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历史 > 西西 > Chapter1
    “咔!很好。”
    导演喊停,今天裴西的戏就算是结束了。
    裴西从水里一出来,助理拿着毯子就过来了。裴西冻得瑟瑟发抖,牙齿都在打颤,导演把她喊过去,重温了一遍镜头下的自己,表扬了一句,“裴西,今天演得不错。”
    裴西脸上是僵硬的笑,“谢谢导演。”
    “明天早点过来,今天回去好好休息吧。”
    裴西是个女明星,流量明星的那种——流量都是被资本捧出来的。
    陈巽就是她的幕后金主。
    圈里人没什么人知道这件事,只知道裴西的来头很大。这个来头具体体现在,在如今这个影视寒冬期,裴西依然可以无缝进组。虽说经常给人做配,但有总比没有好。
    裴西自己从来没有要求类似女一号,大制作这种,有几斤几两,她自己再清楚不过了。
    不过至今为止,裴西从来没搞清楚,陈巽为什么会看上她。
    裴西选秀出身,练习了叁个月就被公司扔进了一个选秀节目。她在那个节目里镜头不多,虽然靠着长相占优圈了一小波粉,但因为唱跳Rap这一部分实在一般,最终还是没能出道。
    公司再没怎么管过裴西,因为那个节目C位出道的新星是同公司的另一个实习生,和她共用一个经纪人,而在这之前,那个女孩已经在韩国做了叁年的练习生。
    后来裴西想了想,人家又努力又有天赋,模样身材样样不缺,C位凭什么不是她?
    她一向看得开。
    看得开是一件好事,可是揭不开锅,交不上房租可不是什么好事。
    那天,经纪人不知道从心里哪个角落想起她这个无名小卒,破天荒给她打了个电话,安排了一个酒局,让她过去露露脸。
    裴西当然要抓住这个机会,洗澡化妆,雄赳赳气昂昂地踩着恨天高去了一个娱乐会所。去了才发现,经纪人叫了好几个像她这样十八线的小明星。
    C位姗姗来迟,经纪人没说什么,带着她们进了会所,一边走一边提醒她们不要乱说话,“这里面的人物不是你们招惹得起的,但是,你们要是有人能够上他们这条线,你们这辈子就不用愁了。”
    不用愁叁个字对裴西诱惑很大。
    进了包间,陈巽坐在主位。艺人们一字排开,C位依旧C位,裴西依然小角落。经纪人首先把C位带到了陈巽边上,然后又安排其他人一一入座。
    裴西旁边的这个人,说帅不帅,说丑不丑,说胖也不胖,是很普通的一个中年男人。他也没什么越轨的动作和言语,似乎瞧不上裴西这种艺人。
    来之前,裴西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无论今天发生什么,她都会接受,并且一定不能无功而返。
    她,真的,真的,交不上房租和水电费了。
    所以,她斟满了酒杯,主动凑近了一点,“老板,这杯我敬你。”
    一仰头,酒精顺着喉咙滑了下去,辛辣在嘴里炸开,裴西的眼泪差点被激出来。
    男人无动于衷,裴西一口气连喝了七八杯依然没换来男人的一个眼神。男人起身去了洗手间,裴西一咬牙也追了出去。
    这种地方的洗手间都是男女通用,裴西做不出来直接冲进去的事,只好守在门口。酒精终于发挥了作用,裴西觉得自己有点上头,扶着墙点了根烟。
    听到脚步声,裴西把烟一扔,闭着眼睛亲了来人。
    ?
    按照裴西的预想,她弯下身子应该正好够上那人,可是怎么会是布料的触感?
    裴西把烟吐了出来,抬着头往上看,一张十分陌生的脸。刚才包间灯光太暗,裴西人也没看全。裴西虽然是娱乐圈小透明,但是也见过挺多男明星,这个人长得不算扎眼,但也绝对说不上丑,胜在五官硬朗,线条干净利落。
    陈巽自然十分错愕,扶着她站好。
    对着来往的人,裴西借酒装疯,捶着他的胸口,“你这个混蛋,你怎么可以抛弃我?”
    演戏天赋还是有一点,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频频回头。
    陈巽轻而易举地抓住她挥舞着的拳头,“小姐?”
