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历史 > 西西 > Chapter4——完结
    李景鸣这个老师还算合格,陪着裴西跑剧组,教她怎么演戏。实践出真知是李景鸣贯彻的思想,反正他也没什么通告。
    裴西也像完全变了个人,认真好学,恨不得把李景鸣那套方法派戏剧理论的每一个字都记下来,没轮到她拍戏的时候也不会赶趟似的前往下一个拍摄场地,她会认真观摩同剧组的男女主角是如何演戏的。她还算有点天赋,领悟力也不错,演着演着也挺像那么回事
    就连导演都说,裴西最近演得不错。杀青那天,副导演还专门给她送了一束鲜花。裴西被这种细小的满足感取悦了,她第一次觉得有一些确切的东西掌握在她的手里。
    没过多久,整个剧组也顺利杀青,电影上映的档期卡在了贺岁档。
    电影上映前一天,正好是除夕。
    她做了很多菜,和陈巽坐在一起吃午饭。陈巽还挺喜欢吃裴西做的饭,有种久违的家的感觉。
    裴西穿着粉色的羊绒衫坐在陈巽对面,“你等会要回去吗?”
    “嗯,司机在外面等着了。”陈巽身上那件灰色的羊绒衫和裴西的是情侣款。他慢条斯理地喝了口汤,“吃完饭我就去京州。”
    “哦。”
    “要什么礼物?”
    “?”
    “新年礼物。”
    如果是一个合格的情人,这时候应该会说希望陈巽早点回来。但裴西是一个挺实在的合格情人,要了只铂金包。
    陈巽很满意裴西的直接,他已经猜了太多人的心思,那些人连话里的标点符号都有深意,他猜得累了。
    “哦,对了。”裴西叫住准备出门的陈巽,“陈巽,你今晚跨年的时候,我是说零点的时候,记得对着月亮许愿。”
    “为什么?”陈巽不愿信这些迷信,“那时候我一般都睡了。”
    “那好吧,”裴西补了一句,“如果你醒着的话。”
    陈巽送了她一个离别吻,“如果我记得。”
    在陈巽去京州的路上,热搜又爆了。
    李若曼拿着手机嗤笑了一声,车里安安静静的,她的笑显得有些刻意。陈巽睁开了眼睛,李若曼把手机递给他,“你那个情儿,上新闻了。”
    标题是裴西李景鸣深夜幽会,共度良宵。
    陈巽大概扫了一眼,又合上了眼睛,新闻里的两个人都穿着那天的衣服。李若曼没刺激到陈巽,觉得没什么意思,把这条新闻划了过去。
    而裴西这边,情况就没这么乐观了。
    这段时间,裴西好不容易靠着认真敬业不炒作这个人设离流量明星和综艺咖的标签远了一点。结果在新电影上映的档口被爆出了恋情,普通的吃瓜群众迅速在微博上跟风黑了一波。
    裴西不能放任事态这么发展下去,没有等公司公关部的消息,亲自下场辟谣,微博发了叁个字,是朋友。
    结果,事情又迎来新的高潮,不少营销号扒出李景鸣在片场陪着她候场,等着她拍戏的照片,说她自导自演这么一出,就是为了明天上映的新电影,吃相太难看。
    大概因为是除夕,等事情过了十五分钟,经纪人和公关部才匆匆忙忙联系上了裴西,不允许她再回应这方面的新闻,又发了一篇不痛不痒的澄清声明。裴西这才从经纪人口中得知这次事件的始作俑者,竟然是C位。碍于没有人捧,她现在的资源被分流得很严重。
    裴西有些五味杂陈,经纪人在电话里千叮咛万嘱咐,“西西,你现在知道背后有靠山有多重要了吧,千万把陈总哄好了。”
    “杨姐,今年,哦,明年,把我所有的综艺通告都推了吧。”
    “你这孩子,我刚……”
    “杨姐,新年快乐。”没等经纪人说完,裴西就挂了。
    事情刚解决,全副武装的李景鸣带着大包小包的零食敲响了她的家门。
    “你还敢在我家附近露面?”
    “我看过了,没人。”李景鸣脱下口罩,帽子,围巾,不客气地坐在餐桌上,“这么多吃的?给我拿副碗筷。”
    “你不回家过年?”
