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历史 > 霸总的小娇妻 > 分卷阅读7
    她的尿道,这么大的刺激,她还能忍受到何时?能忍受到上官琛射出来吗?
    就在她紧缩着穴道努力憋尿的时候,一只手摸上了她的小肚子,她的小肚子能清晰地印刻出肉棒的形状,那只手摸了摸,像是
    很满意肉棒进入女人身体的情形,然后渐渐下移。
    很快,就摸上了藏匿于花瓣之中挺立的阴蒂,那只手毫不客气的扣刮着,蹂躏着,欺负着这颗小肉粒。
    原本,一直在努力着的女人瞬间破功,她连“不要”都还没来得及喊出来,一股精液就喷了出来!
    “啊!!!!”女人大声叫喊着,抽搐着身子,像只正在被煎炸的鱼,煎熬极了!
    不知是尿液还是精液,一股一股的,连着喷,喷了很远,也喷了很久。
    最后,女人一点力气都使不出,倒在了男人身上。
    囚禁大梗前序
    男人最终好心地冲刺了几百下,射在了女人的子宫里,拔出肉棒,子宫里残留的精液一股脑地全流了下来,很快在地上留下了
    一块小水滩。
    女人抽搐着身子,小死了一回,双目失神,大口喘着粗气。
    “以后再让哪个不长眼的碰了你,我就把你关起来。”男人在女人耳边哑着声说道。
    女人吞了口唾沫,害怕地缩了缩脖子。
    关起来?这可不是一个好词,使得她不禁想起他们初次相见的时候。
    他们初次相遇是在一场饭局上,那时顾水儿还是电影学院的大三学生,去那场饭局主要是作为一个小网剧的主演去应酬的。
    那时,上官琛就在那场饭局上。
    她被撺掇着去向他敬酒,虽百般不愿意,但她无法不厚着脸去给他敬酒。
    当上官琛冰冷的眼神看向她的时候,一股寒意爬上了她的脊椎,差点让她落荒而逃。
    “敬,敬琛总!”顾水儿举着酒杯,努力挤出一丝微笑。
    上官琛举起酒杯,晃了一圈,开口问:“你叫什么名字?”
    “顾,顾水儿。”
    “水儿,顾盼生姿、柔情似水,好名字!”他毫不吝啬地夸赞。
    顾水儿却没有一丝欣喜之情,她总觉得眼前的男人意有所指。
    她一仰头,将酒杯里的红酒全喝完了。
    她本以为,敬完酒后,事情就结束了,毕竟她这种小人物,在这场大佬云集的饭局上,实在不值一提。
    没想到,最后,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就只剩下了她和上官琛。
    他好像喝得很醉,领带被他散开了,露出性感的喉结和精致的锁骨,整个人倚靠在椅子上,有着一股颓废美。
    她本欲抬脚离开,却不想被人叫住,那人的声音很是嘶哑,但喊出的声音却是极其好听,“水儿,过来。”
    她脚步一顿,像被蛊惑似的,脚步不可控制地走向他,“琛总,您没事吧?”
    “有事,我的头有点晕。”男人清冽中带着一丝沙哑的嗓音响起,还特地用手摸了摸额头,做出痛苦的表情。
    顾水儿莫名心一软,温柔道:“您助理在哪?我帮您叫他。”
    “他今天不在。”男人回道,像个被抛弃的孩子。
    她又心软了,道:“那我帮您叫车?”
    “不用。这里我订了房间,你扶我过去。”男人道。
    这又不是什么大问题,顾水儿上前扶住他,“嗯。我扶您过去。”
    上官琛整个身子倚靠在顾水儿身上,看着顾水儿吃力地扶着他,冷冰冰的眸子浮现一丝笑意,完全没有一点点的醉意。
    可惜,顾水儿并没有发现,她只一心想要把身上的男人早点扶进房间里,因为他实在太重了!
    好在,上官琛还没有醉到不省人事的地步,掏出房卡,开了门。
    顾水儿把上官琛带到房间里,没有注意到上官琛长腿一勾,把门关上了。
    她把上官琛扶到床上的时候,一不小心,摔在了他的身上,发出一声不轻不重的清响。
    她没等起来,忙道歉:“琛总,不,不好意思!”
    放开我!
    看着她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上官琛一把抬起她的下巴,冷削的薄唇硬生生地覆了上去。
    顾水儿:“!!!”她愣了、傻了、呆了。
    他的薄唇先是在她的唇上摩挲了一番,然后逐渐演变成牙齿的啃噬、撕咬,一阵阵的刺痛从她嘴唇处传来。
    顾水儿轻“唔”一声,双手奋力推拒着上官琛,他呼出的热气带着酒意,快要把她给熏醉了。
    可是,男人的身体生硬得像石头一样,她推不开!
    她想要开口大叫,却不想给舔舐她嘴唇的舌头空隙,它毫不费力地就冲了进来。
    顾水儿一双猫眼似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那火热的舌头一进来就攻城略地,勾着她拼命往后缩的舌头,被迫交缠,嘴里的涎液很
    快被人裹走,这一阵搅弄,有一些涎液倒是顺着她的嘴角流了下来。
    他们这是在舌吻?顾水儿后背起了鸡皮疙瘩,这他妈是她的初吻啊,就这么折在了初次见面的陌生人手上?!
    就在顾水儿就要窒息的时候,男人终于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她的唇。
    离开时,他们舌尖分离的时候,拉长了一条细细的水线,奢靡极了。
    顾水儿脸一红,双眼迷离,让人想要狠狠地侵犯,看得上官琛一硬。
    就在顾水儿就要回过神的那一刻,男人的大手摸上了她上衣的纽扣,正急急地解着。
    她连忙用手抵挡男人的大手,急促道:“琛总,你醒醒,我不是这儿的小姐!”
    上官琛大约是把她当做陪睡的小姐了吧?可是,她堂堂顾家的二小姐,怎么可能会是卖身的小姐?
    “谁说你是小姐了?你是水儿,我的水儿。”男人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