    陈巽的眼神中透露着——你再动一下,今天晚上你可能要死在这儿了。裴西看脸色的功夫一流,见好就收,打着哈哈,“喝多了喝多了,认错人了,不好意思。”
    陈巽松开手,没有追究。
    裴西跟在他身后,眼看着他走进了那个熟悉的包间,眼看着他坐在了C位的旁边,眼看着C位注意到了陈巽领口上的唇印。
    C位明显顿了一下,端着酒杯的手在空气中停了几秒,但还是笑着敬酒。
    裴西难堪地低下头,虽然没人知道是她,但那枚唇印仿佛在嘲笑她的自不量力。
    直到酒局结束,身边的野鸳鸯们一个接着一个出门,享受苦短的春宵时光,但她身边的那个人再也没有回来。裴西对自己魅力的自信程度大打折扣。直到后来陈巽告诉她,那个人其实是gay,只不过圈里没多少人知道。
    最后走的是陈巽和C位。
    剩了裴西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包间里,身边全是空酒瓶。经纪人来了,见到裴西喝成这个鬼样子,捂着鼻子,“裴西,你怎么回去?”
    “我……”没等她说完,一个男人推开包间门,弯下腰,毕恭毕敬地问,“您是裴西小姐吗?我们老板想见您。”
    “你们老……老板,谁啊?”裴西糊里糊涂。
    经纪人在一旁捉急,饭都吃不上了,还问谁是谁,灯一关都一样,男人嘛,不就是床上那点儿事。她把裴西扶着坐起来,悄声对她说,“几分钟,忍忍就过去了。男人都几分钟。”
    裴西几乎是被扔进男人怀里。
    男人很绅士,扶着她站稳,又对经纪人说,“您好,您能帮忙把裴小姐扶到停车场吗?”
    “可以可以。没问题。”经纪人轻车熟路地拉皮条。
    车上贴着反光膜,看不见里面。辉腾在经纪人看来算不得什么豪车,但车牌号上A字打头,那一水儿的六还是闪了她的眼。
    经纪人终于认真地看了一眼裴西,一张无比上镜的瓜子脸,五官周正没有什么瑕疵,目光流转迷离,鼻子翘挺,最惹人羡慕的是她的皮肤,吹弹可破,肤如凝脂,此刻染了几分潮红,添了一丝妩媚,让人忍不住想要得到,逼迫对方沉沦。
    一枝红杏出墙来。
    经纪人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妩媚,她的书读的不多,想到的只有这个。经纪人觉得男人看女人果然比女人看女人要准得多。
    经纪人没有看清车里人的样子,离车还有一米,助理接下了裴西,把她塞进了后座。车里的男人向助理交代了几句。助理走到经纪人面前,“杨女士,裴小姐今晚可能不能回家了。”
    “这……我知道的。”
    “杨女士是聪明人,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助理的态度永远是毕恭毕敬,“毕竟,和我们老板作对的人,一般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好,我明白。”经纪人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不过,这位先生。我总要知道是谁带走了我的人吧。”
    助理不说话,微笑着拿手指了指上方。
    裴西第二天醒来,身上一丝不挂,一只大手横亘在她的胸前。裴西咬着牙,把满眶的泪憋了回去,心里不断告诉自己,这就是她想得到的结果。
    当婊子可以,立牌坊可就是她的不对了。
    她慢慢地转过头,看到了陈巽的脸,想起昨晚,身子抖了一下。
    陈巽醒了。
    裴西第一次和只见过一次面的男人躺在同一张床上,不知道怎么面对这种情况,只好闭着眼睛装死。
    陈巽坐起来,有点起床气,用手抓了抓头发,薅成一堆草的形状。他大她二十岁,后来时间长了,裴西觉得这是他为数不多略带少年气的模样。
    点了根烟,陈巽哑着嗓子开口,“我们谈谈吧。”
    “?”裴西只好睁开眼。
    “呵,果然醒了。”
    “谈什么?”
    “像以前那些人一样,你要什么?”
    “我要红,我要赚很多钱。”
    “就这么简单?”烟抽到了一半。
    “简单吗?那,就这么简单。”裴西双眼空洞地盯着天花板。
    “你叫什么名字?”
    “裴西,裴擒虎的裴,西天的西。”
    “艺名?”
    “真名。”裴西睁着大眼睛问他,“那你呢?”
    “陈巽。耳东陈,巽字有点生僻,你可能不知道。”
    裴西翻了个白眼,“我也是念过书的。哪个巽?教训?温驯?周迅?逊色?”
    陈巽把烟灭了,覆在她身上,“都不对。”
    “那是哪个?”裴西盯着他的眼睛。
    陈巽的手从被子边沿伸了进去,触到滑腻的肌肤,用嘴堵住她的惊呼。
    裴西宿醉,实在招架不住,睡过去之前,迷迷糊糊听到陈巽说,“童蒙之吉,顺以巽也。巽,意思是谦让恭顺。”
    裴西脑子空白,不,不对,不是这个。
    经纪人怎么说只有几分钟?
