    他的手卡上对方脖颈,而后倾身伸舌舔上那人唇角。神明被弄得想要躲开,却发觉那条滑溜如蛇的窜入他的口。
    荒惊恐的望着那人似已陷入情慾的脸庞,却给荒川机会缠起他的舌来。津液再次滑落,同时他感觉到体内肉刃又前进了几分。
    神明还未反应过来对方便放开他的唇,妖龙那双紫瞳盈满不明情愫的令他愣了愣。
    而待那妖出言之时神明似被体内炽热一动的吓的他再度轻叫了出来。
    然后是低哑的嗓音继而旋出。
    “吾要开始了...”
    “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