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历史 > > 04繾綣之卷
    神衣略掩,半露香肩。被强制封印神力的神明服饰凌乱,而妖龙无费多少气力便将砧上肉给剥个精光。
    “汝别只露出这种表情对吾嘛。”伸手扣住对方下頷他好笑道,“等会儿就看看汝是否还能以这副不屈的模样来矜持。”
    而这等调侃之词只换来荒沙哑的哼了一声。
    修长的青蓝手指由胸膛滑至腰腹,顺着神明不过分的肌理缓缓移动。妖龙不放过任何能以手肌肤相亲的机会,细细描摹。
    蜻蜓点水般的轻柔抚摸令荒僵起了身子。他偏首似以此举来回避对方的胡作非为,却因碍于那妖手指在下頷处强硬施力而没法紧咬下唇。
    朦胧呜咽在神明喉中翻滚,听的妖龙起了玩弄之心。
    “汝看似因碍于吾,想叫又不敢叫是吧?”说话的同时手指向下探,趁对方未有所防备的直接掐上神明腿根。
    被这般对待的同时荒惊的叫了出来。他猛地拱起了身,脖颈扬起了道好看的弧。
    尾音未消又被妖龙手一个抚过下身嘎然而止。神明颤起身子,双膝微弯脚趾蜷曲了起来。
    妖龙满意的笑了起来。手指着道之处似点起了慾火般,虽还未深入却已令神明禁不住自己。
    “汝很享受啊..”他偏首幸灾乐祸道,“吾真是罪有应得,见着汝这副样子吾可是第一个?”
    “哈..你、嗯哈..!”
    妖龙那在荒嘴中的手指轻玩弄起对方口舌。修长的指骨勾起神明灵巧的小舌纠缠,而银白津液自唇畔无法控制的滑下,拉起了道色气的丝。
    另一本在下半身停顿的的手指游移至后股,沿着股缝探索着欲被接纳之地。
    “你..、别..啊!”
    神明的话语因妖龙的举动而化为一抹气音,他半睁隻眼睛嘴微张姿态不整的瘫在榻上,面上已是一片緋红。
    “吾虽知汝在这方面还是个雏儿,可看汝这副样子反倒像是狐精投胎来着。”对方低下嗓音道。
    “很好啊,”
    “吾对汝越发感兴趣了。”
    “不要..、你..!”
    指腹不顾神明抗议的按起了周边肌理,尖长的指甲时有时无的探入那穴口,惹的神明不安的想要摆脱。
    “汝这是求吾嚒?”
    “求吾速速上了汝?”
    “..放、放手...啊啊!”
    手指在荒惊叫的同时没入。指尖直往里头探去,开拓着未被这般对待过的后庭。
    妖龙恶劣的以长甲轻碾压后道嫩肉。手指轻轻转动,惹的神明又是推拒又是呻吟。
    他不顾对方是疼是舒服的又塞入了另一指,层层加叠带着不言而喻的快感令身下人不由自主的以长腿勾上对方腰际。
    望着那人略带水光的漂亮瞳眸和早已禁不住这般对待化为瘫春水似的身体,妖龙却稍沉下脸来。
    不够。
    还远远不够。
    “汝这么不禁玩,可真当令吾堪忧啊。”
    “吾之物可是比吾的手指还要可怖数倍啊。”
    荒要疯了,没听清楚对方说什么的他只觉体内那又增了几根的手指塞满了后庭。神明紧捉身下之物,那厚实皮毛被他用力的抓出几道皱褶来。
    妖龙见着此景便直接将手指抽出,带着肠液拉起了道银丝。而荒对于后道突如其来的空虚瞬间失神一阵。
    “很失望?”那妖见着他这副模样这么问道。
    被妖龙按在身下的神明回神,那双湛蓝瞳眸瞬时生气起来。他稍稍平復后开口。
    “注意..你的言词,妖怪。”
    “居于下风之位汝依然故我的对吾这般说话吗?嗯?”他哼笑着,“吾说过了,要以身好好教汝如何言语。”
    “还有,吾名为荒川。不准以合眾之词唤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