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历史 > 霸总的小娇妻 > 分卷阅读3
    错了!上官琛!我错了!我道歉!你放开我!”
    她不知道她这副样子有着异样的被凌虐的美感,几乎操红了男人的双眼。
    男人的呼吸开始凌乱,努力控制自己的力度,可是女人的小穴就像有生命一般,每一次他抽离的时候就吸住他不让他走,
    像是在挽留他,这让他怎么舍得离开?
    再也控制自己的力道,忍不住加快了速度,这可苦了身下的女人。
    女人感觉自己的子宫都快要被捅穿了,虽然有着被撑裂的痛,但又不完全是痛,痛中带有别样的快感。
    男子不经意滑过某一处僵硬的点,女人绷直了后背,仰着如天鹅颈般的脖子,瞳孔都放大了一圈,死死咬着下唇,不让自
    己发出更加羞涩的声音。
    她身体的变化自然一丝不拉地被男子看在了眼里,男子邪恶地在女子耳边开口:“是这儿吗?”
    说完,还恶意地在某处顶了又顶,感受着女子越紧越缩的水穴,身体畅快不已。
    女人被刺激地快要发疯,狂乱地开口道:“不可以!不可以!不要!不要!不要那里!”
    又是一阵水儿喷涌而出,再一次淋湿了男子的利刃,让男子进入得更加顺利。
    “不要?你的身体可不是这般说的。”男人低沉地开口。
    “上官琛,你给我吧,我错了,我错了!”顾水儿再一次毫无尊严地求饶,在这样下去她可就要死在上官琛的身下了!
    “是吗?你这个骗子,你的身子可诚实的很!”上官琛恶狠狠地开口,力道可没有因顾水儿的求饶而减少一分。
    “啪!啪!啪!”顾水儿觉得她的屁股都快要被撞红了!
    可是,上官琛什么时候才射啊?
    终于,就在顾水儿快要绝望的时候,上官琛再一次加快了速度,她紧绷着身子,呻吟声不住地从她嘴里蹦出。
    好一阵后,一股热流喷射而出,顾水儿跟着一起到达了顶点,脑子一片空白。
    上官琛就着姿势趴在顾水儿的背上,与她一起感受着余韵。
    整个过程,利刃一直都在她的身体里。
    顾水儿平复了心跳,暗中庆幸她没有心脏病,否则这么高轻度的做爱怎么受得了?
    她动了动身子,想要把上官琛的事物挤出去,她感到她的肚子撑得很,很不舒服,也许是装满了精水的缘故。
    高轻度的做爱之后,疲惫感席卷全身,她感到眼皮也越来越重......
    突然,原本已经软下来的事物居然再一次肿胀起来,撑满了甬道。
    顾水儿的瞌睡一下子没了,惊得睁大了眼睛,上官琛该不会是又要?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身子被身后的男人一下子翻了过来,与男人来了个面对面!
    顾水儿:!!!
    身上的男人额头的碎发已然被汗水汗湿,湿成一绺一绺的,光洁饱满的额头也爬满了汗珠,呼吸起伏,带动着喉结上下滚
    动,看上去性感极了。
    顾水儿看懵了,咽了一口唾沫,不自觉地缩了一下甬道。
    这下,上官琛的眼神更加幽暗,紧紧地盯着顾水儿。
    顾水儿忽然注意到她身上已经被脱的差不多了,可是上官琛身上的衣服一件不少,如果不是他们下体相连,他看上去还真
    像个正人君子呢!
    她突然涌起一股不服气,伸手就去解上官琛衬衫的纽扣。
    上官琛一动不动,任由顾水儿解扣子,也不阻止。
    也许是激烈的运动耗费了太多的力气,顾水儿哆着手竟然解不开上官琛的扣子!
    她恨恨地咬牙,手解不开,就上牙咬。
    可谁知,咬的位置没有对准,一下子咬在了男人的喉结上。
    她咬一下也就罢了,咬完之后还回味似地舔了两口。
    被操软了
    舔完之后,顾水儿心满意足地重新躺下,显然忘了自己的初衷,像只偷了腥的猫舔了舔嘴巴。
    刚舔了一下嘴巴,就被男人叼走了舌头,男人的舌头卷着她的舌头又吸又咬,吸走了她口里的每一点津液。
    顾水儿感觉自己快不能呼吸了。
    终于,在她快要缺氧的时候,上官琛离开了她的唇。
    随后,便大刀阔斧地做着活塞运动,动作一下比一下重。
    顾水儿皱着眉紧紧抓住上官琛肩膀上的衬衫,上次高潮射下的精水还留在她的小肚子里,没有排出。
    如今,他又一刻不停地运动起来,顾水儿感觉小肚子快要炸开了!
    她哭道:“上官琛,不行了!肚子疼!肚子疼!”
    “疼?”上官琛停下动作。
    “嗯嗯,”顾水儿委屈地点了点头,“好胀!”
    “乖,水多了一点。”上官琛安慰性地拍了拍顾水儿的小脑袋。
    然后,把利刃抽出,一股水哗啦啦地流了出来。
    “坏人!”顾水儿红着脸哭诉。
    “只对你一个人坏。”上官琛坏笑,抬起顾水儿的双腿,身体一下子压了过去。
    “嗯。”顾水儿难耐地咬了一下唇,“别进这么深!”
    “不深水儿怎么会舒服?”上官琛进得更深,眼睛不放过顾水儿脸上的表情。
    “坏蛋!”顾水儿控诉道。
    “噗呲、噗呲、噗呲”水声盈满室内,这是一场坚硬和柔软之间的对决。
    但,只能是硬的更硬,软的更软。
    女人现在是真的软得不能再软了,像滩烂泥瘫在沙发上,任由身上的男人揉搓、发泄。
    发泄一次的男人显然精力还很旺盛,乐此不疲地做着活塞运动,每次都进到女人身体的最深处,感受着女人潮湿的甬道包裹
    他的快感。
    女人艰难地攀附着男人的身子,艰涩地开口道:“上官琛,够了吧?今天你到底怎么了?这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