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 > 历史 > 他是王(军婚 高h 1v1) > 07白嫖?
    唐洛去了军区家属院,打着送外卖的名义到了战霄所住的家属楼。
    独门独院的中式建筑,蔷薇爬藤比叁年前她离开的时候要长很多,当初只不过是种下一棵苗,想着能存活就行,没想到不止活了,还长得这么旺盛。
    看着眼前枯萎的爬藤,都能想到夏天开出蔷薇花是有多美……
    “你好,请问你找谁?”刚买菜回来的保姆陈姨看到有女人站在门口,疑惑的打量了下她,心想着是不是走错了?
    这声音?是陈姨?
    唐洛鼻尖微微酸楚了下,控制住那股想哭的冲动,缓缓转过身,看到真的是照顾了她近10年的陈姨:“战军长点了我们店的炸鸡,我是过来给他送外卖的。”
    陈姨一听到她嗓音,表情先是激动了下,但看到她这张陌生的脸,连眼睛都是黑色……
    不是……她不是唐小姐,只是声音有些像而已。
    “你把外卖给我吧,我是战军长家的保姆。”
    看到陈姨这么大年纪了,两鬓都有了白发,还单手拎了一大袋子菜,伸出来的掌心还有勒痕,唐洛心疼的很,“不用了阿姨,你拎那么多菜,我帮您送进去吧。”
    说话的同时,伸手去接陈姨手里的菜,“我进货的时候,经常要拎几十斤的肉呢。”
    “瞧着姑娘你细皮嫩肉的,没想到这么能干。”50几岁的陈姨阅人无数,看到她掌心的薄茧,若是没有干过活,不会磨出茧的,“现在这年头啊,还能向姑娘你这么能吃苦能干的真不多了。”
    “谢您夸奖,我其实没有多能吃亏,我就是喜欢自己开店。”唐洛笑呵呵的跟在她后面,发现她竟然转身去了对面。
    陈姨拿出钥匙,把门打开,进门的时候还又夸了她。
    唐洛跟着往里走,心里不断地犯嘀咕:战霄怎么搬对面住了?
    “战军长之前不是住对面吗?”
    “对面啊?”陈姨给她接了杯水,又隔着窗户望了眼对面的院子,“自从结婚后,他就搬这边住了。”
    陈姨叹了口气,“只能说是物是人非啊,唉,造化弄人。”
    知道她所指的是自己跟战霄之前的关系,唐洛控制住情绪,喝了口水后就要离开,因为她怕自己再继续待下去会忍不住哭出来。
    刚出前厅,看到战霄的车驶来。
    战霄下车后看到她在自家院里,眼神没有丝毫波动,“谁带你进来的?”
    “微信啊。”唐洛拿起手机让他看两人的对话页面,“我说我是给你送外卖的,站哨的还不信,给他们看微信才放我进来。”
    微信好友就是通行卡,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加他这个军长的微信。
    看出她脸上的得意,战霄没有跟她周旋:“我以为你会是个聪明的女人。”
    这话意思不就是以为她会自知之明的默默删掉两人的联系方式,再当做陌生人一样?
    “我倒是想聪明来着。”唐洛仰着头讽笑,“可是凭什么啊?凭什么你说想睡就睡,说结束就结束?我白让你视频看了?那我成什么了?妓女?还被你战霄白嫖?”
    “我从没把你当成过那种女人。”这次战霄没有沉默,“我以为你想要的会是这种结局。”
    如果不想要,又为何洗去全身的印记,不让他认出来……
    (题外话:相信我,这是一篇很宠的文,男女主之间不会再有什么误会,直接就是追妻火葬场,让他们看个爽!)