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历史 > 霸总的小娇妻 > 分卷阅读8
    掀开她的手,半天没解开扣子,直接动手往左右两边一撕,雪白的肌
    肤,高耸的高峰直直地撞进了男人的视线,让男人呼吸一窒。
    那高耸随着女人急促的呼吸上下摆动,像是无声的勾引。
    至于为什么女人的呼吸会急促,那是因为被气的,谁他妈是你的水儿?认错人了吧,琛总?
    再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上身已经失守了,顾水儿心中更气,生平第一次感到了被羞辱。
    她双手挥舞着,试图推开身上的男人:“琛总,你在干什么,你放开我!!!”
    女人的手实在麻烦,男人烦躁地抓住一把扣在她的脑袋上,随后拿下自己的领带,一圈一圈地环绕,末了打了一个死结。
    她,这是被绑了?顾水儿心中大惊,这么发展下去事情可不妙啊。她大喊:“琛总,我是顾水儿,你醒醒,快放开我!”
    她不知道,男人一直是清醒的,他等她等了十年,如今讨要的只是一点利息罢了。
    男人迫不及待地埋首高峰,舌尖一点一点地舔舐露在蕾丝边胸罩外的柔嫩。
    然后,男人在女人惊恐的眼神下,把那碍眼的胸罩往下一拉,两颗红豆就迫不及待地挑了出来,男人快速地刁起一只,细细品
    尝。
    顾水儿被他一连串的动作给弄震惊了,随着男人的舔弄、吮吸、牙齿的撕咬,难耐地“哼”了一声。
    随后,才左右挣扎:“不要!放开我!救命啊!!!!”
    她什么也管不了了,只喊着:“救命啊!救命啊!”
    谁来救救她?她好像就要被强了!
    男人的大手一直死死得钳住她的腰身,所以就算女人再怎么挣扎,也逃不出男人的手心。
    女人最后喊累了,嗓子也喊哑了,喘着粗气,没力气再动。
    这时,男人的双手逐渐下移,摸上了女人短裤上的纽扣,轻而易举地解开,然后一只手伸了进去。
    被玩弄!
    隔着一条薄薄的蕾丝小内裤,缓缓向下,来到一处丘壑,上下逐渐用了摩挲。
    顾水儿被刺激地一激灵,原本没有力气的她不知从哪里来了力气,死命挣扎着:“放开我!琛总,你放过我吧!我真不是出来
    卖的!”
    男人没理她,隔着一条薄薄的内裤,搅弄着女人的春水。
    女人二十二年没有被人造访过的秘密花园,如今被人肆意玩弄,留下了不争气的泪水,喊出的话也变得严厉:“上官琛,你知
    不知道,你这是犯法的?”
    刚喊完,女人就不可抑制“啊”了一声。
    男人的手指一下子挑开了她的内裤,然后手指欺上了她的凹陷处,索性没有进去,但饶是如此,女人还是被刺激地喊了出来,
    “上官琛、上官琛、上官琛!”
    她喊着他,想要唤起他的理智。
    男人的手指在外围摩擦了好一会儿,女人仅出现了一丝的动情意味。
    他眉头一皱,一把将内裤连同短裤撸了下来。
    “啊!!!!”女人惊叫一声,想要直起身子,逃离男人的视线。
    然后,男人的另一只手一直握着她的腰,钳得她半分动弹不得。
    女人的眼泪一下子流了下去,通红的双眼,看上去可怜极了:“求求你,不要,求求你!”
    她,毫无尊严地求饶。
    男人,视而不见,双手上前扳开一双玉腿,扳至最大角度,方便他观看、亵玩。
    韧带的拉动,使得女人痛哼一声,她的额头沁出了冷汗。
    女人的花穴此刻在瑟瑟地绽放着,可怜的小肉粒藏在花瓣里,不敢出来见人。
    男人用手扳开肥美的花瓣,才看在缩在花瓣里的阴蒂,喉咙一滚,俯首上去。
    顾水儿:“!!!”
    就在男人嘴唇贴上去的那一刻,浑身一颤,无数的电流在身上乱窜。
    男人的舌尖先是轻轻一点,随后把它整个裹了起来,重重的吮吸,吸得女人一股热流涌向下身。
    小小的肉粒被蹂躏得逐渐变大、变红、被啃噬得变肿。
    女人的眼角又湿润起来,那是她平时洗澡都不要乱碰的地方,如今正被男人肆意玩弄,男人粗糙的舌头像沙子一般,磨得她生
    疼。
    但,疼中莫名升起了一丝空虚,甬道里也开始分泌出了不知名的液体。
    男人玩弄了那可怜的小肉粒好一会儿,才放开。
    那小肉粒明显变大了不止一个圈,略显红肿。
    他眼尖地发现花瓣周围已经开始湿了,他眼神一暗,伸出食指,在花瓣周围乱摸一圈,就直直地捅了进去。
    刚一进去个头,女人就惊叫出声,乱晃着身子:“不要!不要!放开我!”
    男人用力扳开就要合拢在一起的双腿,眼睛闪过一丝不爽,他本想温柔点的,可是女人似乎还是很抗拒。
    男人逐渐没了耐心,一把托住女人的小屁股,把她翻了个身。
    这样,女人背部朝天,脸庞紧紧贴在丝滑的棉被上,小屁股被迫翘起,玉门直对男人。
    还没等女人反应过来,一根手指直直地捅了进来,越捅越深、越捅越深!
    “啊!”女人浑身一颤,凄厉地叫出声。指尖玩弄
    那根刚劲的手指一点一点地挤进女人的穴道,感受着潮湿的甬道包裹着的温暖,很快就尽根没入、一捅到底。
    “不,不要!!!”顾水儿下身传来撕裂般的疼痛,上身不可抑制地颤抖,呼吸便得沉重。
    可是她逃不开也躲不开,因为男人的另一只大手始终死死地钳着她的腰身,只能够让她小幅度地晃动屁股。
    男人的手指先是很温柔的进出,目的也很明确,就是为了让女人产生快感。
    可是女人实在太涩了,这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