    “回去了也是一个人,想着你应该也是一个人。”李景鸣喝了一口裴西炖的汤,竖了个大拇指,“绝了。再顺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
    “杨姐让我明天去面试。”李景鸣挑了挑眉,“宋晓导演的新片,男一号。”
    宋晓的文艺片蜚声国际,屡屡得奖。而且他看人的眼光,和调教演员的功力都是一绝。
    李景鸣开心过头,喝得酩酊大醉,豪言壮语说了一大筐——
    “我要红了。”
    “我要成为最红的男明星。”
    “拿影帝!奥斯卡,我来了。”
    裴西收拾完餐桌,一转头又看见他抱着个酒瓶子哭,“妈妈,我要拿奖了,你别丢下我。  ”
    在本该团圆的夜晚,各人都有各自的隐晦心事。
    同是天涯沦落人,裴西不愿打扰,也无意窥探他的内心世界,还好,李景鸣喝着喝着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快到零点的时候,裴西对着朦胧的月色许了一个愿,转手发了一张自拍到朋友圈,希望新的一年,平安顺遂。
    陈巽给她点了一个赞。
    裴西很意外,发消息问他怎么还没睡。
    陈巽如实回答,喝了点酒,刚许完愿。
    裴西对着屏幕抿着嘴笑,又问许了什么愿。
    这次陈巽没有再回复。大概是睡了,裴西收了手机,站在窗边,凝视夜空。
    今晚夜色真美。因为就在刚才,有人和她看着同一轮明月。
    第二天,电影顺利上映。
    第一天的票房在同档期的电影里排名比较靠后,不过看了电影的人都纷纷叫好,甚至还有人表扬了一下裴西,说她演技有进步,专业评分也是低开高走,到了后期,票房一路飙升,裴西总算松了口气。而李景鸣也凭着自己过人的演技拿下了宋晓新片的男一号。裴西后来才知道,这个面试机会是陈巽帮他拿下的。
    次年开春,这部影片在国外某个着名颁奖典礼上顺利拿下最佳影片,李景鸣也因此一炮而红,还提名了那年国内含金量最重的奖项金木奖最佳男主角。自此之后,李景鸣在娱乐圈一路顺风顺水,从提名到拿奖,从最佳男配到最佳男主。
    裴西这几年也是稳扎稳打,逐渐在大荧幕上站稳了脚跟。
    到处拍戏总是觉得时间快,在他们认识的第五个春节,陈巽调任京州市市长。离开东洲之前,他和裴西提了分手。
    裴西自认没有资格挽留他,只好点头答应。
    陈巽这两年好像老得很快,两鬓已经有了白发,清俊的脸上也有了沧桑的痕迹。他像每一年春节要回京州时那样,送了裴西一个离别吻,“好好照顾自己。”
    “嗯。”
    “陈巽,”裴西拉了拉他的衣袖,“今晚记得许愿。”
    “好。”
    自从认识陈巽,得知他的身份,知道他已婚的事实开始,裴西一直过得提心吊胆,生怕有媒体报道了这件事,到了那个时候,不仅是她自己完了,还会连累到陈巽。尽管如此战战兢兢,她依然很感谢陈巽。她在陈巽身上体会到久违的父亲的感觉,被照顾,被守护,甚至是被教导,但这种感觉说起来,她会觉得很难堪,她希望自己的感情是纯粹的,不掺任何杂质。
    这算不算爱情,裴西不知道。
    但她可以肯定,陈巽对她,没有这种感觉。
    他的心里住着另外一个人,尽管这个人伤害他一次又一次,可最能牵动他情绪的,也是这个人。
    陈巽被调走,李若曼自然要陪同。就在陈巽和她告别之前,李若曼主动约见了裴西,在李若曼选的一个茶室包间。
    裴西低着头,不敢看她。
    李若曼自我介绍,“我姓李,木子李,李若曼。”
    “裴西。”
    “陈巽的调任令下来了。”李若曼给裴西递了杯茶,“京州市长。”
    “嗯?”