    从那之后,陈巽就成了她的金主。
    助理一字不落的告知了陈巽所有的喜恶,附上一张卡,“裴小姐,过得愉快。”
    裴西这才知道这个巽字怎么写,这个人是谁,以及他的事迹。不过也难怪,裴西从不关心社会新闻,也没看过东洲市的新闻频道,自然不知道陈巽是东洲的一把手。她每天关心的只有娱乐版面上的这个明星火了,那个明星翻车了。
    裴西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攀上了高枝。“高枝”也没有辜负自己的称号,转手给了她一个小成本女二号的资源。
    这个电影的成本很小,但导演去年在国外拿了一个颇有含金量的最佳新人奖,国内还没多少人了解,受众面小了一点,陈巽是看中了这个导演的潜力。
    裴西都揭不开锅了,自然也不会拒绝。
    经纪人一反往日的冷淡,指派了两个助理给她,一个负责她的衣食住行,一个负责她的通告,顺便还从C位那里拿了几个商演活动和综艺邀约。
    裴西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进了大众的视野。
    C位自然很气愤,电影首映那天,连发数条微博暗讽裴西,评论下粉丝的咒骂不堪入耳,转发量也是空前的高,不断有人艾特裴西。
    裴西的生平全被扒了出来,一个又一个自称是裴西同学、邻居、朋友的人不断发帖。
    这些帖子,重新塑造了一个裴西。这个“裴西”父母双亡,成绩很差,学历不高,在高中的时候甚至是援交少女,没有朋友。
    凡是都有利有弊,裴西的话题量给电影做了很好的宣传,带了很多话题量,导演很满意。各大综艺节目,时尚封面,访谈节目也看中裴西身上的话题度,纷纷抛来橄榄枝。他们都很清楚,有争议代表有人关注,有人关注才有可能红。话题和流量是他们追求的东西,这个被关注的人究竟是正面还是不太正面,他们不关心。
    而对裴西来说,她需要这种机会,因为她想要的,是钱。
    裴西的生平说起来挺惨的,那个被塑造出来的“裴西”其实对了一半,她确实父母双亡,也确实才高中毕业。
    她今年二十岁,十岁的时候父母出了车祸,保险金给到一个没怎么来往过的舅舅。舅舅把她带到了东洲,给了她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方,保障她基本的生活,当然裴西也要肩负起洗衣做饭这种基本的家务活。
    她成绩其实还可以,高考想走艺术这条路,舅妈不同意,她只能放弃。后来高考的时候高烧,她没考好,舅妈就不继续供她读书了。
    当时班里有个成绩不错的男生喜欢她,他们还约定如果上了同一所大学就在一起,裴西自然失约。不久之后,那个男生不甘心以这种方式被甩,在同学聚会上颠倒黑白——裴西以学习为借口,多次约他上床。在场的人才不管这话是真是假,把人拖进地狱是他们的乐趣。
    人言为什么可畏?因为人们只愿意相信他们认为是真的东西。
    再说回来,热点这种东西来得快去得也快,上个星期裴西还是热搜榜的第一名,今天就无人问津了,裴西公司的公关部甚至都不用采取什么措施来面对这次网络危机,裴西就这么愉快地淡出了大家的视线。此后两年,裴西一直保持一种不温不火的状态,就算有热度也只能维持一两天。经纪人想了很多办法频繁让她出现在大众眼前,可这些都没什么用,裴西还是不火。她一没有深入人心的角色,二没有站得住脚的作品,要不是陈巽,娱乐圈真的要查无此人了。
    裴西混了两年,陈巽和她的关系也就这么维持了两年。最近,经纪人生怕陈巽腻了之后要甩了她,把她的档期拍得满满当当,不断鼓励裴西,“西西,我昨天做了一个梦,这部电影上映了,你就火了。”
    “只要不是凉了就行。”
    “。。。”经纪人的热情被这盆冷水淋了个彻底。
    裴西在这部电影里演了一个深爱男主角的女叁号,爱到不顾一切,最后惨死男主角仇人刀下。可能因为资本的关系,裴西近几年接到都是这样千篇一律的角色,说得好听是大制作里面的女配,说得不好听就是无足轻重。这是流量的弊端,这是资本的游戏,这是权衡利弊过后的解决方案。导演们要质量还想卖座,只能这么做。
    没有错对,时代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