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历史 > 霸总的小娇妻 > 分卷阅读4
    久了,你也要够了吧?”
    上官琛身下动作不停,嘴上逼问:“刚刚你为什么让他抱你?”
    “谁?”顾水儿被撞的脑袋有点晕,刚刚抱她的人不就是他吗?还能有谁一直在抱着她?就是现在,他还在抱着她,紧握着
    她的腰往下压,让她承受着他的撞击。
    “你的初恋男友。”上官琛的脸色突然冷了下来,眸色泛着寒光,带着审视,死死地盯着身下的女人。
    “他?”顾水儿再迟钝的脑子也反应过来上官琛究竟在搞什么了,上官琛他这是吃醋了?
    操!就是因为这莫名的飞醋,他差点要了她半条命!
    是不是有毒?
    “他,啊,他,我和他,没有什么的。”顾水儿试图解释,却被上官琛撞得语不成句,哆嗦个半天才把一句话说完。
    软了,是真的被操软了。
    自从重生回来后,他就没有这样对待过她。
    上一次他不顾她的意愿,狠命操她的时候,还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那是一段暗无天日的囚禁之日,是她上辈子和这
    辈子都不想回忆起的噩梦。
    “没什么?你让他抱你?他哪只手抱你了?你信不信我把他的爪子给剁了?”上官琛逼问,撞得一下比一下深。突然换了姿势!
    “嗯,你,你要是要剁他的话,你去剁啊,在,在这里,折磨,我,算怎么回事?”顾水儿的嗓音带着哭声,媚到了骨子里。
    委委屈屈的,像是被冤枉了。
    上官琛脸沉了一分,还敢狡辩,她知道当他看到刚刚的一幕,心情是怎么样的吗?
    抱着她换了个姿势,他这回坐在沙发上,把顾水儿抱在怀里,赫然变成了女上男下的姿势。
    “啊!”顾水儿惊讶了一声,他怎么突然间不打招呼就换了姿势?
    这样的姿势,他的巨物进得很深,像是要把她给捅穿了!
    顾水儿不管不顾地想要往上躲,却被一把抓住屁股往下压,那狠劲像是要进得更深一些才更好。
    这是一场力量的对决,但显然顾水儿输的很彻底。
    “呜~”女人红了眼眶,紧紧地抱着身下高大男人的身躯,哽咽着:“上官琛,别,别这样。我错了!”
    男人没有说话,抬着她的屁股上下起伏,一下一下,研磨着女人的花心。
    “嗯,嗯,上官琛、上官琛。”女人每被进入到底一次就闷哼一声,并且不停地呼唤着男人的名字,好似这样就能唤回男人的
    理智一般。
    “叫这么好听做什么?”男人的呼吸沉重一分,但不过分凌乱,比起女人的情况,不知好了多少,好似他们是在平常的对话,
    而不是再做着翻云覆雨之事。
    “上官琛,你饶了我吧。我真的不行了!”不知高潮了多少回的女人,浑身都软,连求饶都是软的,听得男人怎么可能放开
    她?
    “乖,水儿,你可以的,你好紧,放松一点,我进的深不深?”男人重重地捅了两下,恶意地问。
    放松?怎么放松?她的后背都是紧绷的,不要再进了,她好难受,浑身都难受,是那种被填满、撑满的难受,难受得她想哭。
    “深,轻,轻一点。”不要这么重,她好撑。
    她刚说完,男人突然间加重了力道,托着女人的腰肢上下起伏得更快,连沙发都响起了“咯吱咯吱”声。
    “啊!!!!!”女人不可控地叫着,双手紧紧攀附着男人,脑子已经无法思考,只知道男人进入的力道有多深,她的每一寸
    肌肤都在散发着爽意。
    高潮好像又要不期而至,女人死死绞着花心,裹着男人的巨物几乎让他寸步难行。
    男人皱了一下眉头,小东西,可真紧,这样紧可怎么行?他抬手“啪”地一下打在了女人的屁股上。
    “啊!”女人被打得一激灵,虽然不重,但是莫名涌上了一股羞耻感,他怎么能打她?她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放松。”男人沉重的嗓音只丢出这两个字。
    “坏人!”女人红着脸骂道,还要怎么放松,这个姿势怎么放松,她都要被撑裂了怎么放松?
    被男人这么一打断,高潮竟散去了,她的身体竟生出丝缕空虚。
    男人的利刃就在她的甬道里,一动也不动,就是顶的她难受。
    好好的一次高潮就这么没了,女人有些恼怒,一双美目都升起了火星:“你,怎么能这样?”
    动一动,动一动啊!
    “你想怎样?”男人狭长的凤眼里竟是戏弄,放开女人的纤腰,两手一摊,背部靠在沙发上,一副任由处置的样子。
    上官琛,不要了!
    这?这分明是个无奈!
    把她的瘾挑上来了,却又不管了!
    王八蛋、浑蛋、坏蛋,顾水儿心里骂着。
    他不肯动,是不是?那就,她动。
    之前所有的情事都是上官琛主导,顾水儿被动地承受。
    没想到,这一回,顾水儿竟被赶鸭子上架,做了一回儿主。
    她一双水眸看向上官琛,只见他的额头沁出几滴汗珠,犹如洁白花壁上的几滴露珠,两小珠滚成一粒大珠,突然滑落,滑过如
    画的眉梢、坚毅的下巴、性感的喉结,最后滑到滚烫的胸膛上。
    顾水儿,咽了咽口水,感觉此时的上官琛性感极了。
    他的眼神分明那么火热,满是隐忍,有什么将要溢出来了。
    可他却忍着不动,凶物就深埋在她的体内,一动不动、硬邦邦的。
    顾水儿双手抓住他的肩膀,然后用力,想要抬起自己的身子。
    可是,刚抬起一小截,双腿一软,就又坐了回去。
    实在是刚刚腿被操得太软了!
    男人,还是没有动,略带有邪气的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