    “在你之前,陈巽也包养了很多小明星。”李若曼的话带着刺,扎得裴西有点儿疼,“但我从来没见过她们。因为我从第一眼见到你,我就知道陈巽为什么会看上你。你和我太像了,我不是说长相,我是说气质。”
    一箭穿心。
    就是这个感觉。
    “李小姐,但无论如何,我还是要跟你说声对不起……”
    话音未落,李若曼茶杯里尚有余温的茶便悉数落在了裴西的头顶,不至于烫伤的温度,但裴西的脸颊迅速涨红。李若曼的嗓音也不似之前的温柔,像是被踩中了痛脚,十分冷漠,“为什么要跟我说对不起?对不起有什么好说的?”
    她戴上墨镜,拎着裴西同款不同色的限量版铂金包,扔下一句,“你凭什么可怜我?”
    一直到陈巽去世,裴西再没有见过陈巽。
    只是在某一年,随着剧组参加某个访谈节目的时候,主持人问到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还起哄要裴西给他打电话。裴西真的太久没见他了,忽略了台下经纪人的眼色,放弃了原本要拨给李景鸣的电话,不顾一切地拨给了陈巽。
    “裴西?”
    “嗯,是我。”
    “新电影我看过了,演得很好。虽然没有拿奖,但我还是要恭喜你,你做的很好。分开那年的春节,我替你许了一个愿,谢谢你替我实现了它。”
    “谢谢。”裴西很想哭,但只能生生忍住。
    ——沉默。
    主持人当然希望两人多说点什么,增加今晚的收视率。
    “没什么事我挂了。”
    “等会儿。”裴西的声音很急,“我……我很谢谢你,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从认识你一直到现在。”
    那头的人轻笑了一声,“嗯。我知道了。”
    陈巽撂了电话。
    裴西下了节目,再鼓起勇气打过去已经是关机状态了。
    第二天,李若曼的爸爸以贪污、行贿受贿、滥用职权等多项罪名被抓,因行贿受贿金额巨大,被判处死刑,而陈巽因为举报有功,被处以无期徒刑。
    在李家倒台之前,李若曼和她哥就和李家断绝了关系,去了美国。这场事关家庭伦理的贪污腐败案被多个门户网站挂在了头版头条上。
    一年后,陈巽死在了监狱。官方给出的回答是自杀,但真相如何无从得知。
    裴西某一天去京州拍戏,抽了个空辗转去了陈巽的父母家。许是很久没有人登门,陈巽的父母有些慌乱。两个老人的头发已经全白,看起来没什么精神,想来是因为陈巽的事操了不少心,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不是常人可以理解的。
    裴西给陈巽上了柱香。一看陈巽的灵位,老人的眼泪立马就下来了,怎么也止不住。
    老太太带着裴西在陈巽的房间转了转,桌子上的奖杯根本就数不过来,他一直是父母的骄傲。照片里的陈巽意气风发,眉眼间带笑,很难想象后来的陈巽居然会那么严肃。老太太在这间屋子里根本待不住,捂着眼睛就出去了。
    裴西也没有多呆,留了一张卡在书桌上,最后看了一眼陈巽。
    两位老人送她出门,拉着她的手,“姑娘,你以后还是别来了。和他……和我们扯上关系,对你不好。”
    裴西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满是皱纹,但很温柔,是母亲的手,“伯父伯母,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那是最后一面,裴西没有等到过他们的电话。有时间再去的时候,老人已经过世了,房子也卖给了别人。
    裴西一直兢兢业业的拍戏,作为行业的标杆朝着自己的目标努力着。唯一可惜的是,她屡屡提名,却从未拿到过影后的奖杯。得奖这件事没什么重要的,可她总是觉得没有完成和陈巽的约定。
    而李景鸣这些年已经拿奖拿到手软,但是和裴西一样,遗憾的没有完成奥斯卡的夙愿。
    这一次,两人又双双入围影帝影后的角逐。李景鸣在后台遇见她,先是夸奖了她的打扮,然后提前预祝她拿奖。
    裴西也不和他客气,“谢谢。”
    “拿到奖要干嘛?”李景鸣冲着她笑,“毕竟是第一次呢。”
    “睡一觉吧。”裴西问他,“你呢?”
    “干件大事。”
    “什么?”
    很快,裴西就知道了。
    裴西再次陪跑,以评审团一票之差与影后失之交臂。裴西稍显遗憾,但还是坦然的恭喜了得奖者。
    转换了情绪之后,她作为颁奖嘉宾,要揭晓这次的最佳男主角。
    另一个颁奖者看热闹不嫌事大,“裴西啊,你觉得这次的最佳男主角会是谁呢?”
    屏幕上依次闪过五个人的脸。
    “问我啊?你们都知道的,我这个人好偏心的,我当然是希望我最好的朋友——李景鸣得奖啦。”
    “只是好朋友啊?你也知道啊,关于你们俩,绯闻好多的嘛。”嘉宾一边打开名单,一边八卦,“哇哦,裴西,李景鸣今晚的军功章有你的一半。第叁十届最佳男主角——李景鸣,《Blue》。”
    李景鸣站起来和身边的朋友拥抱,然后熟门熟路地下来迎接属于他的荣耀时刻。他从裴西手里接过奖杯,认真地发表了获奖感言,“谢谢组委会和支持喜爱这部电影的观众朋友。有了你们,才有了今天现在站在这里的我。这是我第叁次拿到这个奖杯。”转头冲着裴西,“不要羡慕啊,裴西。”
    裴西对着镜头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众人笑。
    “以前我都是拿了奖杯就走,今年我不会这样了。刚才在后台,我和裴西说,如果拿了奖我要干件大事。”李景鸣把奖杯和鲜花都递给了另一位颁奖嘉宾,掏出了一枚戒指,台下的明星都沸腾了,“西西小姐,虽然你今晚没有拿奖,但在我心中,你永远是最佳女主角。你可以继续做我未来人生里的最佳女主角吗?”
    他单膝跪地,递上最赤诚的爱意。
    裴西在一阵祝福声中,接受了他的表白。
    颁奖晚会都被这两人的新闻盖过风头,各大媒体都在大肆报道这场求婚,仿佛是众望所归的结果。
    裴西在颁奖典礼以后,把戒指取了下来,“李景鸣。你想好了吗?你要和我结婚吗?”
    “当然。”李景鸣把车停在了路边,“这个问题,我也要问你,你想好了吗?”
    裴西还没出声,就被他堵了回去,“不用这么着急,裴西,你可以慢慢想,我可以等,多久都行。”
    裴西最终答应了他的求婚,因为不论从哪个角度看,李景鸣都是她的最优选择。她已经不是当初的天真少女了,权衡利弊是她最会做的事。
    人生总有遗憾,就像她的演艺生涯,就像她和陈巽的约定,都不圆满。
    裴西开始放下。
    在公布婚讯的同一天,裴西宣布永远退出演艺圈。
    所有的热点都会过去,所有的事都会结束,所有的人都会被遗忘,裴西深谙此理。所以在她决定放下的那一刻,她就开始遗忘过去种种。
    李若曼的爸爸被处刑的前一天晚上,李若曼去见他最后一面,顺便也见了陈巽。
    “陈巽,你太狠了,这么多年,你就没有一点不忍心吗?”
    “若曼,从你出轨的那一刻开始,我所有的同理心,自尊心就都没有了。”
    “你不是爱我吗?你为什么不能原谅我呢?如果你当时原谅我了,我们也不会走到这一步,像现在这样。陈巽,爱不是包容吗?”从小到大,李若曼无论做了什么,身边的人都会选择原谅她。
    “我不知道。”陈巽苦笑,“你也说爱我啊,可是呢?你说的爱应该是对路边小猫小狗一样,没有完全驯服的时候就逗着玩玩,等到彻底属于你的时候,你就可以弃之敝履。你之前说过,我们之间,婚姻确实是最最其次的东西。可我一直觉得我们之间,婚姻是最重要的东西。你毁了我最重要的东西,我也要夺走你最重要的东西。”
    探监时间到了,陈巽被狱警带回了牢房,留下李若曼一个人呆坐在黑暗里。
    陈巽这时才突然想起,他和李若曼的初遇是在酒吧厕所门口。李若曼似乎注意了他很久,最后喝多了把他堵在厕所门口,向他告白。
    后来,李若曼就嫁给了他。
    再没有那样的李若曼了。
    如果时间停在那一刻,就好了。
    万事成蹉跎。
    首发:lbjy.co(ωo𝕆1⒏ ν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